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艾蜜莉 > 前夫前妻再来电 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七


  他曾经气过胡凯琳,为什么将打赌的事告诉曦真。

  但他又没有办法真的对胡凯琳发脾气,毕竟打赌说要追曦真的事,是他主动参与的,也是他对游戏太过认真,爱惨了她,他没有理由去怨怼大伙儿的嬉闹。

  “我还以为你会见色忘友,有了前妻就忘了挚友呢!”胡凯琳酸酸地调侃道。

  “想太多了,我先挂了。”他轻笑带过,匆匆结束两人的谈话。

  当汪曦真听见韦以粲用一种很熟稔的声音叫着胡凯琳的名字时,她整个人犹如坠入冰层里。

  她怎么会那么天真地以为两人真的能重新开始呢?

  如果可以重新来过,当初她又何必选择结束呢?

  她眼角的余光瞥向书房的方向,压抑住想窃听两人对话的冲动,任凭猜忌如蚂蚁般一寸一寸地啃噬着她的心。

  她的胸口再度泛起痛意,不断揣想着韦以粲和胡凯琳的对话。

  他们该不会又想玩什么打赌的游戏吧?

  她又是游戏的一部分吗?

  打赌她会不会第二次爱上韦以粲吗?

  昨晚的激情和现在的浪漫,也是让她沦陷的圈套吗?

  他们是不是私下在嘲笑她的愚蠢,只要一个吻,她又屈服在他的热情中……

  她气恼自己的软弱,更恨他的恶劣。

  她不会给韦以粲再一次伤害自己的机会!

  方才的满腔柔情早已消失殆尽,仅剩愤怒和恨意。

  汪曦真站起身,拿起在沙发上的购物提袋,走回房间。

  她褪去身上的浴袍,换上他为她挑选的贴身衣物和洋装。

  深紫色的大V领洋装,露出劲肩的线条,白皙的劲项还留着昨晚欢情过后的痕迹,一个又一个深深浅浅的吻痕,仿佛在嘲笑她的堕落与天真。

  她双手抅到背后,一寸一寸地将腰际的拉链往上拉,但拉到背部时,却卡住不动了。

  “Shit!”她气恼地轻啐一声,又是一阵蛮力的拉扯。

  “我帮你。”韦以粲推开虚掩的房门,走了进来。

  结束通话后,他在起居室见不到她的踪影,旋即来到卧室,恰巧撞见这一幕美丽的风景。

  光想到他亲自替她挑选的蕾丝胸衣亲密地包裹住她诱人的,缎面洋装紧贴着她的每一寸肌肤,就再次挑动他体内那份野蛮的欲望,身体又狠狠地亢奋了起来。

  他目光炽热,透过镜面端视着她性感的身段,凑近她的耳畔,低喃道:“果然露肩的洋装很适合你……”

  他轻轻地将一个吻落在她的肩上,对自己的好眼光感到满意。

  深紫色的缎面面料将她的皮肤衬得更加白皙,水嫩如丝,他温热的大手忍不住抚上她背部的肌肤,轻扯开陷入拉链夹缝里的布料,紧接着,俯下身,用唇齿咬住拉链,一寸一寸往上拉。

  他的唇有意无意的摩挲着她背部的肌肤,慢条斯理地诱惑着她。

  她浓密的眼睫下,目光极为冰冷,凝视着他挑逗的动作,任由他从背后搂住她,双手圈抱在她的腰间。

  “今天哪里都不要去,留下来陪我好吗?”他搂紧她,凑近她耳畔低语。

  她的背部抵靠在他的胸膛前,两人的身体亲密地熨帖着,她能明显感受到他下腹间情动的欲望,更明白他话里暧昧的暗示。

  他到底当她是什么?

  打赌游戏里的猎物吗?

  还是寂寞时暖床的玩物呢?

  她的心底升起一股对他的憎恨,眼神很轻很寒地瞪着镜中的他,红润的嘴角勾起一抹似是嘲讽、又似调侃的笑容,说道:“恐怕不行喔!”

  “为什么?”韦以粲扬眸盯视着她。

  两人的视线在镜中相凝,却怀着不同的心事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