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安琪 > 诈欺交易 >


  望着那张在人群中格外突出的秀丽容貌,陶安洁只觉得又羡慕又嫉妒。

  “安洁也很可爱啊。”何书晏一口饮尽最后的金黄酒液,起身走到她身旁。

  “啊?”陶安洁红着脸转头看他,这时才发现他已经在她身旁,而且眼中还闪着某种强烈的企图。

  火热的欲望、强烈的挣扎、无言的自责与痛苦……

  他眸中有许多她读不出的情绪,而那使她畏怯。

  “呃……我要回家了。”下意识的,她想逃。

  “别走。”他由身后抱住她。

  “今晚留下来。”

  “欸?!我……。”

  她的唇,很快被封住。

  “不行……”

  陶安洁急促喘息着,想逃,但又逃不了。

  他好像已将理智抽离,一改以往的温和,只剩强势的掠夺。

  事实上,他狂乱的眼神令她害怕,好像他所面对的不是她,而是一个不得不除去的强大敌人。

  “书晏,不……”陶安洁推拒着他逐渐压下的身躯,她知道再这么下去,她刻意想隐瞒的事实,将会提前曝光。

  “没有不,安洁,这对我们都好。”他凄凉地一笑,将她抗拒的双手,高举在头上。

  直到现在,他才恐惧地发现,自己真的无法爱她。

  无论他如何说服自己,他对她有此生摆脱不掉的责任,但他还是没办法真正爱上她。

  对她,是怜、是疼,但不是爱。

  但他已犯下大错,无法再回头了,他必须负起责任。

  他想,自己是在意识不清的情况下犯下大错,所以他毫无真实感,相信只要在他清醒时,让它再次发生,那么他就会逼自己忘掉那个他爱恋多年的女人。

  我必须这么做!他接近自暴自弃地催眠自己。

  “书晏,不要——啊!”当她察觉他的逼近,想要大声阻止时,一道尖锐的刺痛贯穿了她,让她哭喊出来。

  何书晏的动作当场僵住。

  他不是阅人无数的大情圣,但也没单纯到不知道女人的生理构造,方才他所破坏的,是毫无性经验的女人才会拥有的东西——但那是不可能的!

  他们早在尾牙宴当晚,就已经铸下大错,所以她再怎么样也不可能没有经验。

  然而——就在他慌忙抽身离开时,看见了血迹。

  感觉或许会骗人,但血淋淋的事实就在眼前,那是不可能骗人的。

  事实不会骗人,那么会骗人的就是——她!

  “这是怎么回事?!”他指着床单上的血迹,紧绷地质问。

  “我……”陶安洁拉紧床单遮掩自己的赤裸,面色苍白毫无血色。

  “你骗了我?你竟然骗我!”

  “不是,你听我说,我有试着告诉你……”她试图想解释,但他根本不肯听。

  “我不想听!你怎能这么做?”

  他怎么也想不到,自己当成妹妹般疼爱的女孩,竟用如此邪恶的心机算计他。

  他一直以为,她是个单纯天真的女孩,没想到在这张天真无邪的脸庞下,竟藏着那样可怕的自私心眼。

  她毁了他的幸福!

  即使一开始错误未曾造成,如今也成了铁的事实。

  他为了抢救踏进污泥里的一只脚,而让另一只脚也陷入污泥中,但却直到这时候才发现,原先那只脚其实是干净的。

  他并没有犯下什么错误,但这回——他却是真的犯下大错了!

  一抹绝望涌上心头,陶安洁,她毁了他继续爱颜皓萸的希望。

  倏然间,一股强烈的愤怒瞬间爆发,他以从未有过的强烈语气怒吼道:“你实在太可怕了,竟然如此设计我,我真是对你失望透顶!”

  “我——我不是故意的,我只是……喜欢你!”陶安洁哭喊着,道出自己从来不敢说出口的心意。

  “你喜欢我?”何书晏脸上的表情,只有震惊与讶异,毫无喜悦。

  “是的,我喜欢你……我以为只要不说出实情,任由你误会那晚我们发生了什么事,那么我就可以成为你的女朋友……我真的爱你啊!”

  “你爱我?”何书晏难以置信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