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安琪 > 诈欺交易 >
三十二


  就在送完最后一位同事回家后,她立即发作。

  “你为什么要来?”她语气不是很好地质问。

  “我们说好了,不互相影响对方的工作或生活,你这样突然出现,要我怎么跟大家解释你的存在?你不是存心要害我难做人的吧?”

  何书晏用一双深幽的黑眸望着她,眸中盛满令她心口一揪的无言哀伤。

  “我很抱歉,我承认我事先没有思虑太多,只是一发现下雨了,而你又极可能淋雨回家,我就顾不了与你的约定,飞奔而来……我真的做了让你很为难的事了是吧?”

  他、他干嘛这样低声下气?

  如果他也凶巴巴地吼她几句,她可能还痛快点,但像这样毫不辩解、全盘承认是自己的错的态度,反而让她心生愧疚,反省自己是不是太不知好歹了?

  他怕她淋湿,特地来接她,那是善意,嘴巴长在他人身上,他又怎能控制人家要怎么想?她因为“奸情”被大家发现,就骂他出气,实在说不过去。

  “咳!你……你别道歉啦,其实你也没错,你来接我也是好心,我……刚才我不应该那么凶的,对不起啦。”她别扭地道歉。

  她低下头,很努力地自我反省中。

  何书晏假装咳嗽,侧头面向另一侧,一抹狡猾的浅笑,缓缓爬上嘴角。

  回台后的第一个新年结束了。

  年后第一天上班,下班后何书晏浑浑噩噩地回家,进了家门之后,就呆坐在沙发上,什么话也不说,好像受到什么重大打击一样。

  陶安洁见他神情怪异,心里担忧,于是小心翼翼地上前询问:“你怎么了?”

  听到她温柔的关心,何书晏缓缓抬高视线,盯着她哑声说:“我的职位又有变动了——”

  “什么?!”

  陶安洁一听简直怒不可过,立刻联想到他因为爱慕颜皓萸得罪元霆,而被流放到美国的事。

  那个元霆也小心眼得太过火了吧?虽然何书晏以前是喜欢过他老婆,但人家现在早就已经死心了,他还要怎样?非要赶尽杀绝不可吗?

  况且何书晏曾经那么照顾他的妻子,没功劳也有苦劳,他这样做简直是恩将仇报!

  “这回他又打算把你流放到哪里去?我去找他!我要亲自问问他,老是这样欺压你算什么英雄好汉?有本事他就出来和我决一生死!”

  说着,义愤填膺的陶安洁真的打算冲出门去找人算账。

  “等等——安洁!”何书晏好不容易才扯住像只跳蚱蜢的陶安洁。

  “你误会了,他没有要流放我。”他一字一句,仔细地澄清道。

  “没有?”陶安洁狐疑地回头。

  “没有。”他肯定地回答。

  “我刚只说我的职位有变动,没说我又被流放。”

  “那你一定是被降职了吧?”那小心眼的可恶男人,绝对会公报私仇,借机整他。

  “不,是升职了。安洁,我被升为副总了。”何书晏说出这个职称时,还忍不住颤抖。

  他这辈子从来没有想过,自己有朝一日能爬到今天这个地位。

  “喔,是副总啊——什么……副总?”陶安洁比他更惊愕。

  “你确定是正正当当的副总,不是什么厕所管理部的副总,或是便当采买部的副总之类的?”

  她的比喻,让何书晏差点忍不住太笑。

  “不是,是货真价实的副总,老总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的副总。”

  “这是最新的整人游戏?或者是公司要倒闭了,所以骗你当顶罪的人头吗?”

  这回,何书晏真的笑了出来。

  “呵,我想应该不是那样。公司近来业绩稳定成长,没有倒闭的疑虑,而且公告已经贴出,所以他应该不是整我的。”

  “那么是真的?!”陶安洁这才肯相信这是事实。“可是为什么呢?他不是瞧你很不顺眼吗?”

  “据他自己的说法,是这样没错啊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