梦远书城 > 安琪 > 诈欺交易 >
三十四


  那是一个棉绳娃娃,小小的身体,配着一颗大大的头,身体缠出类似木乃伊身上的绷带效果,不同的造型,还有着各自不同的丑怪表情。

  她觉得有趣,好奇地拿起一个小玩偶,转身问老板……“请问这是什么?”

  “那是巫毒娃娃。”叼着烟的老板取下嘴里的烟告诉她。“那是时下非常流行的小玩意儿,每种娃娃各自有不同的含义,可以招来幸运,送人自用两相宜。”

  “巫毒娃娃?”她好玩地扬起嘴角,开始认真研究起每个娃娃不同的造型,然后好像找碴似的,拿起每一种娃娃追问老板的意思。

  “这是做什么用的?”

  “噢,那是事业巫毒娃娃,挂在身上,可以为自己招来事业运。”

  事业运?他事业运已经够好了,都升到副总了还要招什么?

  她放下那个巫毒娃娃,改拿起另一个。

  “那这个呢?”

  “那是祈求好运的,运势不好,经常倒霉的人,佩戴它会为自己招来好运。”

  那也免了!他完全看不出有半点倒霉的迹象。

  她又拿起一个娃娃,那娃娃抱着一颗好大的红色的心,上头还插了一根箭,模样逗趣可爱。

  “那,这个呢?”

  “那叫恋爱中毒,是招恋爱运的,有了它,就像有爱神加持一样,无论是谁都能恋爱圆满成功。”

  “恋爱中毒?”好吧!或许他最缺的就是这个。

  “那我要买这个。”于是她用了非常便宜的价格,买下跟何书晏的形象风格完全不符的手机吊饰送给他。

  他会不会使用她不知道,反正她尽了送礼的义务就是了。

  后来她发现,他真的把那个巫毒娃娃挂在手机上,她反而吃了好大一惊呢。

  唉!当初她没为他庆生,礼尚往来,现在轮到她过生日,自然出不会期望他为她庆祝。

  生日,是最孤单无聊的日子!

  她啪一声把桌历压倒在桌上,抿起唇,开始处理档……

  周日的早晨,陶安洁在床上赖到很晚还不想起床。

  好像不起床,就可以不用去面对这个令她悲喜交集的日子。

  “安洁?该起床了。”家庭煮夫大概是煮好了菜,来叫她起床了。

  “我不要起来!”她将头埋进枕头里,模糊地抗议。

  她好后悔留在台北,早知道就回老家去,至少妈妈会为她煮一碗猪脚面线。

  正抱着枕头嘀嘀咕咕时,忽然屁股一凉,有人粗鲁地把她的棉被掀开了。

  她当然不会以为是自己的妈妈杀到台北来叫她起床,凶手只有一个人。

  “做什么啦?”她翻转身,气嘟嘟地瞪着他。

  “都快中午了,该起床了,去梳洗一下,等会儿要吃午饭了。”他像老妈子一样把她赶下床,然后开始整理睡得七零八落的被褥。

  他一个大男人这样勤劳,倒显得她这个女人太懒惰,她脸一红,赶紧抢过他手中的被子说:“我来迭啦,你去忙你自己的事。”

  他也没有继续跟她争,只是又吩咐一声:“准备好就赶紧下来吃饭。”

  “知道了啦。”她不情不愿地咕哝。她根本没胃口吃午餐呀!

  懒洋洋地梳洗完毕,换上普通的家居衣裤,顶着一头乱发,懒洋洋地踱步到客厅。

  可是一进客厅,她就愣住了。

  餐桌上,有好几道精致的菜肴,桌广正中央摆着一个大蛋糕,上头插着蜡烛,窗帘被拉上了,点燃的点点荧光,透出温暖的气息。

  “生日快乐!”他穿着围裙,站在桌旁,对她露出温柔的微笑。

  陶安洁呼吸一窒,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能得到这些。

  “你……你干嘛擅做主张帮我过生日?我又没拜托你!”她喜极反怒,很不识好歹地怪他害她这么感动。

  “你不用拜托我,你的生日,我再也不会忘记了。”

  这句满含歉意的温柔保证,让陶安洁没来由地想哭。

  讨厌!他这是干嘛?他是故意想害她哭的吗?

  她别过头,咬着唇,努力逼回眼里逐渐弥漫的泪雾。

  “来,快过来吹蜡烛切蛋糕,等会儿我还有份礼物想送给你。”

  还有礼物?

  原本想装作很不屑的陶安洁,眼神中不自禁流露出期待。

  她乖乖走过去,在吹蜡烛之前,偷偷在心底许了个愿。

  她不求自己大富大贵、也不求自己加官进爵,但求何书晏能平平安安,永远快乐。

  “好乖,送你礼物。”他宠溺地笑笑,取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物送给她。

  “这是什么?”她接过来,好奇地问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