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艾蜜莉 > 前夫前妻再来电 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五


  她穿着一袭淡粉色的小礼服,忙碌地周旋在亲友中帮忙拍照。

  此时,订婚仪式刚刚结束,一群人正由包厢里走出来,准备转移到喜宴餐厅。

  “小曦!”韦以粲站在走廊上,出声叫住她。

  曦真怔住,望着韦以粲,表情有点不自然,低声地说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“我想你爸妈难得回台湾一趟,所以想趁着这个空挡来拜访他们。”韦以粲眼神诚恳地凝望着她。

  仔细回想起来,两人在美国仓促地结了婚,又太快离婚,他根本来不及好好认识她的家人。

  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好好拜访她的双亲,让她感受到他想复合的诚意。

  “今天我们很忙——”她委婉地找借口拒绝。

  “曦真,我不是叫你帮忙把那些礼盒搬上车吗?你还站在这里干么?叫你做点事也拖拖拉拉的!”汪母严肃地低训着,丝毫没有顾及曦真的颜面。

  “妈,我马上去弄。”曦真卑微地垂下脸,连抬眸迎视韦以粲的勇气也没有。

  “伯母,您好,我叫韦以粲,是曦真的朋友,我可以帮你们把东西搬上车。”韦以粲热络地自我介绍。

  汪母调了调脸上的眼镜,看也不看韦以粲一眼,继续劈头训斥道:“今天是你弟弟的订婚宴,叫你来帮个忙就这么不情愿吗?想跟朋友赴约就去啊!”

  曦真委屈地咬着唇,没有搭腔。

  “伯母,事情不是这样的——”韦以粲试着想解释。

  “好了好了,今天是凯轩订婚的日子,你就少念几句。喜宴快开始了,我们进去吧,那些礼盒我已经叫凯轩的朋友搬上车了。”汪父缓和妻子的怒气,打圆场道。

  “我很忙,你回去吧。”曦真丢下话后,快步跟在双亲的身后离开。

  韦以粲僵立在走廊上,看着汪家亲友们一一走进宴客厅。

  不明白。

  韦以粲望着眼前这一幕,心里充满各种疑问与困惑。

  他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她,与平日自信优雅的模样判若两人,满脸惶恐,仿佛是个做错事的小孩,默默地接受她母亲情绪化的斥责。

  而汪母的态度也令他不解,她的眼色严厉淡漠,完全没有母亲对女儿慈爱温情的一面。

  难道是因为传统家庭重男轻女的关系吗?

  现在回想起来,他才发现自己对她的了解少得可怜。

  除了她叫汪曦真之外,其余的一切全然陌生。

  他不知道她来自什么样的家庭,又为什么十三岁就出国当小留学生?

  她鲜少提及自己的家,他也就没有追问过。

  ……他连她曾被胡凯琳欺凌过的事也不知道。

  忽然发现,他是个很失职的丈夫,连自己的妻子曾经经历过的伤痛与委屈,他都不明白。

  究竟她心底还埋藏着多少伤痕与秘密?

  是不是那道最深、最痛的伤疤,是他留给她的?

  他走到长廊的一隅,默默地等待喜宴的结束。

  从这个角度望去,恰好可以见到曦真坐在旁边,喜宴上闹哄哄的,大伙儿不断地互相敬酒寒暄。

  好不容易,一个半小时过去,按照传统习俗,男方必须在喜宴还未进行到尾声时,现行离去。

  韦以粲瞧见汪家的长辈一起身,步出喜宴包厢,突地,一个小男孩手里抓着气球,扑撞到曦真的跟前。

  “小心一点。”曦真及时扶住顽皮的小男孩。

  “谢谢,阿姨。”小男孩张着一口缺了两颗门牙的嘴巴,甜甜一笑。

  “不客气。”曦真宠溺地摸摸小男孩的脸。

  “阿姨,掰掰。”小男孩站在门口,朝着曦真挥挥手。

  “掰掰。”曦真下意识地说。

  “不能说再见啦!”一位发色斑白的老奶奶连忙拉下小男孩的手,凛声制止。

  语音方落,走在前方的汪母转过身,回给她一记谴责性的冷眸。

  曦真怔了怔,自责地捂住嘴唇。没有人跟她说过,参加订婚喜宴,离席时不能跟大家道别。

  出了饭店大厅后,屋外大雨滂沱。

  一票亲友拎着一袋一袋的喜饼,站在门口,等着司机过来接他们。

  汪母顾不得大庭广众,扬起手,一个热辣辣的巴掌就甩上曦真的脸庞。

  “啪!”

  “你是什么意思?明明告诉你,不能说再见,你还说!你是要你弟弟结几次婚?就这么爱给我找麻烦是不是?”汪母气得浑身发颤。

  “对不起,我不知道……”曦真试着想澄清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