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艾蜜莉 > 前夫前妻再来电 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一


  “既然执行长要跟你讨论公事,那改天比较不忙的时候,我们在一起去吃饭吧!”梁哲修十分识相,替自己找了个台阶下。

  曦真旋即会意过来,韦以粲根本就是假公事之名,藉此找她麻烦!

  晚上七点,上海一家知名餐馆内。

  隔着一道古色古香的屏风,喧嚣的交谈声隐隐传进高级的包厢内。

  方桌上摆放了一盘又一盘地道的料理,有油爆虾、红烧肉、腐侞空心菜、苦瓜咸蛋,还有一道用肉末、豆瓣、辣椒熬成的酱料做成的干烧鲳鱼,对嗜吃辣的人而言,是很好下饭的料理。

  “吃啊!”韦以粲把一副筷子放到她的面前。

  两人离开“蓝天”位于上海的分公司后,他藉由讨论公事的名义,带她来到一间隐匿在市区巷弄间的地道上海餐馆。

  曦真瞟了满桌的菜肴,又抬眸瞪着韦以粲,维持一贯淡漠的口吻说:“不是说要谈公事吗?带我来这里干嘛?”

  “吃完饭再聊公事也不迟。”韦以粲说。

  她对他古怪的行径感到不解,方才梁哲修约两人吃饭,他偏要谈公事,现在又带她来餐馆。

  “你不是喜欢吃辣?我还特地帮你点了好几道会辣的菜。”他邀功似地说,就是不想让她和梁哲修单独相处。

  当他说她爱吃辣时,现在她心底某一处的记忆隐约渗出来,过去热恋时甜蜜的景象扎刺着她的心。

  她还记得韦以粲从来不吃辣,只要在菜里放一点辣椒,他就辣得舌头发麻,偏偏这男人忒爱讨好她,常假借着训练吃辣的能力,再可怜兮兮地向她索吻……

  “辣死了!这道宫保鸡丁好辣啊,你想谋杀亲夫啊!”他囫囵吞下小鸡丁,用手扇着嘴巴。

  “我不是另外帮你煮了一道清蒸鳕鱼吗?干嘛偷吃我爱吃的菜?”她起身,替他倒了杯白开水。

  “我想试看看你爱吃的菜,到底是什么味道啊!”他大口灌着白开水。

  “干嘛这么勉强?”她笑得一脸甜蜜。

  “如果我每天都吃一点点,总有一天一定能吃辣的!”他讨好地说:“还不快点给我一个鼓励吻……”

  她望着满桌佳肴,蓦地,一阵隐痛浮上心头。

  “发什么呆?菜凉了就不好吃。”韦以粲瞅着她举筷发愣的表情。

  她怔了怔,索性放下筷子,从皮包了掏出手机说道:“反正都要吃饭,不如找梁哲修一起来用餐。”

  她想着两人相处的所有细节,胸臆间盈满浓浓的苦涩,也许多个挡箭牌,可以分散注意力,不会让她老是想起两人的过去。

  “不准打电话给他!”一听到“梁哲修”的名字,他老大又不高兴起来了。

  这女人是故意跟她作对吗?他特地带她来吃饭,而她心心念念的却是梁哲修,该不会她喜欢上那家伙了吧?

  “为什么不能打电话给他?反正你又没有要谈公事,而且你点这么多菜,我们两个人也吃不完。”她随口找理由搪塞,就是不想在公事之外和他独处。

  “你干嘛这么关心梁哲修?该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?”他微眯起黑眸,口气近乎质问。

  “就算我喜欢他,与你又有什么关系?”她微愠,深深地瞅了他一眼,收拾起放置在桌面上的手机,赌气地往外走。

  如果她能轻易对其他男人动心,也就不会这么痛苦了。

  她第一次愿意让一个男人进入心底这么深的程度,没想到他却夺走了她爱人的能力。

  她走出包厢,避开迎面而来的服务生,快步地走出餐厅。

  韦以粲见状,旋即拿起账单,付了款,跟着走出去。

  “汪曦真!”他在熙来攘往的大街上拽住她的手臂,阻去她的步伐。

  “执行长,又有什么事?”她敛去眼底复杂的神情,倔强地问。

  “你……”他真的快被这女人跩兮兮的姿态给气死了。

  “如果你没有公事要谈,现在应该是我的私人时间吧?”她凛声,瞪着被握住的手臂。

  “你要去哪里?”他霸道地不愿松手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