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艾蜜莉 > 密恋女医师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七


  他怎么不知道她想要去法国呢?

  她压根儿没对他提起出国的事。

  蓦地,客厅玄关处传来门锁转动的声音,他连忙将机票夹入记事本的内页里,关上抽屉,走出卧室。

  “你去了哪里?手机为什么打不通呢?”谭予澈凝视着她正在脱鞋子的身影。

  “我手机的电池忘了充电了。”她把高跟鞋放在鞋柜上,脱去外套,穿着拖鞋走进客厅,将包包放在沙发上,转头对他说道:“我只是跟朋友去喝个咖啡,聊了一下而己嘛!”

  谭予澈先按捺下对机票感到疑惑一事,坐在沙发上,沈声道:“就算你手机没电了,要跟朋友去聚餐什么的,也应该打通电话告诉我,免得我在家里瞎操心。”

  “对不起,人家一时忘记了。”她坐在他的身畔,圈住他的手臂,柔柔地撒娇道:“我又不是小孩子了,不会迷路走丢的,不用这么紧张我嘛!”

  丝然他板着一张脸训人的模样很吓人,但是知道他是在关心她,心窝还是甜甜的。

  “现在治安这么不好,我当然会紧张。”

  “我这不是平安回来了吗?”敬媛顿了顿,柔笑道:“以前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,我不是把自己照顾得很好吗?我是大人了,根本不用替我担心。”

  这一句话,软软地刺中了谭予澈的心。

  难道对她来说,他的关心与担心都是多余的?

  他的存在对她来说,都是可有可无的吗?

  “不要生气嘛,好不好?”她柔柔地撤娇着。

  “我没有在生气。”

  他嘴硬地不肯承认,还自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,转到新闻台。

  敬媛瞥了他一眼,为了安抚他的脾气,她从背包里取出那个细致的小纸盒,想跟他分享陆孟修对他们爱情的祝福。

  “你知道我今天去见谁吗?”

  敬媛注视着他冷峻的侧脸,说话的口气依然温温柔柔的,带着点撒娇的意味。

  “谁?”他随口敷衍道。

  “陆孟修啊,而且他还送了我们一个很特别的东西,这是他在欧洲时,跟一个吉普赛人买来的琉璃珠,他说这琉璃珠是用来——”

  她取出盒子里那串深色的琉璃珠辣,递到他的面前,想让他知道自己是去接受朋友的祝福。

  “你去见陆孟修?!”

  一听到“陆孟修”这三个字,他的理智立即断了线,情绪瞬间爆走。

  他在家里担心她的安危,结果她大小姐居然和旧情人高高兴兴去用餐了,还秀出对方送的礼物!

  现在是怎样?

  跟他示威吗?!

  她被他的脾气骇住,怯怯地说:“我不能去见陆孟修吗?”

  好歹他们也一起喝过酒,就算不熟,也算得上是朋友吧?

  “当然可以,你爱见谁就见谁!”他没好气地说。

  “干么这么生气?我有做错什么事吗?”

  她低下头,盯视着手中那串琉璃珠,一脸委屈的表情。

  她是这么坦白地想跟他分享生活上大大小小的事,没想到却换来他的冷嘲热讽。

  “你没有做错什么事。”

  谭予澈瞥了眼她手中那串琉璃珠,心头那把火又烧了上来。

  这女人该不会想回到陆孟修的身边吧?

  以前那家伙送她一瓶不知道哪里来的砂子,她就珍惜得要命,现在可是一串琉璃珠,她肯定开心极了吧?

  初恋情人有这么难以忘记吗?

  那家伙在她心底真的那么重要吗?

  难道他对她的百般呵护、包容和体贴,都不能取代他在她心中的位置吗?

  蓦地,他想起抽展里那张飞往法国的机票。

  他记得陆孟修专带欧洲的旅行团,这男人该不会约她一起出国吧?

  “那你为什么要这么生气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