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安琪 > 诈欺交易 >
十九


  “颜副理昏倒了!”

  因为代理总经理上任,大家必须到会议室集合。

  陶安洁跟同事刚走进大会议室,就听到前方传来惊呼声。

  陶安洁一惊,急忙快步跑向前方人群聚集处,想看看情况,或是有没有需要她帮忙之处。

  挤进人群里,看见颜皓萸紧闭双眼倒在地上。

  “皓萸……你怎么了?皓——”而何书晏完全没发现陶安洁也在人群中,满脸焦急惊慌,伸出颤抖的双臂想要抱起颜皓萸。

  这一幕映入眼底,陶安洁的心口顿时闪过一阵强烈的抽疼。

  这时,一个英挺的年轻男子忽然挥开何书晏的手,抢着抱起昏迷的颜皓萸。

  陶安洁以前没见过他,心想他应该就是大家口中的代理总经理。而他也确实优秀出色,只是她还是毫无半分心动。

  这位新来的代理总经理似乎很担心颜皓萸,匆忙抱起她转身就朝外走。

  而何书晏也没有因此放弃,立即追了过去。

  “医务室在九楼,我帮忙带路。”

  他们的身影逐渐远去,会议室里倏然响起吵杂的交谈声,大家七嘴八舌、八卦地讨论着代理总经理,以及颜皓萸突然昏倒的事。

  陶安洁没有加入讨论,幽幽的目光,只是凝视着何书晏消失的方向。

  电话没有人接。

  陶安洁垂下头,幽幽望着手中的电话。

  打从陪着昏倒的颜皓萸去了医务室之后,他就没再回到办公室,她打电话上去医务室间,才知道颜皓萸苏醒、而他送她回家了。

  她有事急着想眼他商量,所以顾不得人还在公司,就急忙拨电话给他,但却没有找到他。

  她挂上话筒,握住鼠标,移动箭头开启自己的邮件匣。

  信箱躺着一封信,那是她英文教室的同学寄来的。

  嗨!Angle,我是Jenny,上礼拜大家一起去吃饭,真的很开心。

  是这样的,有件事想问问你。

  目前我们公司有个职缺,是派驻海外的事务员,录取之后头两年将可派驻美国华盛顿,薪资与补贴都相当优渥,而且绝对是增广见闻、充实自己语文能力的大好机会。只可惜我再过两个月就要结婚了,无法争取这个职缺。我觉得你英文能力不错,发音也很漂亮,很适合这份工作,不知你觉得如何?如果你有兴趣,请跟我联络,我舍帮你安排面试。

  今天,她收到同学寄来的这封E-mail,不可否认,一开始一读这封信时,陶安洁真的很高兴。

  有机会可以派驻到美国,确实是个难得的大好机会,她几乎想立即回信,表明自己非常愿意。

  英文是她的专长,而老实说,目前的工作无法让她发挥专长,她真正想做的工作,并非眼前这些繁琐的杂务。

  如果能有机会转换跑道,又是派驻海外、能发挥自己专长的工作,她真的很想尝试看看。

  但,冷静下来思考,万一她去面试而且被录取了,就表示她得辞去目前这份工作。对于这份工作,她留恋的不多,最最牵挂的,是自己的情人。

  一旦顺利换了工作,去了美国,那么他们将相隔两地,原本就不算炽热浓烈的感情,还维持得下去吗?

  这是她最担心的,所以她犹豫了。

  可是,她还是很想要那份工作。若硬生生让机会从眼前溜走,她万般不舍,所以她急着想和他商量,想问问他的意见。

  只要他肯给她一句承诺,表明愿意等她回来,那么她便会毫不犹豫去应征。

  但——

  从中午一直连络到现在,他不但没接电话,就连回拨也没回拨一过,她不觉生起闷气来。

  带着赌气的意味,她回了信。

  谢谢你,Jenny。

  我很愿意接受这个机会,麻烦你帮我安排面试。

  下午,何书晏总算回来了,不过立即又前往会议室开会,陶安洁连想跟他说一句话的机会都没有。

  一直到了下班时间,他都还没回来,陶安洁只好先回家。

  回到家后,算算时间他应该也已离开公司,她又试着再打他的手机,这回他终于接了。

  “安洁,有什么事吗?”

  他似乎正在移动,声音有点喘,好像走得很急的样子。

  “你下班了吗?现在人在哪里?”她不是想象侦探一样查勤,只是纯粹好奇。

  沉默了会,他才回答。“我刚替皓萸买了晚餐,现在正要送去她家。”

  “喔,是吗?”陶安洁想假装大方,想装出自己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,但却藏不住语气里的酸涩。“那很好啊。”

  “安洁,你别乱想!我跟皓萸只是朋友,她生病了,没体力自己弄东西吃,所以我才替她送过去,就只是这样而已。”他有些急切地解释。

  只是这份急切,听在陶安洁耳里,却只觉得有些心虚。但,她不想跟他争执。

  “没关系,我没有要跟你吵,我打电话,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。”

  “什么事?”他疑惑地问。

  “我——可能有换工作的机会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