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艾蜜莉 > 前夫前妻再来电 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四


  当初曦真怀孕时,他旋即开口求婚,她说要“考虑一下”,没想到这一下竟是一年半!

  将近五百多个日子,他都过着“没名没分”的生活,求婚的次数比国父革命历程还要坎坷。

  这一回,他只好使出苦肉计,动之以情,抱着儿子上演“千里追母”的戏码。

  “我只是去香港出差三天而已,你带着廷廷来干嘛?”她忍不住柔训道。

  “那就让我们父子俩陪你出差嘛!”他委屈的表情活脱脱像个深闺怨“夫”。

  “我是去谈公事,又不是去观光,你们来干嘛啦!”她拒绝他的提议。

  怀孕后没多久,她就办理留职停薪,专心在家待产,现在才刚复职不到一个月,就带着两个“拖油瓶”出差洽公,成何体统?

  “那二选一。”他狡猾地提出要求。

  “什么二选一?”她摸摸儿子粉嫩嫩的圆脸。

  “第一,让我跟儿子陪你出差。”

  “休想。”她不假思索地拒绝。

  “第二,嫁给我。”他墨黑的眼眸闪过一丝狡黠的凛光,甜蜜地威胁道。

  “韦以粲,你这样算求婚吗?”她柔柔地瞪了他一眼。

  这男人愈来愈没诚意了!

  “这一年多以来,我求婚不下三十次了,什么鲜花、钻戒、包下餐厅、亲自下厨爱的晚餐等等……”他一一细数使用过的求婚招式,只差没登报求婚。

  “喔。”她轻哼一声后,继续逗着儿子,不理会他抗议的表情。

  其实她也不是故意拒绝韦以粲的求婚,只是觉得维持现况也还不错,两人同屋而居、同床而枕,又有个可爱的小廷廷来凑热闹,在她心中这已经就是甜蜜家庭了,所以也就不再执着那张婚事上。

  “你再不答应,我就登报求婚咯!”韦以粲的求婚招数都快使尽了。

  “如果你想永远让我当你的前妻,就尽管登报吧!”她一副无所谓的表情,继续跟怀里的儿子玩耍。

  韦以粲垮下俊脸,再度出现“怨夫”的表情。

  机场里,传来催促前往香港旅客登机的广播声,唏真连忙将儿子塞进韦以粲的怀里。

  “乖,快点带儿子回家去,三天后记得来机场接我回家喔!”曦真叮咛道。

  韦以粲无奈地接过儿子。

  “小廷廷,乖乖听爸爸的话,妈咪三天后就回来,不准给爸爸惹麻烦喔!”曦真摸摸儿子的头,在他粉嫩嫩的脸颊印上一个吻。

  “噎~~牙~~”小男婴仿佛听懂妈妈的话,发出牙牙的声音。

  “等会儿开车小心一点喔!”曦真飞快地在他嘴上轻啄一下后,拎着行李,匆匆进入登机门。

  “拜拜……”韦以粲抱着儿子,依恋不舍地挥手道别。

  唉!

  求婚尚未成功,前夫仍需要努力。

  数日后

  夜幕低垂,月光溜过窗帷,洒落了一片浪漫的光圈。

  昏暗的卧室内,传出一阵阵甜蜜的喘息声,柔软的大床上,他俯下身,沿着她敏感的颈侧落下无数个细碎的吻。

  汪曦真抚着他泛着光泽的肩线,以及弧线优美的后背线条,最后情难自禁地拱身贴身他,修长的美腿圈住他结实的侧腰。

  在情欲激涌处,两人亲密的结合,犹如两头甜蜜撞击的野兽,耽溺在原始的欢愉中。

  她感觉到他抵进她体内最深处的地方,盈满了她的空虚,她忍不住逸出一声声愉快的叹息,圈抱着他结实的背,与他漫漫飞行到云端,享受着极致的快乐。

  在每一次缠绵中,她总能清晰地感受到他浓烈的情感,他的出现弥补了她生命中的缺憾。

  他们拥抱,他们合而为一。

  他让她感受到自己不再是孤单的,而是被宠溺、被疼爱的……

  激情过后,韦以粲环抱着她,喘息着,脸上晕着满足的笑容。

  她的额头抵靠着他的腋窝,倾听着他略显急促的心跳声,忍不住将脸贴向他的胸膛,亲吻他心脏的地方。

  韦以粲半坐起身体,捻开床头的灯,捞起脱放在地板上的长裤,从口袋里取出皮夹,掏了几张钞票放在她的枕头上。

  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他突兀的举止,惹来汪曦真的抗议。

  做完爱后,他竟然在她的床头放钞票,那岂不是把她当作是……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