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安琪 > 诈欺交易 >
三十一


  “我去帮你跟房东谈谈。”他又替她去跟房东杀价。

  一会儿之后,他回来了,摇摇头告诉她:“房东太太说不能降,这已经很便宜了。”

  “那,我不能租。”这样的房租,只比抢劫好一点而已。

  “既然不租那就走吧!”

  何书晏礼貌地告知房东房租对他们而言太高,没办法承租,然后便带着陶安洁离开。

  房东太太不敢置信地瞪着他们消失在电梯里的背影,大呼遇到奥客。

  “这样干净漂亮的房子,一个月只收八千会太贵吗?真是离谱!”

  就这样,从夏季找到秋季,眼看着夏衣都快收起来了,房子的事还是没着落,陶安洁也死心接受何书晏的建议,正式住了下来。

  反正这间房子她也住惯了,而且正好非常喜欢,所以就没再提要搬出去的事。

  下雨了。

  下了班,陶安洁刚要从公司离开,却正巧了起雨来。她躲在公司的廊檐下,无奈地抬头望着黑抹抹的天色,以及如细针般不断坠下的雨丝。

  真讨厌,这雨是不大,但要一路跑到车站,只怕也会弄得半湿,偏偏她压根没预料到今天会下雨,根本没带伞出来。

  幸好廊下还有好多和她一样的同事,大家边聊边等雨停,倒也不算寂寞。

  这时,一辆汽车逐渐驶近,引起大家的注意,每个人都暗自猜测,这是来接谁的?

  陶安洁也发现了那辆车,发现它熟悉得诡异。

  那该不会是……

  才正想着,车子就停了下来,挺拔的身影打开车门,撑伞钻出车外。

  “安洁。”他很快在人群中发现她。

  陶安洁倒抽一口气,没想到真的是何书晏!

  “哇,好帅!”

  “是特地来接安洁的吗?好浪漫喔!”

  何书晏走近。对她身旁的同事和善地笑笑,那温雅的笑容,迷倒了一票芳心寂寞的怨女,也让绝世旷男们嫉妒得捶胸。

  然而陶安洁可没大家那么浪漫感动,她咬着牙,恨恨地质问:“你、怎、么、会、来?”

  他们协议好了,如无必要,不会出现在彼此的工作领域或是私人的生活中,而他现在突然冒出来是什么意思?

  “下雨了,我看你早上出门时没带伞,所以特地来接你回家。”他好温柔地说着。

  “喔!”陶安洁身旁响起几道抽气声。

  我看你早上出门时没带伞,特地来接你“回家”……

  哇哇,这太暧昧了!这不等于摆明告诉大家,他们正在同居?

  陶安洁连脖子都染红了,恨不得立刻拿胶带封住他的嘴。

  “你们别误会,他是我邻居!”她亡羊补牢,企图解释,但却是欲盖弥彰,徒劳无功。

  那些女同事们早就围了上去,七嘴八舌地追问他们相识相恋的过程。

  “我们以前是同公司的同事,至于现在是不是恋人,你们自己去问她啰。”他很狡滑地把球丢回给陶安洁。

  而那些浪漫过头的同事早就替他们编好一段曲折离奇、感人肺腑的爱情故事,尽管陶安洁喊破喉咙拼命解释她跟他毫无关系,也没一个人听得进去。

  最后,她只能恶狠狠地瞪着始作俑者出气。

  而很会做外交的何书晏还大方地说:“我车上还有几个空位,加果各位不介意的话,欢迎搭我的便车回去。”

  “好啊、好啊!”当下一大票人蜂拥而上,差点没把车门挤破。

  最后三个强者在大家欣羡的目光中,乘着舒适的轿车,扬长而去。

  何书晏先帮忙把大家送回家,一路上,他亲切地与大家闲聊,妙语如珠,逗得大家哈哈大笑。

  三位同事羡慕极了,不断对陶安洁道:“安洁,你这男朋友真的很不错耶。”

  “我说过了,他只是邻居!”她不知第几次大声澄清。

  对于她的否认,大家只当她是害臊,完全不予理会。

  陶安洁有口难言,于是把所有的罪怪到何书晏头上。都是他害的!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