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安琪 > 诈欺交易 >
十七


  “安洁。”

  幸好不算太糟,她出声之后,他立刻听出她的声音。

  “糟糕!我竟然忘了打电话告诉你。”他懊恼地低喊。“安洁,很抱歉,我必须取消今晚的约会。”

  “要取消?为什么?”她满心错愕,也感到焦急。他果真发生什么意外了吗?

  “皓萸昏倒了!”他的语气满是忧虑。

  “皓萸姐昏倒?”陶安洁也很惊讶。

  “她的身体一向不太好,这两天可能又没睡好,晚上要下班时在公司里昏倒,我急忙把她送到医院来。”

  “原来是这样。”幸好不是他出事。“那,皓萸姐没事了吧?”

  “嗯,她现在已经清醒了,等会儿就能回家休养。”

  “那就好。我一直在餐厅等你,但是你没来,我好担心你怎么了。”现在她安心了。

  “抱歉!我该打通电话给你的,但是当时情况紧急,我也没时间打……”何书晏真的真的感到很抱歉。他原本是想补偿她的,结果反而害她空等一晚。

  “没关系,皓萸姐没事就好。”

  失望,当然是有,但是遇上这种情况,她又能怪谁?只能怪他们机运不好,外事坏事都发生在这一晚。

  “安洁,对不起,现在你先回家去,约会的事,改天我再重新安排。”

  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好像也只能这样了。

  陶安洁收了线,叹口气,转头看看餐厅窗边亲密用餐谈天的情侣,眼底露出羡慕的神色,接着匆忙转身,瑟缩起身子,走入寒风中。

  她生病了。

  一早起床,喉咙的肿痛就告诉她,她被病毒感染了。

  不只如此,她好像还有点发烧,四肢无力、步伐虚软,若不是有最后一丝意志撑着,她还真想倒头继续昏睡。

  到了公司,同事们都到了,唯独何书晏还没来。

  她撑着难受的身子,摇摇晃晃走到座位,开始一天的工作。

  上班时间前一刻,何书晏总算赶到了!

  陶安洁正想去找他,向他撒撒娇,但他已匆忙去开会。回来后,又一头钻进公事里,忙得连抬头看她的时间都没有。

  陶安洁脸色一直很差,又开始出现咳嗽症状,同事们都纷纷前来关心,唯独少了她最渴望得到安慰的那个人。

  中午,她以为终于有机会和他独处了,但他却又急忙外出,陶安洁完全不知道他在忙什么。

  同样地,下午上班前最后一刻,何书晏虽赶回了公司,但好像满腹心事似的,总是有点心不在焉,好几次有人喊他,他都慢半拍才发现。

  心想他或许是今天开会时因故被责备了,或者是工作上遇到什么难题,所以陶安洁也不想去打扰他,强撑着愈来愈难受的病体,继续工作。

  终于到了快下班时,她松了口气,起身到茶水间去为自己添杯热水,却不意听到何书晏在里头讲电话。

  “皓萸,现在好多了吗?中午送去的粥有趁热吃掉吗……我很挂心你的事,今天一整天都没法好好上班……呵,我当然知道你会好好照顾自己,但我就是放心……”

  陶安洁听到这里,手一松,手上的杯子倏然掉落在地上,坚硬的钢杯碰撞地面发出响亮的声响,惊醒了正专注于电话的何书晏。

  “你——”

  他讶然转头,看着面色苍白如纸的陶安洁,全身僵硬无法言语。

  “书晏,怎么了吗?”电话那头的颜皓萸好像听到一些声响。

  “没什么……我再打给你。”

  接着,他急忙收线。

  “安洁……”他试着对陶安洁说点什么,安抚她,但张开嘴,却完全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,他脑中一片混乱。

  “你真的很在乎她。”陶安洁幽幽开口。

  “你只在乎她!”这句话,几近指责了。

  “不是的!安洁,你听我解释——”

  “你不必解释,我相信我的眼睛和耳朵!或许……你们才是真正的一对,我只是意外闯入的介入者……”最近她一直有这种感觉,而且愈来愈强烈。

  真正的介入者并不是颜皓萸,而是她,毕竟他打从一开始爱的人就是颜皓萸,如果颜皓萸愿意接受他,那么她就是多余的人,是他们之间不折不扣的破坏者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