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安琪 > 诈欺交易 >
十一


  当他回到家,踏进家门,看见缩在墙角哭泣的她,心里真是有如刀割般难受。

  或许他不爱她,但他是真的疼爱宠溺这个女孩,无论她做了什么,见她哭得不住颤抖,他真的很难受。

  “别哭了,我不怪你了,真的不怪你了,你别哭了。”擦干她的泪之后,他轻柔地拨开黏在她湿润脸颊上的发丝,认真地打量她。

  这好像是除了颜皓萸之外,他第一次这么专注地审视一个女孩。

  原来,她的眉眼、她的嘴唇、她的笑容、她的香气……

  他环住她的背,圈紧双臂,把属于她的柔软,缓缓地收拢。

  “对不起!刚才我不是有意骂你,现在我已经不生气了,希望你也别怪我,让我们重新开始,好吗?”

  望着她红肿茫然的眼,他好温柔地道。

  无论他们之间是怎么开始,事情又是真真假假、如何地变化,如今结果一样没有改变。

  他占有了她的纯真,他必须负责。

  接受她,让事情回到原点,是唯一的一条路。

  “重新开始……可以吗?”

  陶安洁双唇因哭泣而颤抖得几乎无法开口。

  “我是这样自私邪恶的女人,你真的肯原谅我,跟我在一起吗?”

  她好委屈、好可怜地问道。

  “你别这么说自己!方才是我不对,我不该说那样的话,现在我是真的想和你在一起。”

  他必须如此做,这是他欠她的。

  “真的……我真的可以吗?真的可以吗?”陶安洁几乎不敢相信他原谅了她,她高兴得想要飞到天上去。

  “嗯。让我们忘了过去所有的不愉快,重新开始吧。”

  他审视着她,缓缓低下头,吻住她的唇。

  “先前对不起,我太粗鲁了……还痛吗?”

  知道他问的是什么,陶安洁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。

  轻轻摇摇头,她将脸埋进他的胸膛里。

  “对不起,我会弥补你。”他再次吻她,大手轻柔地爱抚她。

  这一回,他温柔地爱她,直到她在他怀中呻吟颤抖。

  之后,他让她的头倾靠在自己胸口上,那重量不重,却让他的心口沉甸甸的。

  从今以后,她将是他永远也无法卸下的责任。

  永远也……

  摆脱不掉。

  她是他的女朋友。

  他们交往的事,并没有刻意隐瞒,然而一年过去了,却没人发现。

  一般的办公室恋情,是最容易曝光的,因为即使刻意想隐瞒,那炙热的眼神也藏不住。

  可是他们却和别人不同……

  陶安洁忧郁的眼,远远望着正与同事交谈的何书晏。

  他是个斯文英俊的男人,高大俊挺,笑容和善,眼神温暖,对谁都一样——包括她。

  是了,这就是问题的所在,他对她就像对其他人那样,并没有什么不同。

  上班时,不会特地找借口绕过来看看她,不会趁着没人注意时与她眼神交流,更不会抓住空档偷偷打电话给她,即使有说话的机会,语气也是公事上的口吻,连一个特别的深情凝视都没有。

  他现在对她,和交往前并没有太大不同。

  他曾对她说过,在工作场合里,他没办法对她另眼相看,因为他是主管,他有他的责任在身。

  她爱他、体谅他,从不要求他“公开表态”,但是当他下班之后的约会,也和上班时一样,是否透露某些令她难受的讯息?

  “你又在偷看课长了喔?”隔壁座位的小美将办公椅滑过来,好心地建议道:“既然你这么喜欢课长,干脆向他告白好了,省得一天到晚单相思。”

  同事好心的建议,却像在陶安洁的伤口上洒盐,让她更加难受。

  “不用了。”她牵强地笑笑,随即找了个借口离开座位。“我去洗手间。”

  进了洗手间,她站立在洗手台前,望着晶亮镜面中的自己,默默地端详着。

  进入公司一年多,她变了不少,原本俏丽的直发烫成了梦幻的波浪,学生时代只爱穿衬衫、牛仔裤的她,最近添购了许多美丽的洋装,当然,化妆的技术也更精进。

  她变漂亮了!身旁许多人都这么说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