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安琪 > 诈欺交易 >
二十四


  赶往陶安洁家途中,在出租车上,何书晏取出手机查看讯息,才发现昨晚她发了几封简讯给他,未接来电也有好几通。

  天!她等了他一整晚吗?

  安洁……

  赶到陶安洁的住处,他开始猛按电铃。

  “安洁?安洁?!”

  何书晏焦急地狂按电铃,但里头没有回应,于是他改用双手不断拍门。

  “安洁?安——”

  大门忽然开启了,陶安洁憔悴地出现在门内。她身上还穿着昨晚的衣裳,脸上美丽的妆因为不断哭泣,全掉得差不多了。

  她脸色苍白,眼眶凹陷、双眼红肿无神,看得出一夜未眠。

  “安洁……”一阵强烈的心痛重重击向何书晏。

  他怎么又让她难过了呢?他真该死!

  “有什么事吗?”陶安洁的语气,竟冰冷得像陌生人。“这里不是皓萸姐的住处,你是不是找错地方了呢?”

  “安洁!”何书晏心痛地喊道。

  “你别这么说!昨晚是我不好,我不该忘了跟你的生日之约,但是开会是皓萸突然昏倒,送医后才知道原来是有身孕了。可是依她的状况,并不适合生下小孩,所以——”

  “那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冰冷的嗓音,无礼地打断他。

  “你说什么?”何书晏错愕地看着她。

  他听错了吧?这样冷血无情的话,不可能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。

  “你没听错!我确实那么说了。怎么?觉得我面目可憎吗?”他的错愕讶异,反而让陶安洁有一股报复的快感。

  “不然你期望我说什么?像过去一样告诉你没关系,我一个人不要紧的?你想听到的是这些?”她冷然嗤笑。

  “安洁!”

  “那些都是虚伪的客套话,不是我的真心话,刚才说的,才是我的肺腑之言!她生病了还是怀孕了,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,我不需要为了她的病痛,慷慨捐献出自己的男朋友。”

  她可怕的言论,让何书晏许久说不出话来。

  “不是这样的!你不要这样,你明明不是这样的人……”他几近哀求地道。

  “我是!我就是这样小心眼又自私的人!我一点也不想看你离她太近,不管她是不是昏倒送医,或是流产住院!这才是我真正的想法,我就是这么可怕。”

  她自暴自弃地丑化自己。

  “我已经厌烦了当一个好人,为什么我非得那样慷慨无私不可?有时候我只想自私地占有你全部的时间,那是不可以的吗?我有这样的想法不对吗?”

  她的高声诘问,何书晏无法回答。

  突然间,她哭了起来。

  “其实,我也很讨厌这样自私又小心眼的自己!但我就是克制不住,到最后,我甚至恨她、也好恨自己……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!”

  何书晏心疼地抱住她哭泣颤抖的身子,连声哄道:“全是我不好!我不会再让你有那样的挣扎,从今以后我会——”

  “很抱歉!你的保证,我再也无法相信了。”她用力挣脱他的怀抱,冷冷地把他的誓言掷回他脸上。

  “我不想再当一个痴痴等你的傻女人,也不要再被爱绑住,从今以后,我要过自己自由自在的人生!”

  她顿了下,接着以坚定无比的语气说。

  “我们分手吧!”

  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何书晏难以置信地看着她,无法消化这巨大的冲击。

  “我要和你分手,还有——”她走向柜子,拉开抽屉取出早已写好的档,递交给他:“这是我的辞呈,请允许我住最短的时间内辞职。”

  “有必要做到这样吗?”

  一连两大冲击,让他完全无法招架。

  “就算不是情人,难道连同事也做不成了吗?”她一定要这样与他彻底划清界线吗?

  “我很想说是,可惜事实并不是那样。”她看着他,问:“你还记得我向你提过,我英文班的同学介绍我去应征的工作吗?”

  “我记得。”虽然这阵子他几乎忘了。

  “面试的结果,我得到这份工作了,下个月我即将出发前往美国,所以希望尽快办理职务交接。”

  “你得到那份工作了?”何书晏替她高兴,又深感不舍。

  “你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
  “我本来想在昨晚告诉你这个大消息的……”她强撑起笑容,耸耸肩,佯装不在乎地说:“不过已经没关系了,现在我只希望你尽快批准,毕竟我还有很多需要准备的事。”

  “你……真的要离开我?”她果真毫无半点留恋?

  “是的,我已经决定了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