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安琪 > 诈欺交易 >
二十九


  “如何负责?”轻声诘问,幽幽传来。

  “这……”她就是不知道啊!“请给我一点时间,让我好好想一想……”

  “好。”他露齿一笑,脸上是好温柔、好温柔的表情。“你知道的,我一向无法拒绝你的要求。你慢慢想,想出来之前,先暂时住在这里。”

  以往总会被感动得乱七八糟的陶安洁,这回却只觉得一阵恶寒窜过背脊。

  呜呜,这世界到底是怎么了啦?她裹着被单,慌忙逃进浴室里。

  在莲蓬头下清洗身体时,她突然想起一件事:

  昨晚用餐前,她涂了口红吗?

  在卧房里,何书晏早已擦净胸膛上的唇印,手指间正把玩着被他当成“犯罪工具”的名牌口红,脸上满是忍俊不禁的笑意。

  真亏她居然会相信,自己做了这样夸张的事。

  天底下会被他所骗的,大概也只有这个天真的傻瓜了。

  啊啊,好烦喔!

  何书晏出门到公司去了,陶安洁暂时还休假,她坐在客厅的落地窗边,望着窗外满满的绿意。

  杰克窝在她的腿上打盹,她则咬着指甲,烦恼自己该怎么对他“负责”。

  给他钱?

  唔,他会气死吧!

  跪地求饶?

  他恐怕不希罕。

  还是——干脆嫁他?

  可是,他要吗?

  “哎哎,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!”

  她抓乱一头碍事的长发,吓得杰克喵一声起身逃走,她被这头乱发烦得要命,真想冲出去把头发理个精光算了。

  都是她的错,为什么要逞一时“兽欲”,把人家给吃了呢?

  要是她喝醉了能安分一点,现在就不会落到这步田地了。

  想了大半天,都没得出个结论,她真的已经完全想不出任何一点办法。

  撑着小巧的下巴,凝望着庭院里的日光,她恍然出了神,直到汽车的刹车声传来。

  她回神往门前望去,何书晏刚好打开车门下车,手里抱着一个不知装着什么的纸袋。他用长腿顶上车门,然后嘟地按下遥控锁。

  她变换姿势,趴在窗前,下颚撑在手背上,迷恋的目光直追着他。

  他实在是个英俊儒雅的男人。她忍不住无声地赞叹。

  他迈开大步向门前走来,从上方可以看见阳光在他乌黑的发上跳动,映出天使般的光环。

  他跨上阶梯、拿出钥匙开门,一举手一投足,都透着说不出来的优雅。

  她曾经那么爱他……突然间,有个声音跳出来问她:

  只是曾经吗?那么现在,你不爱他?

  她不知道,也不敢去想这问题的答案。

  无论她爱或不爱,他们都已经分手了,是她亲口提出的,而他……也答应了。

  爱或不爱,都不在具有意义。但是……

  “我回来了。”何书晏走进家门,笑着朝她扬扬手中的纸袋。“公司附近的巧克力专卖店新开幕,所以我去买了一些回来。我记得你很喜欢巧克力对吧?”

  望着他的笑,陶安洁终于肯对自己承认,她想要他!不管她还爱不爱他,她还渴望着他是事实。

  她是成年的女性,有欲望也是正常的,她不必假装自己不渴望他温柔的拥抱。

  反正他日前也没有女朋友,暂时的欲望分享,对谁都没有伤害。

  她自认为合理地下了结论。

  “我想到该怎么负责了。”

  她舔舔突然变得干燥的唇,有些紧张地道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