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安琪 > 初恋风暴 >


  何心蓶茫然望着唐君恺,发现这回,自己连谎言都说不出来。

  “我……我该进去了。”她逃避地拉开车门,转身下车。

  下车之后,她挤出微笑,朝坐在驾驶座的唐君恺道:“唐大哥,谢谢你送我回来!另外,麻烦你替我告诉干爹和干妈一声,这个周末我会回去探望他们。”

  “没问题,我会转达的。他们一定很高兴!”

  “那──晚安了。”

  “晚安!”

  目送唐君恺的银色宾士轿车离去,何心蓶才转身走进公寓。

  稍后──

  沐浴过后的何心蓶坐在床上,怀里塞着柔软的枕头,双手抱膝,迷蒙的双眼愣愣地望着前方,思绪已不知神游到哪里去了。

  想起刚才偶然遇到齐洛的事,她的一颗心还剧烈跳动着,激荡不已。

  没想到台北这么大,已分手四年的他们,居然还会有碰面的一天!

  她很清楚,自己尚未忘记他……

  不!应该说,她从未打算忘了他。

  即使他们分手了,但与他的那段恋情,仍是她此生最难忘的回忆。

  想起第一次相遇的那一天,何心蓶不禁眯起眼,露出一抹甜蜜的微笑。

  那年,她刚从南部到台北念书,是中文系的新鲜人,傻呼呼的,什么都不懂。

  记得那天……

  九月底,位于亚热带的岛国台湾,气温依然高得吓人,燠热的天气持续不断,叫人直呼受不了。

  何心蓶站在站牌下,和一群挥汗如雨的学生一起等公车,好不容易公车来了,大伙儿全部一窝蜂的往上冲,想赶快上车吹凉凉的冷气。

  她挤不过大家,只好乖乖退到后头,让别人先上车。

  好不容易轮到她上车了,她赶紧从书袋里取出钱包,准备拿出零钱投进投币箱里。

  然而当她打开小钱包时,却发现里头只剩下几个一元铜板,除此之外,没有其他零钱。

  她立刻慌了,连忙又翻找口袋、书袋等地方,还是凑不足应付的金额。

  最惨的是,她的钱包里只剩下一张千元大钞,连一百元都没有。

  难不成要她投一千元?

  她心疼的捏着钱包,舍不得投一千元,但又拿不出应付的零钱,一脸为难的杵在投币箱前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  “快一点,我要开车了!你到底有没有钱投哪?”

  司机不耐烦的催促,许多双带着看热闹的眼光,也从四面八方向她投来,她又羞又窘,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。

  这时候──从她后方伸出一只骨节分明的男性大手,投了几个十元铜板。

  “司机先生,我替她投钱了。”那男孩用好听的声音说道。

  司机嘀咕了几声,才关上车门开车。

  何心蓶惊讶转过头,发现后方站着一个男孩,身材极高、戴着墨镜与鸭舌帽,样貌与打扮都相当出色。

  “不必担心,我替你投钱了!”那男孩说完,转身走向车厢的后半部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