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安琪 > 诈欺交易 >
二十一


  颜皓萸闪电结婚,他是很震惊,但不是没有心理准备。

  她从来就不是他的,他很清楚这一点。所以虽然一直仰慕着她,却没想过自己可能有机会独占她。

  从来没有独占她的贪念,就不会觉得锥心刺骨、疼痛难当。

  只是,伤心是难免的。

  虽然他也诚心给予她祝福,但毕竟是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女人,却即将披上嫁衣,让另一个男人接替他的位置,呵护她剩余的人生,心,当然很痛。

  他倏然转身抱紧陶安洁柔软娇小的身子,紧得让她几乎快喘不过气来。

  她的身体,好温暖。

  “让我抱你一下!只要一下就好……”他紧闭着眼,沉痛地喃喃低语。

  陶安洁没有喊痛,只是默默地贡献出自己,今天她愿意当他的大布偶,她以同样的力道回抱他,给他无声的安慰。

  阳光从窗外照入,落在紧紧拥抱的两人不同色泽的发上,映出一片耀眼金光。

  之后,就连阳光也悄悄隐没,把空间完全留给两个彼此舔舐伤痕的人。

  二月,颜皓萸出嫁了。三月,陶安洁的生日来临。

  陶安洁万分期待这一天,老早就开始策画了。

  而问她最想一起共度的人,当然就是何书晏。

  自从颜皓萸结婚之后,他似乎真的死了心,逐渐把注意力拉到她身上,陪伴她的时间也变多了,为此陶安洁感到欣喜万分。

  原来努力不是白费的。等久了,爱情也会是她的。

  现在她真庆幸自己当初有耐性,一等就是两年多,虽然过去让她痛苦万分,但如今也算苦尽甘来,可以享受爱情甜美的果实了。

  而且,她还同时有另一个消息要告诉他。

  想到这儿,她不由得微蹙眉头,充满喜悦的心底,泛起浓浓的不舍……

  “安洁。”忽然有根手指点点她白净的额头,她讶然回神,才发现何书晏不知何时来到她面前。

  “在想什么?”他都来一会儿了,她都没发觉。

  “唔,没什么啦。”她很想立刻告诉他,但那是秘密,怎么可以先说呢?还是忍住吧。

  “是吗?”何书晏向来就没有太多好奇心,所以也没多问,只说:“那我们走吧,肚子饿了吧?先去吃饭。”

  “嗯。”陶安洁主动把手腕探进他的胳臂弯里,甜蜜蜜地贴紧他。

  在他家弄了点简单的炒饭,吃饭时,她有点担心地再次确认。

  “下礼拜三是什么日子,你没有忘记吧?”

  生日对她而言是很重要的一个日子,她绝不希望他忘记。

  “是你的生日不是吗?我怎么会忘记?”他吞下嘴里的炒饭,宠溺地笑笑。

  她每两三天就提醒一次,他想忘记都很难。

  “那可难说喔!你常常一忙起来就昏天暗地的,什么都抛到脑后,我不知被你放过几次鸽子了。”她是最直接的受害者。

  看她瞪圆眼睛扁起小嘴、一副委屈得不得了的模样,何书晏歉疚之余,也不由得感到好笑。

  “是是,过去都是敝人在下的不好,我往后一定诚心诚意、改过迁善,用我的后半生竭力弥补对陶安洁的亏欠。”他低下头,假装难过地喃喃说着誓语。

  陶安洁睁大了眼,讶异地看着他。

  “你这是在跟我开玩笑吗?”

  好稀奇喔!他居然会跟她闹着玩耶!

  “不好笑吗?”何书晏脸上有点尴尬。

  唉,他果然不适合走搞笑路线。

  “怎么会?原来你也很幽默嘛,我居然到现在才知道。”她一副“相见恨晚”的惋惜表情。

  “你这是在挖苦我吗?好啊,看我怎么教训你!”他佯装生气地扑上前,十指灵活地攻击她全身上下的痒穴。

  “哇!不要——”

  战场从沙发前的小茶几转移到沙发上,陶安洁逃到沙发上,但他随后追过去,持续追杀。

  “啊,饶了我……啊……不要了……”她笑得浑身无力,不断地求饶,浑然不觉自己的叫嚷声有点暧昧。

  何书晏被挑动了情欲,呼吸开始急促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