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安琪 > 诈欺交易 >


  “好!好!好!我说什么你都说好,连我随口胡诌想要买高价的珠宝,你也说好?我问你,到底是哪里好?!”

  “安洁?”何书晏惊讶地看着她,没想到她会突然发飙。“你喜欢那条项链不是吗?”

  他答应买那条亮晃晃的钻石项链给她,是因为她想要,这样不好吗?她为什么要生气?

  他完全不懂她的心情!陶安洁觉得好伤心。

  “你根本不在乎我,对吧?”最后,她找出了这个结论。“因为不在乎我,所以无论我说什么,你都会说好,哪怕我说要去寻死,你也会说好,对吧?”她哭着指控。

  “安洁,你在说什么呢?我怎么可能答应让你去寻死呢?”何书晏无奈地看着她,那包容的眼神,好像正看着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。

  “为什么你从来不多跟我说说话?偶尔拒绝我也可以啊!为什么你总要那样冷淡地对待我?”

  “我有跟你说话呀!”他好声好气地安抚道:“每天在公司里,我们不是都会交谈吗?我几时不跟你说话了呢?”

  “那只是公事上的往来!我们明明是一对恋人,却只有公事上的对话,这多可悲!”她哭着大嚷。

  “我们当然有其它的对话呀!”他更无奈地提醒道:“我们下班后不是也常一起出去吃饭吗?你忘了?”

  “每次都是我开口约你,你才会去的,没有任何一次是你主动开口的。”从来没有!

  这回,何书晏顿住了。

  过去他自己从没察觉这些小事,不过经她一提,似乎真是如此。

  只要她不开口,他就没想过要约她在外头碰面,或许是认为每天都会在公司见面,又何必多此一举在外见面呢?

  如此看来,的确是他的错。他明明说要负责,却又让她流泪,他真是混蛋。

  “对不起。”

  “不……没关系。反正,你本来就不需要对我负责……其实那天晚上……”她断断续续地低语,已经打算说出事实。

  “不!别这么说,是我的错,是我疏忽了。”他立刻在她额头上轻吻一下,轻声道歉。“是我的错,我会弥补你的。”

  明明是他对不起她,“欺负”了她,如今还冷漠对待她,他真的觉得很愧疚。

  他想,那是因为他的心里还挂记着另一个人,所以他下意识选择忽略安洁,好像这样,就可以让自己“欺负”了她的事实消失。

  但那是不可能消失的!

  他的罪恶与责任,将永远伴随着他,直到此生终了。

  一股巨石般沉重的压力,沉甸甸地压在他的心口上。

  这是他自作自受,怨不得人。他还想怎样呢?

  难道他还以为自己犯下的过错会消失,事情能再回到发生大错的那一天吗?

  不!他必须做些什么,好让自己断念。

  于是,他下定决心似的,开口道:“安洁,去我家吧!”

  “你家好干净喔!”

  来到何书晏的家,陶安洁充满兴致地参观着。

  他家里的摆设跟他给人的感觉一样,干干净净、充满书卷味。

  这是她第一次来呢!

  想到自己终于踏入他家,彷佛他们的关系又更往前跨进一步,她忍不住暗自雀跃。

  “谢谢。”何书晏将汽车钥匙放在鞋柜上,招呼道:“要不要喝点什么?”

  “好啊。谢谢你!”她朝他笑笑。

  “别客气。”

  何书晏走进厨房,没一会儿端出两杯加了冰块的香槟。

  今晚他需要这个。

  大致参观完客厅的摆设,陶安洁回到沙发,乖乖啜饮甜美的香槟。

  “哇,这是你以前的照片啊?”她眼尖地看见一旁的柜子上,摆了几个相框,她好奇地上前一看,是学生时代的他和——

  “这是皓萸吧?”她指着以前公司旅游的团体照里,站在他身旁那张清丽的脸孔,手指微微颤抖着。

  “嗯,是啊。”她所指的,正是他视线最常停驻的地方。

  当初会放这张照片,是因为这是他所拥有的唯一一张颜皓萸的照片。

  心头阴霾笼罩,喝完了一杯香槟,他又再添了一杯。

  “她真漂亮,从以前就这么美丽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