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艾蜜莉 > 前夫前妻再来电 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六


  一阵清脆的敲门声响起,韦以粲起身,走到玄关,打开门。

  曦真偏过脸,恰好对上站在门口的梁哲修,两人对看了几秒钟。

  “请进。”韦以粲大方地侧身让他进屋,颇有几分宣示“主权”的意味。

  他刻意要让梁哲修见到两人共进早餐的画面,企图断绝他对她的非分之想。

  这一幕,让韦以粲和汪曦真的关系不言而喻,再笨的人也晓得发生了什么事。

  “执行长,汪小姐,早安。”梁哲修瞅看了两人,打了声招呼。

  “梁总,早安。”曦真硬着头皮,勉强挤出笑容来,糗得想挖个地洞钻进去,再也不想出来见人了。

  “执行长,这是你昨晚要的资料,我已经整理出来了。”梁哲修将手中的资料袋递给韦以粲,斯文的脸上藏不住熬夜的疲惫。

  当韦以粲用公事为由绊住他,不让他赴汪曦真的约时,他就明白这对“离婚夫妻”不单纯。

  所以他传了封简讯到她的手机里,识相地不去打扰两人“重修旧好”。

  “谢谢。”韦以粲收下资料袋,随手搁置在茶几上,又说道:“梁总,我和汪小姐有些公事要讨论,今天的分店考察和简报会议就先取消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梁哲修温尔一笑。“那你们慢慢忙,我先告辞。”

  送走梁哲修后,曦真忍不住责难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就有其他的事要忙,原订的行程暂时取消而已。”韦以粲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,折回餐桌旁,端起咖啡啜饮。

  “你这样……会让我变得很尴尬……”她轻嗔,脸上又是一片绯红。

  跳入职场这些年,她从来没有跟合作伴侣“公私不分”过,但遇上韦以粲总让她的理智断线,情况失控。

  “你是我的女人。”他眼色温柔地与她欲言又止的目光纠缠着,霸道地宣示两人的关系。“我们两个人在一起,有什么好尴尬的?”

  她的心狂跳着,仍旧一副倔倔的表情,但眼神却变柔和了许多。

  韦以粲贪婪地欣赏她美丽的姿态,经过昨晚挑拨,缠绕在他心底的迷雾,一点一点地散去了。

  他终于明白,为什么离开她之后,他再也没办法好好稳定经营一段感情?

  为什么身边的女人来来去去,就没有一个人能走进他的心底?

  为什么新女伴抗议他腰间还留着她的名字刺青时,他会无动于衷,还舍不得去雷射掉……

  所有的问题都指向同一个答案——他爱她。

  尽管有过那么多尖锐的争执,分隔了一千多个日子,那张离婚协议书中止了两人的关系,却无法停止他对她的在乎。

  他太骄傲,不肯放下自尊追回她,却也无法投入一段新的恋情。

  他强悍地霸在她的身边,要她看见他的成功,要她后悔,以为这是对她最完美的报复,其实却是对自己最甜蜜的惩罚。

  只要她出现在他的身边,他就无法把持自己的心,情不自禁地陷入。

  “小曦……”韦以粲凝睇着她,握住她的小手。

  她的心底又是一阵温柔的牵动,令人心醉的往昔浮现眼前。

  好久不曾听他这样唤她了。

  小曦……这是他为她取的专属昵称。

  “我们重新——”

  铃铃——

  一串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告白,他微愠地瞪着那串坏人好事的噪音来源。

  “你的手机在响。”她提醒他。

  韦以粲起身走到茶几旁,拿起手机,看了来电显示,按下通话键,率直地说:“喂,凯琳,找我什么事?”

  那声“凯琳”教汪曦真的眼色黯了,僵凝地坐在原位。

  “对……我人在上海……谈几件公事……”韦以粲持着手机,走进书房内,依照胡凯琳的话,打开行事历。“你说几号?”

  “下个月二号是我的生日,你该不会忘了吧?”胡凯琳在电话的另一端娇嗔抗议。“我要举办一场派对,你来不来?”

  “那天我已经回台湾了,应该可以去吧!”韦以粲拿起签字笔,写下几个字。

 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,爱热闹的胡凯琳年年都会开派对,邀请一票朋友参加,对韦以粲来说,胡凯琳就像一个被大家捧在手心的公主。

  他们一票人曾经玩得很野,在青春扉页上留下许多疯狂的事迹,但随着年纪的增长,大伙儿鸟兽散地进入职场;随着年纪的增长,他敛起玩心,不再参与年轻时那些轻狂的游戏了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