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艾蜜莉 > 前夫前妻再来电 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八


  他注意到她的身体紧绷着,神态冷傲,与方才巧笑倩兮的模样判若两人。

  “因为我们之间的游戏结束了。”她沉下娇颜,声音冷得没有一丝温度。

  她要在他愚弄自己之前,先甩了他。

  因为爱上他,所以给了他伤害自己的权利。

  这一次,她不会再傻傻地动情,不会再陷入他的圈套里,他们之间就到此为止,就当她是酒后乱性吧……

  “什么游戏?”他一脸恍惚,不明白为什么才几分钟的光景,她又像个刺谓般与他针锋相对。

  “一夜情的游戏。”她掰开他的双手,离开他的怀抱,走到贵妃椅旁,将衣服塞进纸袋里,捡拾起掉落在地毯上的小提包。

  “什么叫一夜情的游戏?”韦以粲走到她的身边,箍住她的皓腕,微眯起黑蛑,审视着她冷傲的娇颜。

  “你说呢?”她倔强地瞪着他,不答反问。

  “难道你没有一点想回到我身边的意思吗?”他全身的肌肉紧绷,满腔的热情褪去,仅剩迷惑与愤怒。

  “如果我想回到你的身边,当初就不会跟你离婚了。”她压抑住内心的苦痛,目光锐利地瞪他。

  “昨晚……”他的声音梗在喉间,不晓得该如何说下去。

  昨晚的一切是那般的美好,她毫无保留地回应他的热情,一次又一次地带给他极致的欢愉与惊喜。

  “我喝多了。”她随口掰了藉口。

  酒精成为两人放荡缠绵的理由。

  “你喝多了?”他眼底蕴起怒意,没想到她从激情到退却只需要几分钟的时间。

  “对啊!”她使劲地甩开他的手,柔柔被握红了的手腕。

  “难道昨晚的一切对你一点意义都没有吗?”他绷着脸,不死心的质问。

  一早,他费心地下楼替她挑选衣物,吩咐厨房张罗她爱吃的早餐,想制造浪漫的惊喜,想让她知道自己有多在乎她,而她呢?却把这一切当作是一夜情?

  “没有。”她口是心非。

  “昨晚你说你要我……”他气得胸口急遽起伏,眼底掠过一抹受伤的神色。

  “就……大家各取所需嘛!”她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,但内心却苦痛地揪紧。

  她不断地在心底告诉自己,不能动情,不能再陷入他和胡凯琳的打赌圈套里了。

  碎了一次的心还可以补缀起来,但再碎第二次呢?她还能好好的吗?

  第一次爱上他,他就已经夺走了她爱人的能力。

  那倘若第二次爱上他呢?她还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呢?

  “各取所需?”气愤和不屑写满他的眼角,难以置信她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。

  她真狠!

  比三年前还要狠!

  他真是个傻瓜,明知道这女人是蛇蝎,是有毒的,沾惹不得,他为什么还对她抱持着一丝期待呢?

  “是。”她从唇缝里迸出话来,两人倔强的目光对峙,谁也不肯先屈服。

  “还满意我的服务吗?”他的眉眼纠结成愤怒的线条,嘲讽地说。

  “非常满意。”她赌气地说。

  “我也很喜欢你昨晚的表现,果然换了个身份,从妻子变成一夜情的对象后,相处起来的感觉完全不同。”他漾出轻浮的笑意,毫不留情地重挫她骄傲的自尊。

  两人到底相爱过,他太清楚她的弱点,他要刺伤她,他要让这女人尝尝什么叫痛的感觉!

  她怔了半秒钟,眼底闪过一丝难堪的痛楚。

  “谢谢你的洋装。”她深吸口气,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,佯装对他的话毫无感觉。

  “不客气。”他顿了顿,又继续说道:“反正我很常送衣服给女伴……原来你也跟她们一样,这么容易讨好取悦。”

  他的话犹如钢针般,钉刺住她的心,教她既痛苦,又愤怒。

  她双手抡紧拳头,隐忍着想脱下它的冲动,望着他冷厉的俊脸,故意挤出一抹风情万种的媚笑。

  “为了答谢你昨晚的服务,这些是我的一点心意。”她把小包包里的钞票全都掏了出来,放在茶几上。

  “你!”韦以粲气得说不出话来,瞥见桌面上那几张纸张,表情十分难堪,犹如当然被甩了一个耳刮子。

  这女人是把他当成什么了?

  泄欲工具?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