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安琪 > 诈欺交易 >
十四


  何书晏一面朝她这个方向而来,一面与同事们打招呼,直到在茶水间门口,遇到某个人才停了下来。

  那朝他打招呼的柔润嗓音不是别人,正是颜皓萸。

  陶安洁不自觉绷起身子,紧抓着手巾的咖啡壶,侧耳倾听他们的谈话。

  “书晏。”

  何书晏向下属交代完工作,正要转身回办公室时,在茶水间前忽然听到有人喊他。

  转身一看,他的双眼立刻变得柔软。

  是颜皓萸!

  何书晏喜欢颜皓萸,打从见到她的第一眼,就喜欢上她了。

  那时她到公司里来应征,正是他亲自面试的,当时的她是那样苍白、柔弱,好像一朵在寒风中微微颤抖的白色花朵,让他一见倾心。因为怜惜她,心疼她,所以即使她已怀有身孕却没有结婚,他依然录用了她。

  而她也没令他失望过,她很聪慧,有学识、有能力,工作上也非常认真,虽然曾经因为生产及孩子病逝请了长假,但并不影响她在公司里的绩效。

  “身体还好吗?”面对她,他的声音也特别温柔。

  “最近天气变冷了,要特别小心啊。”

  何书晏的关怀听来好温柔,嫉妒像一根尖锐的利刺,刺入陶安洁的心。

  她是他的女朋友,他也对她很好,但是他从来不曾用这种万般温柔又深情款款的嗓音对她说话,好像对待一项稀世珍宝,深怕稍微加大音量,就会让颜皓萸当场粉碎似的。

  “我很好,你别担心我。”颜皓萸无奈地笑道。

  “可是你脸色不是很好,有点苍白。”

  “是吗?可能是昨晚没睡好吧。”颜皓萸淡然扯扯唇角。

  “怎么了?还是会胡思乱想吗?”他的声音,显得很紧张。

  听在陶安洁耳里,又是一阵揪疼。

  “也没胡思乱想什么,只是突然睡不着,可能是因为邻居夫妇在吵架,有点吵吧。”颜皓萸故意把昨晚的彻夜难眠说得云淡风轻。

  “那要不要换房子呢?我替你找个比较安静的地方!”

  “不用了啦,又没有那么严重!”颜皓萸噗哧笑了。“哪个家庭不吵架?去哪找半点声音都没有的邻居?除非是墓园。”

  “说得也是。”何书晏也觉得自己似乎紧张过度,不由得尴尬地笑。

  他们之间亲昵自然的交谈,是陶安洁所办不到的,他在她面前,就是无法如此轻松自然,他们之间好像隔着一层薄膜,柔软但坚韧,看不见碰不到,而怎么也穿不透。

  “课长!”远处有人在喊何书晏。

  “啊,抱歉,我得离开了。”何书晏立刻中断话题,准备离开。

  “嗯,晚点再聊。”反正他们都在公司里,碰面的机会多得是。

  何书晏赶了过去,颜皓萸也转身去忙自己的事。

  这时,人在茶水间里的陶安洁想也不想,立刻追了出去。

  “皓萸姐!”

  她也不晓得自己为何喊住颜皓萸,她只是想做点什么,她不想再看到颜皓萸与何书晏那么亲密。

  “噢,安洁。”颜皓萸一回头看见是她,立刻绽开笑容。

  陶安洁停止前进,不发一语,定定地看着她。

  近来陶安洁经常用这种打量的眼神看着她,那眼神读不出不友善的气息,但却使人不自觉发毛,颜皓萸顿觉一股冷风从背脊窜起。

  “安洁,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
  陶安洁直望着她,咬紧苍白的唇,突然道:“我——跟书晏正在交往!”

  “咦?你跟书晏正在交往?”颜皓萸愣了愣,随即露出了大大的笑容,惊喜地说:“那真是太好了,恭喜你们!”

  这回换陶安洁愣住了。

  “你不生气吗?”她以为,颜皓萸也喜欢何书晏。

  “我为什么要生气?书晏是个很好的人,当然安洁你更棒,我觉得你们真的很合适,我很高兴你们在一起。”

  颜皓萸脸上没有半分虚假,笑容是那么真诚。她的真诚祝福,只显现出陶安洁的善妒与小心眼,这让陶安洁对自己的厌恶与责备更深了。

  “谢谢你,我……先回去上班了。”

  她再也无法面对颜皓萸——或是自己,于是又转身逃离茶水间。

  一整个早上,何书晏都有种奇怪的感觉。

  因为每回碰到颜皓萸,她都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他,很热烈、又很欣喜。

  他满头雾水,忍不住开口问:“怎么了?你为什么一直用那种眼神看我?”

  “恭喜你啰!”颜皓萸笑眯眯地道贺。

  她实在忍不住要恭贺他,她等这一天已经等很久了。

  认识他很久了,从没见过他身旁有亲密的红粉知己,他总是那样关心她、照顾她,她当然衷心期盼他身旁能有个亲爱的人相伴,如今得知好消息,她自然比谁都高兴。

  “恭喜我什么?”她的恭喜没头没脑的,让何书晏一头雾水。

  “恭喜你有女朋友了啊!”颜皓萸的笑容热烈又甜美,但却像针一样扎在何书晏的心上,她笑得愈真诚,他的心愈难受。

  “是安洁告诉你的?”不知为什么,何书晏心里有股难受的气。

  “是啊。”他看起来不是很开心,这让颜皓萸觉得有点奇怪。

  “怎么了?你不想让别人知道吗?你放心,我并没有告诉别人。”颜皓萸赶紧说道。

  “也不是那样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