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安琪 > 诈欺交易 >
二十三


  “我不要……我不要变成这样!”

  她真的好害怕,怕她会彻底发狂,变成连自己都不认得的疯狂妒妇。

  “我真的好怕……”

  她抱紧双臂,缩起膝盖,把自己蜷缩成一只小小的虾米,默默地垂泪。

  这晚,陶安洁终于认清一个事实,何书晏真的不爱她!

  无论她如何努力,他就是无法爱她。

  她付出所有的爱,却换不到他的一丝真情。

  昨晚,在伤心痛哭后,她依然不死心。

  她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等待他,等待他能想起与她的生日之约,在午夜十二点之前赶过来。

  但,时针一格一格地爬行,转眼间九点、十点、十一点过去了。

  她从满心期待,等到心灰意冷。

  当最后时针指向十二的位置之时,她为自己点上蜡烛。

  “祝我生日快乐。”她微启双唇喃喃自语,然后吹熄它们。

  两行清泪,就像蜡烛的烛泪缓缓滴落。

  他真的忘了,彻彻底底的忘了。

  他怎能遗忘?他明知道,她是如此期待这一天,她甚至还有个大消息要告诉他啊……

  他怎么可以不来?怎么可以?!

  她趴在桌上,再度痛哭失声。

  这一刻,她真的好恨。

  她恨自己太爱何书晏,爱得忘了好好对待自己,爱得让自己失去尊严,爱得连对未来的美好期待都消失了,只像株向日葵一样跟着他转,随着他悲、随着他喜。

  对不起她的人,是她自己,不是颜皓萸!

  一直以来,她都像独自在打壁球,她必须努力挥拍,这场游戏才能持续下去,只要停止挥拍,那颗球就不会自己弹回来。

  就像他们的感情,一旦她停止单方面的付出,这段感情就不可能再维持了。

  她早就明白这一点,却始终不肯放弃,一直梦想着有朝一日他也会爱上她。

  而今,梦不得不醒了。

  何书晏打着呵欠,精神萎靡地走进办公室。

  昨天在会议中,颜皓萸突然昏倒,送医检查的结果居然是怀孕了。

  而颜皓萸的丈夫——他们的总经理元霆,正好下新竹巡视工厂,不在台北,他只好代替元霆,守在颜皓萸的病床边,直到元霆赶回来为止。

  本来以为这样就没事,他可以离开了,哪晓得元霆不顾他的劝阻硬将怀孕的消息告知颜皓萸之后,她又再度昏倒,害他走不了。

  眼着那对夫妻折腾到大半夜,何书晏回到家后什么都没办法去想,累得倒头就睡,隔天早上才有体力起床盥洗。

  一进办公室,便有部属急匆匆赶来报告:“经理,安洁今天没有来上班!”

  平常这时候,她早已泡好咖啡,笑吟吟地替每个人添满杯子,但今天眼看都已经到了上班时间,她还是不见踪影。

  “什么?”何书晏一愣,诧异地问:“她怎么会没来呢?”

  突然,有个可怕的记忆窜入他脑中。

  礼拜三是我的生日,晚上我会准备好蛋糕跟好吃的菜等你,你一定要来喔!

  一定要来喔、一定要来喔、一定要来喔……

  老天!昨天是安洁的生日,他竟然忘了!

  昨晚实在太累,从医院离开后他就直接回家休息,把跟她约好的生日约定,忘得一干二净!

  不用说,她一定很生气吧?

  “我有急事,替我跟公司请假!”

  说完,他随即转身往外冲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