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安琪 > 诈欺交易 >
二十二


  他封住她的唇,原本单纯的玩闹,不知何时变了质……

  陶安洁坐在办公桌前,把各项档案分门别类,她最近总会利用空档时间,把自己所负责的工作内容整理成档案,让人一日了然。

  这也是她为了不久后的将来,所预先做的一项准备。

  目光偷偷瞄向何书晏的办公室,想起那晚的疯狂,整张脸立即染上红晕。

  那天他们真的太疯狂了,居然在沙发上就……

  她急忙抓起一册档案朝脸猛扬,好降低脸上的温度。

  “安洁,准备下班了?”同事兄她桌上已干干净净,只剩一本档案簿,便好奇地问。

  “嗯,今晚有点事,要早点回家。”说着,她的心已忍不住溢满了兴奋。

  今晚,不是什么伟大的日子,但是,是她二十四岁的生日。

  她从小就爱过生日,况且这次有恋人相伴,更让她特别期待,而今天,终于来临了。

  “今天是你的生曰吧?生日快乐!”同事们纷纷围拢过来,把准备好的生日礼物送给她。

  “这些都是给我的?我不知道……”她既惊喜又感动。

  中午,她请大家吃了蛋糕跟珍珠奶茶,也告诉大家她过生日,但她不知道大家偷偷准备了礼物。

  “你的生日,我们当然没有忘记啊。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,但是谢谢你平常帮大家倒咖啡、跑腿影印送档。”

  几个平常跟她没什么往来的男同事,也为她准备了礼物,更让她感动万分。

  “谢谢……谢谢你们!”

  这一刻,心里突然浮现了不舍,如果有一天她必须离开……唉,那她真的会很舍不得。

  下了班,她用大袋子把同事们送的礼物装起来带回家,而何书晏从下午就去开会,直到她离开时都没回来。

  所以她用简讯告诉他她先回家,要他开完会赶快过来。

  回到家,她连拆礼物的时间都没有,赶紧先下厨准备好菜。

  料理好了饭菜,把事先准备好的蛋糕端上桌之后,她赶忙去洗澡,换上新买的漂亮洋装,再拿出最新添购的化妆品仔细上妆。

  今晚,她要把最完美的自己呈现在他面前。

  末了,她在胸前、发上喷上淡雅的香水,红着脸想象他嗅闻这迷人的香气……

  打扮好了,她回到客厅里,小心地为自己的生日蛋糕插上二十四根粉红色的小蜡烛,打算等他一到,立刻点燃它们。

 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,她抬头看看时钟。

  七点二十三分。

  有点晚了,他会还没开完吗?

  要不要打通电话问问他?她犹豫着。

  七点半过了。

  她传一封简讯问他:会开完了吗?

  但他没有回复,人也没到。

  到底怎么回事?她提醒他好几次了,今天要离开时也发了简讯给他,他应该不会忘记吧?

  八点钟。

  她忍不住又发了一封简讯:你人在哪里?离开公司了吗,我等你好久了。

  她的语气已经有点抱怨,但这封简讯也没人回,当然人也依然没到。

  准备好的热腾腾菜肴,早就变冷了。

  她不知道他是怎么了,是不是有事绊住了,还是怎么了?

  她好担心、好焦急,也好生气。

  就算是有急事,也该打通电话告诉她啊!今天是她的生日,他却让她悬着一颗焦虑的心等待他。他到底有没有把她放在心上?

  耐着性子继续等到八点半,她忍不住又拨了电话给他,但还是没人按。于是她又再打一次——

  这回手机响了很久,终于接通了。

  但是才一接通便有道急促的声音喊道:“不管你是谁,我现在在医院,我的朋友昏倒了,有事请留言,我会再拨给你!”

  说完随即匆匆收线,陶安洁甚至还来不及发出任何声音。

  可是在收线前,她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类似医护人员的叫喊声:“颜皓萸?颜皓萸的家属?”

  颜皓萸?又是她!

  是的,只有她!只有她!

  陶安洁隐忍已久的情绪突然爆发,她抓起桌上精致的香槟酒杯,狠狠地甩向墙壁。

  她一直不让自己去恨任何人,但这一刻,她真的对颜皓萸生起了恨。

  她所有的痛苦根源全部来自于颜皓萸!颜皓萸什么也不用做,就能轻易左右何书晏的心,让她也跟着他们欢喜跟着悲,只有颜皓萸,才拥有这种令人憎恨的神奇力量。

  她急促喘着气,望着满地碎片,还有被红色酒液污染的白色墙面,忽然捂着脸失声痛哭。

  “我是怎么了?”她问自己,抑止不住阵阵颤抖。

  她居然去恨一个无辜的女人!她很清楚颜皓萸从头到尾不曾存过恶心,而她竟然把罪名强安在对方身上?

  她好可怕,她何时变得如此丑陋了?

  嫉妒,使她变成了个可怕的女人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