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安琪 > 诈欺交易 >


  陶安洁垂着头,无法抬起来,因为她满脸都是泪,不好意思让他看见。

  “傻丫头,别再哭了。赶快把那个没眼光的男人忘了,你很快会再遇到更好的对象。”

  “我不要……我不要把他忘记……我不要……”她拚命抹泪,哭得抽抽噎噎。

  他对她这样温柔,教她怎么忘得了他?

  她不要忘了他嘛!不要——

  “唉!”

  他不自觉叹了口气,更用力地揉揉她的头,轻骂道:“真是傻瓜!”

  和他一样。

  都是傻瓜!

  原本曾有一丝退却的陶安洁,在那天过后,反而改变心意,决定要爱他到底。

  反正她也无法忘记他,那又何必强逼自己遗忘呢?

  逼自己忘了他,并没有让她比较快乐,反而使她陷入更大的痛苦中。

  所以她想开了,她要在自己还能爱的时候,努力的爱他,并且在能让自己快乐的时候,尽量快乐。

  于是她又恢复了乐观的天性,开朗地面对未来。

  秋去冬来,忙碌的日子匆匆流逝,时序接近年底,因为年终结算,还有一整年的工作得做个了结,公司里每个人都忙得焦头烂额,当然陶安洁也不例外,她一直忙到尾牙当天,还在公司里加班。

  今年公司获利不少,所以在市区的知名大饭店举办尾牙宴,犒赏辛苦一年的员工们。

  看看距离开席的时间只剩半小时,陶安洁赶紧冲往洗手间补妆,准备去参加尾牙宴。

  对着镜子抹上粉色的口红,打量身上的小洋装跟马靴,望着镜子里朝气蓬勃的自己,满意地露出笑容。

  她今天可是特地装扮过了哟,不知道何书晏会不会说什么呢?嘻嘻。

  奔出洗手间,抓起挂在椅背上的牛仔外套披上,她火速杀到饭店去。

  一路赶往公车站时,眼尖地发现何书晏的车从前方驶来。

  她露出惊喜的笑容,以为他是发现她还没到,特地来接她的。

  “课长——”她高兴地举起手,正要呼喊他时,车子忽然在前方很远的地方停了下来。

  “咦?”她看见他按下车窗,正在招呼颜皓萸上车的样子。

  她这时才知道,原来颜皓萸一直走在她的前头,只是她没留意到。

  原来他是来接颜皓萸的,不是她!

  她难堪地立即收回高举的手,深怕被人发现。

  颜皓萸上了车,何书晏很快将车开走,刚才原本还满心欢喜准备去参加尾牙宴的陶安洁,整颗心坠入了谷底。

  不知打哪陡然一阵寒风刮起,她不由自主地瑟缩起身子。

  天,真的变冷了。

  在对尾牙宴不抱任何期待的情况下,陶安洁慢吞吞地到达饭店时,尾牙宴已经开始进行了。

  台上的主持人妙语如珠地进行各项娱乐节目,台下的员工们则是开怀地享用桌上的美食,看到陶安洁姗姗来迟,纷纷惊讶地问:

  “安洁,你怎么这么晚来?”

  “没什么啦,只是有点迷路。”

  “迷路?安洁,你连吃顿尾牙都会迷路吗?你平常也没这么路痴的嘛!”

  大家全笑着调侃她,陶安洁也不以为忤,只是淡淡地笑笑,便找了个空位置坐下。

  坐定之后,习惯性地搜寻何书晏的身影,这时才发现他并不在这里。

  “咦,课长呢?”难道他去和其它主管一起坐了?

  “啊!对了,安洁你没遇到课长吗?”

  “没有啊!怎么了?”

  大家这时才说:“刚才你迟迟没到,课长因为担心你,到外头去等你了。他不知道你来了,现在可能还在外面呢。”

  “什么?课长他……到外头去等我了?”

  抑止不住的笑容,跃上陶安洁的嘴角。

  他——还是关心她的!

  或许比不上对颜皓萸的全心付出,但只要他心里记挂着她就好了。

  “我去找他。”陶安洁才刚坐下,立即又起身想往外冲。

  这时,何书晏回来了。

  “安洁,你到了?真是太好了!我好担心你,不知道你是不是迷路,还是发生什么意外了。”他松了好大一口气。

  “我没事的,课长,抱歉让你担心了。”陶安洁是真的感到抱歉,如果早知道这样,她会快点来。

  “不要紧,人来就好,坐下来吃东西吧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