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艾蜜莉 > 前夫前妻再来电 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他说喜欢她性感的锁骨,喜欢她优美的肩膀线条,喜欢看她穿露肩的洋装……

  然而,令她心碎的是,这些情话只是哄骗她上当的谎言。

  “难道有很多男人买洋装给你吗?”他微愠,隐隐带着责备之意。

  他末曾费心地讨好过一个女生,还以为那晚对两人来说有着特别的意义,没想到她竟忘得一干二净。

  “不关你的事。”她赌气地说,撇开脸。

  “该不会这件洋装是梁哲修送你的吧?”他沉下俊脸,质问道。

  韦以粲立即联想到上星期在会议室发生的事,该不会她已经接受了他的追求?

  一把无名怒火蓦地窜上他的胸臆间,焚烧着他的理智。

  “韦以粲!”她瞪着他,一阵强烈的愤恨涌上心田,对他无礼的指责感到不满。

  她娇悍地推开他,毫不在乎自己的举动惹来周遭人群的瞩目,快步地离开舞池,想找个安静的地方透透气。

  韦以粲见状,旋即跟上,两人来到宴会厅外的露台上。

  “回答我的问题。”他霸道地箝住她的手臂,强迫她迎视他。

  “韦先生,请问你现在是用什么身份来质问我呢?”她好强地昂起下鄂,火气也跟着冒上来了。

  她不想追究他在梁哲修面前提及过往的事有多令她难堪,也不想去指责他和胡凯琳联袂出现在酒会的画面对她有多残忍。

  因为,从她签下离婚协议书的那一刻起,他们就成了陌路人,她的苦痛、她的愤怒、她的不甘心,她所有的情绪都与他无关!

  “记住,我们离婚了,我不在你的管辖范围内!”她瞅着他,警告道。

  “谁说你不在我的管辖范围之内?”他随口胡扯了一个牵强的借口。“我正在和‘蓝天’谈并购计划,谁知道你会不会因为和梁哲修过从甚密,进而释放出一些不对等的讯息,影响我的出价——”

  她生气地制止他的指控。“韦以粲!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和胡凯琳一样,公私不分吗?”

  “我跟胡凯琳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,她刚接任公关主任的职位,需要一点成绩,我只是做个顺水人情。”他解释道。

  “你还真是有情有义。”她语气酸酸地说。

  “你在吃醋?”他的眼睛为之一亮。

  “你想太多了!”她娇声反驳,严肃地训起他。“还有,我跟梁哲修之间并没有不可告人的关系,如果你质疑我的能力和人格,认为我会偏袒‘蓝天’,那你随时可以撤换掉我,又或者等于开衡销假回来再协助你着手进行这个案子。”

  “对不起……”他意识到自己说得太过火了。

  “韦大少,把你的道歉留给其他人,我承受不起。”她忍不住冷嘲热讽,旋即转身想走出露台,不想和他在无意义的话题上浪费唇舌。

  “我都道歉了你还想怎样?”他箍住她的手臂,利用身材的优势胁迫性地靠近她,低垂的视线恰好对上她明媚的五官,两扇浓密的睫毛如蝶翼般轻轻颤动着,微启的樱唇张口欲辨,宛若是甜蜜的邀约。

  “我一点都不稀罕你的道歉——”她倔强地说。

  他不假思索地俯身,吻住她倔强的唇。

  她微愕,未竟的言语全都消融在他的唇间。

  她试着想推开他坚实如铁的身躯,无奈男女先天体型上的差距,让她彻底被囚困在他的胸膛中。

  韦以粲扣住她柳腰的手臂微微使劲,让两人的身躯亲密地贴靠在一起,霸道地吻住她的唇,执拗的舌头探入她的唇齿间,坚决地撬开她紧闭的牙齿,重重地吻住她。

  她愈是挣扎,他就愈加蛮横,一次比一次更加坚决,直到她屈服在他的热情之下为止。

  他的舌热辣辣地探入她的唇中,纠缠着她的甜蜜,炽热阳刚的男性气息扑进她的口鼻,唤醒了她的感官,教她情难自禁地沉沦在他绵密浓烈的拥吻里。

  他的吻炽热得让她几乎快喘不过气来,全身虚软地贴靠在他的身上,双手像有意识般攀住他的颈项。

  她的唇仿佛是一把甜蜜的钥匙,开启了他的记忆,一股深邃的热情弥漫在他的心间。

  此时,韦以粲终于明白为什么每次只要她出现在他的附近,他的知觉就会敏锐地锁定在她的位置。

  为什么遇上她,他的脾气和理智就会失控?

  原来,经过了这些年,他还是忘不了她。

  他仍旧想要她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