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安琪 > 诈欺交易 >
二十


  何书晏猛然停住前进的脚步。“什么意思?”

  “有朋友介绍我一份工作,是驻美国的海外事务员,如果顺利录取了,将会被派驻到华盛顿两年时间。”说完,她屏息等待他的回应。

  她虽然回复同学愿意面试,但其实心里还在等待着,等他开口——挽留她。

  只要他要她别去应征,那么她就不会去。

  对她来说,在爱情与事业的天平下,爱情这边,总是比较重的,为了爱情,她可以牺牲自己的前途。

  话筒那端有片刻的沉寂,好一会儿之俊,他开口了。

  “好,你去试试看也好。”

  他居然说好。

  “你……要我去?”她愣住了,万万没有想到,他会如此爽快答应。

  “能出去增广见闻是件好事,既然能有比现在更好的发展,那就别错过了,好好把握。”

  “你……不在乎我就要去美国、就要离开你身边了吗?”她的声音颤抖,几乎无法把话说好。他对她也太不在乎了吧?

  “即使你去了美国,我们之间还是一样啊,你依然是你,我依然是我,不会改变。况且只有两年时间,很快就会回来了。再说——虽说是个机会,但是能不能被录取,还是得看运气。”

  “话是这么说没错,但是……”

  她原以为他一定会大力反对,没想到他却爽快地一口应允。

  这让她心里好慌,像一只被狠心母鸟推出巢穴的小鸟,羽翼还没长丰,就要被迫学习飞翔。

  他到底是真的对她宽容,还是根本不在意她?她完全不敢去想。

  “别担心,我会等你回来,安心去吧!”

  他的保证,终于让她稍微放下心来。

  “嗯,我知道了,我会去面试的。”

  接下来,一连串漫长的煎熬与等待。

  因为竞争者很多,所以陶安洁必须先经历书面审核,然后还有初试、复试、再试,最后才静待结果的通知。

  在她参加面试期间,发生了一件让人跌破眼镜的震撼大事。

  “你们知道吗?颜副理要结婚了!”

  这天,陶安洁一进公司就发现整个部门吵得像菜市场,号称广播电台的同事一见到她,就急忙广播最新消息。

  她听了先是一愣,立刻急忙追问:“你说什么?你不是在开玩笑吧?”

  颜皓萸竟然要结婚了……

  “喜饼都送来了,还开什么玩笑!”同事指指堆在后头办公桌上像山一样高的红色喜饼盒。

  “她真的要结婚了?和……和谁?”

  不会是……他吧?

  “说出来吓死你,那个人你我都认识。”

  “我们都认识?”果然是他吗?

  “那个人啊,就是咱们伟大的代理总经理。”

  “诶?”代理总经理?!

  幸好不是她以为的那个人,不过也够让她震惊了。

  “他们暗中在交往吗?”她完全不知道!

  “听说他们以前曾是一对恋人,后来因故分开了,当初颜副理生下的孩子,就是这位代理老总的,唉,只可惜没了。不过没关系,现在他们又复合了,将来要生多的是机会。”

  同事说得口沫横飞,八卦的人永远都能掌握最新情报。

  陶安洁听了又是一阵惊奇,没想到他们之间的故事,竟然有着那么曲折离奇的过去,简直可以拍成一合电影了。

  只是——

  颜皓萸要结婚了,那就表示——有人彻底失恋了。

  她转头望向何书晏的办公室,只见那扇门扉紧闭,没有任何动静。外头兴奋的交谈讨论,吵得都快将屋顶掀了,也不见他出来制止。

  他现在一定很难过吧?

  再怎么样,他也只是个凡人,心碎了,仍是会痛;失恋了,也会想哭的。

  奇怪的是,她以往的嫉妒,在此时全部隐退,只剩满满的心疼。

  爱一个人那么多年,最后却只能眼睁睁见她投入别人的怀抱,那种疼,绝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。

  她懂得他的痛,因为如果是她,她也会一样痛苦。

  他和她一样痴傻,执意去爱一个永远也不会爱上自己的人。他们真的好笨!为什么不早点清醒呢?

  此时的她,不想追究他是不是还爱着颜皓萸,她只想抱住他,好好地安慰他。

  转头看看同事,他们仍在热烈讨论着这桩备受瞩目的喜事,陶安洁旋身,悄悄地走向何书晏的办公室。

  轻敲门板两下后,她立即推门进入,然后在无人发现前,又飞快关上。

  何书晏站在窗前,背对着门,不动如山地望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与高楼大厦。

  听到门扉开合的声响,他僵硬地转头,朝她望来。

  他眼中的空茫与悲痛令她心痛,她无声地走过去,小手轻轻抓住他的大手。

  “如果你想哭,就哭出来吧,不会有人看见的。”

  她的眼神是那么地温柔,充满了仁慈与体谅,何书晏心底一颤,几乎要如她所愿,放声痛哭起来。

  但他没有哭,反而给她一抹难看的苦笑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