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安琪 > 诈欺交易 >


  这太甜美的梦,让她不愿醒来,于是她更是紧闭双唇,不愿说出事情的真相。

  虽然隐瞒事实,欺骗何书晏,让自己成为他的女朋友,使得陶安洁有着强烈的罪恶感,但,却有更强烈的喜悦掩盖这一切。

  任何人在爱情这方面,都是自私的。她是错了,但并非罪无可逭,于是她认为自己的谎言是可以被谅解的!

  在短暂的心虚之后,她开始享受恋爱的喜悦。

  “书晏,等会儿我想去买一些工作上要用的参考书籍,你可以陪我去,帮我挑选吗?”

  快下班的时候,她到何书晏的办公室里,软软甜甜地抛下请托。

  打从那晚之后,两人私下相处时她就不再喊他课长,像要刻意与过去划清界线似的,她和所有的恋人一样,甜腻腻地喊着对方的名字。

  “好。”

  “那明天晚上也陪我好吗?我们去吃饭看电影——”

  “不好意思,明天要开主管会议,可能会开到很晚,大概没办法准时下班,改天再去好吗?对不起!”

  基于对她的歉疚,她的请求,何书晏几乎从不拒绝,偶尔因为公事无法应允,他也会不断道歉。

  她喜欢他宠她,但是不喜欢他这样,好像拒绝她的要求,便是天大的罪过。

  “你干嘛道歉?你要开会,又不是故意不陪我去,我根本不会怪你啊。”

  “你说得对,对不起。”

  又道歉了!陶安洁不想跟他吵架,翻翻白眼,决定把不愉快的事抛到脑后。

  “那今晚我们顺便去吃饭好吗?书店街附近新开了一间小馆子,生意很好,听说很好吃呢。”

  “好。”何书晏的回答仍是这个字。

  “你看来一点也不开心嘛。”陶安洁抱怨。

  “我很期待啊。”何书晏微微一笑,实在看不出他有任何勉强,但是真的也不像很开心、很期待的样子,陶安洁咕哝几句,也拿他没辙。

  回到座位,陶安洁脸上挂着笑,彷佛要说服自己她很开心。但,她的心情是沉重的。

  她对自己利用他的责任感、勒索他的爱,充满了愧疚感,除此之外,还有他千篇一律,始终没有任何喜怒哀乐的回答,也让她郁闷。

  他像一台机器,不管她按下任何按键,他必定会有响应,但她却感觉不到他的热诚与他的心。

  不过她不在乎!只要他在她身旁就好。

  只要她不断付出,终有一天他一定会被她感动的。

  她如此坚信。

  他不爱她没关系,只要她爱他就好了。

  陶安洁一直这么认为。但是她错估了自己的容忍度,“交往”愈久,她愈来愈难以忍受他制式化的态度。

  “猜猜我是谁。”

  何书晏下班走出公司,忽然有双顽皮的小手,从后头捂住他的双眼。

  “安洁。”他有些无奈地拉下她的手,转头看她。

  “你不是早下班了吗?怎么还没回家?”

  “我在等你呀。人家今天不想回家对着电视发愣,我想跟你一起去吃饭、去逛街、看夜景。今晚你陪我好不好?”她可爱地眨着眼撒娇道。

  “好。”他依然没有第二句话,立即答应。

  这时,陶安洁心里窜过一丝不满。

  他就不能偶尔说说“不要吧,今晚我不想吃外面”或是“我们回家自己煮比较好”吗?

  在餐厅里吃过晚饭,陶安洁提议去附近的百货公司逛街,何书晏不喜欢逛街,但依然说好。

  走在明亮整洁的专柜之间,陶安洁知道他没什么兴趣,却刻意拖拖拉拉,假装对每样东西都感兴趣,慢吞吞地东看西瞧,挑战他的耐性。

  不但如此,还很过分地一下子要他当男佣帮忙提所有东西,一下子又要他跑腿去买果汁、点心。

  而无论她说了什么,他的回答永远只有一个——好。

  原本会让所有女人喜悦的一个字,听久了却渐渐变得刺耳。

  这句“好”的背后,其实隐藏着另一种形式的冷淡吧?而那冷淡,就是因为不在乎。

  因为满不在乎,所以他根本不介意她说了什么吧?

  她咬咬唇,随手指着玻璃柜里一条闪闪发亮的项链,故意说:“你看,这条钻石项链好漂亮,我很喜欢耶,你买给我好不好?”

  “好。”何书晏几乎是只瞧了一眼,就点头说好。

  这一回,终于让她情绪崩溃了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