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安琪 > 诈欺交易 >
二十六


  “我能请问,你打算把我流放到哪个边疆地区吗?”哪怕是将被处死之人也有权利知道自己的死期吧?

  “不远!搭机二十几个小时而已,但那已足够让我可以很久不用见到你。”

  元霆狂傲地将调职命令扔在他面前,何书晏瞄过去,看到了几个重要的字眼,顿时诧异地睁大了眼。

  职称:驻美红酒转销处处长

  分公司地点:维吉尼亚州,安娜湖小镇……

  那个小镇他曾经听过,那里盛产葡萄酒,甘醇可口。

  但是……维吉尼亚州?

  依他对美国大陆的了解,维吉尼亚州就在华盛顿隔壁而已,这两地的地缘关系极近,近到某些城市只要跨过一座桥,就能互通了。

  而他即将被派驻的小镇,开车到达华盛顿应该也不会太远。

  这简直像刻意安排好的,帮助他去追回旧爱。

  “你这究竟是要流放我,还是在帮我?”他迷惑了。

  “当然是流放你,那还用说!”自称将他恨得牙痒痒的男人脸上浮现可疑的红晕。

  “我已经厌恶透你老在我老婆身旁打转,所以当然要流放你,而且愈远愈好,这里是我唯一能想到最远的地方。”

  元霆露出万分不满的表情,好像没有更荒凉的地方可以流放他,让人很遗憾。

  好吧!某人想帮他但是脸皮薄不愿承认,何书晏也只好服从上意,当自己是被流放。

  “可以请问一下刑期吗?”

  总不会要他在那个小镇待到终老吧?

  “不长,两年而已。”

  两年后

  “好熟悉喔!还是自己的故乡最有亲切感。”

  踏上睽违两年的土地,陶安洁拨了拨发,绽开了比骄阳还炙热的笑容。

  刚到美国时,她一时冲动剪短了发,加今过了两年,剪短的头发又长长了。二十六岁的她,不再有女学生的青涩,笑容与举止都透着成熟女性的妩媚风情,迷倒不少男性。

  “是啊。”在她身旁推着行李车的男人,温文地笑着。

  别过眼眸,陶安洁瞅着身旁的男子,还是不清楚,自己怎么又会跟这个人扯上关系呢?

  话说两年前,当她飞往美国,开始适应异乡的新生活时,以为永远不会再见的他突然出现在眼前时,把她吓得震惊莫名。

  问他为何会到美国来,他只淡淡地说:“得罪了老总,被流放了。”

  她更惊讶了,依她对元霆的了解,他不像这种没肚量的人啊。

  只是看何书晏一副难过的样子,她也不好意思再多问。

  可见啊,即使肚量再大的男人,也会有小心眼的时候,任何男人都无法容忍有个爱慕自己妻子的男人待在自己身边。

  巧的是,他正好被“流放”到维州,离她生活的城市很近,所以过去两年,他们经常碰面,褪去了爱情的外衣,他们反而能像真正的朋友一样,自然地相处。

  能像这样也很好,不谈感情,就只是很好的朋友。

  而今两年过去了,他们同时转调回台,何书晏说要顺道替她搬行李,他们便选在同一天回国。

  “来吧!我事先叫了车,现在应该已经到了。”

  何书晏推着堆得高高的行李车,加快速度朝玻璃门外走去,一辆崭新的厢型车早已在那里等候。

  他们都在美国住了两年,行李远比一般人还要多,另外有一些是用寄的,目前还在海上,当然还有带不回来的,全部捐给慈善机构或是送给需要的人了。

  “来,我帮你。”

  见陶安洁吃力地提着那个超重的蓝色宠物笼,何书晏立刻上前接手,轻松地把那个大旅行箱扛上车。

  在美国生活了两年,他没胖多少,却变结实了,以往文弱的体格,增添了几分猛男般的肌肉,尤其只穿着短恤时胸膛更加迷人,她常瞧着偷流口水。

  搬好行李,上了车,直往台北市区奔去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