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安琪 > 诈欺交易 >
三十


  何书晏放下袋子的动作一顿,挑起眉,静静等着她继续说下去。

  “我想,我们可以在一起——暂时的。”她赶紧补充道。

  “反正我们现在都没有合适的交往对象,但却有正常的……呃,生理欲望。所以我想,在我们其中一人找到伴侣之前,可以暂时在一起。不谈感情,就只是分享彼此的……呃,身体。”

  何书晏没说话,动也不动,只是用一种她不曾见过的眼神,细细地打量她。

  她读不出他盯着自己的目光有什么含义,只是被那打量的视线瞧得很不自在,好想找个地方躲起来。

  一个女人提出这样的要求,果然是太大胆了吧?难怪他会吓得说不出话来。

  唉,早知道刚才别提就好了……

  沉思的目光盯着她许久,才慢吞吞地问:“你的意思是,不谈感情,就只当对方是方便好用的性伴侣?”

  “呃……可以说是欲望分享,或是单纯的肉体往来比较好听。”她红着脸纠正他的说法。

  何书晏又拿那种怪异的眼神盯着她瞧了会儿,才哼地一笑,满不在乎地说:“好啊,你要以这样的方法对我负责,我也没什么好反对的。反正我是男人,这种事绝不会有人认为是男人吃亏。”

  他答应了!陶安洁不知该松一口气,还是该难过他们往后没有心灵的交流,只有肉体的分享。

  “既然这是你的善心提议,那么我们何不省下虚伪的客套,直接进入重点。”何书晏扔下为她买来的巧克力,倏然拦腰抱起她。

  “我们不要浪费时间,现在就开始‘肉体分享’吧!”

  他走进房内,将她扔上那张大床,然后无情地逼近过去……

  “啊,糟糕,留下痕迹了!”

  出门前,陶安洁对着镜子抹唇膏,却看见裸露的领口间,出现了可疑的红色痕迹。

  那不是蚊虫盯咬或是皮肤炎,而是在欢爱时,何书晏所留下的吮痕。

  以前就算在床上,也是温柔万分的他,近来愈来愈激狂,而且老爱在她身上留下红印,让她羞得几乎不敢出门去上班。

  她急忙打开蜜粉盒,抓起粉扑拼命往脖子上扑,企图遮掩那羞人的痕迹。

  “真奇怪,他以前不会这样的!难道男人过了三十也是如狼似虎?”她不由得嘀咕抱怨。

  温柔的情人,突然变成激狂的野兽,这转变还真让人难以适应。

  当然,她并不讨厌就是了……

  “安洁,准备好了吗?”

  早就发动引擎等候的何书晏,开门进来催了。

  “好了!”那痕迹已经被粉遮去大半,她将粉扑扔回盒子里,飞快盖上盒盖。

  “出发吧!”

  虽然说好了分享彼此的肉体,但陶安洁还是觉得两人分开住,保有自己的私人空间会比较好,对于她的决定何书晏没说什么,依照约定陪她去找房子。

  但奇怪的是,找了大半个月,就是没找到合适的房子。陶安洁觉得自己不是难缠的房客啊,为什么房东就是不肯把房子租给她?

  这回他们看的房子,是位于城市另一侧的单身公寓,交通便利、环境雅洁,陶安洁非常喜欢。

  “只是不知道房租要多少呢?”

  “我帮你去问问房东。”何书晏主动说道,转身走向房东。

  她不擅于跟人讨价还价,最近找房子,房租方面都是何书晏替她出面跟房东斡旋,让她轻松不少。

  不过大概是经济不景气,房东个个都把房租咬得很死,怎么也杀不下来。

  过了一会儿,何书晏回来了。

  “房东太太说,每个月一万五,不含水电跟管理费。”

  “一万五还不含水电管理费……”陶安洁惊讶地低喊。

  现在房租居然涨得这么高?只是城郊一间六坪大的小套房而已耶!

  “太贵了。”收费这么高,她有点吃不消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