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安琪 > 诈欺交易 >
二十五


  “从现在起,我们再也没有任何关系,以后你想爱谁,都没有人会干涉你,恭喜你,你终于自由了!”

  恭喜他?她如何确定自由是他想要的?

  她绝情地离他而去,不会心痛吗?

  何书晏有太多问题想问,但,都说不出口。

  是他的错,是他让她彻底绝望,是他咎由自取,他必须背负所有的罪。

  他甚至无法开口求她多考虑一下,再给他们一次机会。

  他,什么都没办法说。

  递出辞呈,办理好工作的交接手续,陶安洁如期在隔月月底,带着大批行囊,飞往异乡赴任。

  她出发当天,何书晏悄悄到机场送她,但没让她知道。

  看着她托运行李,拿取飞往异国的登机证,进入海关,逐渐地远离他。

  他没让她发现他的存在,就只是默默地目送她离开,直到她的身影再也看不见了,许久许久,他才怅然离开机场。

  回到车上,正要发动引擎,忽然手机传来收取邮件的提醒音。

  他取出手机打开来,看到了那封道别信:

  是我,安洁。我现在已经入关了,再过不久,飞机就要起飞了。有件事我想告诉你,其实,我并不怪你了。不能爱上我,并不是你的错,我怎么能怪你?希望你也别再怪自己,将来如果幸运,能再遇上一个自己真心喜欢的女人,一定要好好把握,和她共组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,这是我对你最大的祝福。最后,我想谢谢你,这两年来对我的呵护包容。让我最后一次告诉你,我爱你。

  “安洁……”

  望着手机屏幕的视线逐渐模糊,一股从内心深处传来的痛楚,逐渐加剧,不断撕扯着他的心口。

  那抹疼痛提醒他:你失去了一个真心爱你的女人。

  你这个笨蛋已经失去她了!

  “安洁!”他痛苦地闭上眼,懊悔地深深呐喊,但却再也听不到任何回应。

  他流下心痛懊悔的泪水。

  直到这一刻,他才明白,他对陶安洁不是没有情。

  只是他太习惯追逐颜皓萸的身影,所以忽略了一直守候在自己身边的傻女人。

  他终于明白自己爱她,只是这份爱,来得太迟了。

  太迟太迟了!

  陶安洁走后的两个月,何书晏过得浑浑噩噩。

  他习惯在办公室里搜寻她的身影,但总是一次又一次失望。

  周末时,他大都躲在家里耍自闭,偶尔外出,也总是不时低头看着身旁,好像那里还有个人陪着他。

  他的手,还感觉得到她小手的柔软与温度……

  他向来不是个有太强烈悲喜的人,但这回他的意志消沉,大家都感受到了。他的人生,好像坠入冰河里,不再有任何生趣。

  他意志颓丧,直到公司里最大的掌权者,叫唤了他。

  何书晏站在那张大办公桌前,任由那个在公司里呼风唤雨的男人,当他是货品一般打量着他。

  许久,那人结束恶意的评估,缓缓开口:“你知道吗?我一直瞧你不顺眼。”

  这句辛辣又直接的坦白,让何书晏挑起了眉。

  所以呢?现在要请他滚蛋?

  奇怪的是,他并不感到愤怒或恐惧,反而有种莫名的信任,使他相信这个人不会那么做。

  “你以为我不知道吗?我不在的这几年,你一直觊觎我老婆。”元霆阴恻恻地冷笑。

  何书晏依然没何任何恐惧感,如果这男人是这样心胸狭窄的人,不会让他留在公司直到现在。

  “不过,看在你在我不在的这几年,尽心尽力地照顾她的分上,我决定慷慨地原谅你。”

  “我该谢主隆恩吗?”或许是死到临头,何书晏反而有心情开玩笑。

  “那倒不必!但是,原谅你,不代表我就喜欢你,事实上,我依然讨厌你!我决定不要让你继续留在我眼前碍眼。”那男人眯起眼,冷冷一笑。

  “我要将你流放到边疆!”

  那男人下了决定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