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安琪 > 诈欺交易 >
二十八


  大概没有几个人想得到吧?甘美好喝的冰酒,酒精浓度却挺高的,要是低估了它的后劲,贪杯喝多了,可是会后悔的。

  何书晏相信,明早醒来之后,陶安洁绝对会很后悔。

  非常非常后侮!

  他站起身,抱起满脸红咚咚的陶安洁,稳健地走进卧房里。

  “叮……”

  暖暖的阳光,照在陶安洁脸上,她粉嫩白皙面颊上,透着不知是被阳光晒红、还是昨晚被酒精熏红的两抹红晕。

  她睡醒了,缓缓睁开眼,并没有宿醉后的痛苦,只觉得浑身懒洋洋地,怎么也不想动。

  这样不知赖了多久,她软绵绵地翻过身,小手碰到某具温热的躯体,她才好像被雷电击中一样,猛地跳起来。

  “啊唔——”她定睛一看后,急忙用小手盖住张大的嘴,制止自己放声尖叫。

  裸男!

  她的床上,有个脱得半光的俊美裸男。

  而且,那个裸男不是别人,正是与她相识四年的何书晏。

  他还在昏睡中,但睡姿诱人,赤裸的胸膛大剌剌地袒露在薄毯外,而被薄毯盖住的部位,不知道有没有穿。

  最可怕的是,他的胸膛上布满了数十个唇型的红色印记,一看就知道是她的杰作。同样的,红色的印记消失在薄毯边缘,底下不知道还有没有……

  天哪!她倒抽口冷气,双眼瞪得比碗还大。

  她、她、她……她做了什么……

  误会!她努力挤出僵硬的笑容,告诉自己这一定是个误会!

  就像当年一样,这绝对是个不太美丽的误会!

  “书、书……书晏?”她颤巍巍地叫醒疑似“受害者”的他。

  “嗯……”何书晏发出性感的低吟声,慵懒睁开迷人的双眼。

  “书晏!这!是怎么回事?昨晚什么事都没发生吧?”

  她急切地求证,其实她并没有犯下可怕的“罪行”对吧?

  “你全忘了?”何书晏坐起身,脸上出现受伤的表情,薄毯稍微自腰际滑落,半点春光外泄,陶安洁涨红脸,急忙转开头。

  “请问……我该记得什么?”她非常小心翼翼地求证。

  在铁证出炉之前,她拒绝认罪。

  “昨晚我们疯狂地度过一夜的事啊!你好热情……我完全无法抵挡你……”何书晏轻叹口气,英俊的脸皮上,浮现羞赧的薄薄红晕。

  喔no!

  陶安洁眼一翻,差点没昏厥过去。

  他们果真做了!而且,她还是元凶。

  天哪!怎么会这样?才过了两年守身如玉的尼姑生活,她就有如春情泛滥的荡妇,趁着酒意“逞凶”,当场把他生吞活剥了!

  瞧瞧他胸膛上那些可怕的证据,就知道昨晚的“战况”有多激烈。

  她从不知道自己是如此“饥渴”的豪放女!她羞愧得几乎要昏厥。

  “对、对不起……”她现在总算能够明白当年他的心情了。

  除了道歉,她完全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。

  “我是无所谓,反正我正好很享受那过程,只是……”他眼一眯,非常温柔帅轻问:“你打算把我当成便利的免洗用具,用完即丢吗?”

  那话语虽轻,但就是莫名地透出隐隐的威胁,好像她若敢回答是,他将不保证会发生什么事。

  “没……没有!我并没有这个意思……”

  “那你的意思是肯负责了?”笑容又回到他脸上。

  “呃,也不是那样……”她只是一个女人,又不能娶他,她要拿什么负责?“只是昨晚的事,只是一时的激情作祟,不能算数的!”

  “嗯?”冷意又回到何书晏脸上。

  “原来你是在利用我,玩玩我,然后就想把我丢了!”

  “我说了我不是那个意思啊!”真是冤枉啊!

  “那么请问,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呢?是要负责,还是不?”

  “我……”天哪!真是秀才遇到兵,有理说不清。

  “我当然会负责!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