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艾佟 > 王府有只狐狸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八十一


  两人进了内室,戚文烨请褚先生在锦杌坐下,而碧芳已经将徐卉丹的手拉出来,只露出手腕,并搭上帕子。

  褚先生细细诊脉了一会儿,要求检查徐卉丹的眼睛、气色,戚文烨只好将幔帐拉起来,褚先生再细细查看了一下,点了点头,好像有了答案。

  “褚先生可以让本王的妻子醒过来吗?”戚文烨顿觉心跳得好快好快。

  褚先生轻轻一笑。“王妃的身子很虚弱,但无大碍,而王妃之所以不能醒过来,是因为王妃的三缕魂魄散了。”

  “三缕魂魄散了?”

  “王妃不愿意回去过去熟悉的世界,又找不到回这儿的路,因此魂魄在其他地方游荡行走,必须有人将她的三缕魂魄带回来。”

  若非徐卉丹曾经说过那么一个故事,戚文烨只会将褚先生当成疯子,可是这会儿他却很严肃的说:“本王要如何将她的三缕魂魄带回来?”

  褚先生似笑非笑的挑了挑眉。“王爷相信小人的诊治?”

  “若是能救本王的妻子,本王愿意试试看。”

  “小人想与王爷谈一笔交易,王爷帮小人照顾一个人,小人就将方法告诉王爷。”戚文烨想到先前碧芳说的,褚先生原本是有急事找他……这种感觉真是不妙,可是为了救徐卉丹,他必须接受交易。“褚先生要本王照顾的人是谁?”

  “戚元靖。”

  果然很不妙!“戚元靖为何在你那里?”

  若按着张公公所言,戚元靖应该跟着方氏一起潜回京城,可是方氏被逮住后,口口声声说儿子不见了,为何不见呢?根本问不出来,而赵氏也说了,是李公公找上她,她再将方氏窝藏在春临苑,当时就不见戚元靖了。

  于是他猜想,戚元靖会不会病死了?皇上暗查所有医馆,并未收到一个像戚元靖一样的病人,至于李公公和朱公公,只怕早在方氏进入硕亲王府之后就从张家密道逃离京城了,因此无法从他们口中证实戚元靖是否病死了。后来皇上决定,此事暂且搁下。

  “小人离京之时,原想向王爷说声恭喜,王爷所愿之事终于成真了,没想到会遇上戚元靖,他病倒在硕亲王府外面。小人猜想他是来这儿寻找王爷,因为知道唯有王爷可以救他。”

  戚文烨怔愣了下,嘲弄的唇角一勾。“唯有本王可以救他?”

  “王爷是真正没有野心的人,可以明白他的心情。”

  戚文烨不发一语,眼神转为深沉。

  “相信王爷心里很清楚,戚元靖从来只是一颗棋子,他无意皇位,可是身边的人为了权力逼着他不得不坐上那个位置,要不,今日他不会病得快死了还从方氏身边逃离。”

  “这是他告诉先生的吗?”

  “王爷忘了吗?当初是王爷送小人进宫,小人还在那儿住了三个月,也因此得以认识戚元靖。若小人一直待在宫里,我们必定成为忘年之交。”

  “你相信本王吗?今日本王可以答应你,但是妻子救回来,也许就会将他交给皇上。”

  “戚元靖何以相信唯有王爷可以救他?因为曾经听袓父评论诸位儿子——先皇曾言,六儿是不曾恋栈过权力的侠义之士。他听进了,一直搁在心上。”

  “不曾恋栈过权力的侠义之士——这是父皇对我的评论吗?”他突然发现不曾认识过父皇,可是父皇”直很清楚他。

  “这是在宫里的时候,他亲口告诉小人的。”

  戚文烨看着床上的徐卉丹,就是赔上自个儿的性命,他也要救她,何况是向四哥要一条人命……他豁出去的道:“好,本王答应你。”

  褚先生给戚文烨一道符带在身边,他就可以看见徐卉丹的三缕魂魄,至于那三缕魂魄会在何处游荡行走,这就必须靠他自个儿去找了。可是褚先生也给了提示,魂魄会去的地方通常是对她最有意义的地方,也是她最眷恋的地方,换言之,这有可能是拥有他们共同回忆的地方。

  说到拥有他们共同回忆的地方,戚文烨第一个想到的是哈尔国,两人在此确定彼此的心意,他要她成为他的妻子,因此他来到哈尔国,果然,在木达海为他们准备过年晚宴的皇家别苑里,她就在那儿。

  接下来,他想到的是西北,他们同心协力在这块土地上耕耘,她带着他翻山越岭找玉矿,给这地方的百姓寻找更多的商机,当时,她笑得如此灿烂,连天上的艳阳都失色了,果然,她就在这儿。

  第三个魂魄会在哪儿呢?

  他为此伤透脑筋,她还能去哪儿呢?回想过去,还有何处拥有他们共同的回忆?从他们的初相遇开始想起,马车上的第一眼不算,接着是聚宝斋前面,她欢喜得左摸摸右摸摸,恨不得扑上去抱住那个金元宝……难道在那儿吗?

  心跳在飞扬,戚文烨跳上马,一路狂奔回京,也不管侍卫们是否跟上了。

  他不知道跑了多少天,换了多少匹马,终于来到聚宝斋,他看见她了,眼泪狂奔而下,三缕魂魄收齐了,她回到他身边了。

  转眼间,他又上马奔回硕亲王府,几个侍卫不是很清楚主子在搞什么鬼,但是见到主子的表情就知道了,王妃没事了,他们得救了。

  飞奔回硕亲王府,戚文烨不由得却步了,真的醒了吗?会不会半途出了什么事?

  越接近逍遥苑,他的心跳越来越快,脚步却反而慢下来,期待、害怕,终于,见到一张张欢喜快乐的笑容,接着一道道恭喜的声音响起,原来慢下来的脚步转为飞驰,一路冲进内室,看着脸色苍白却已经坐起来的徐卉丹,英雄泪再一次落下。

  不过是短短几个月,他们却有如分开了一世纪,好久好久,久得以为今生再也见不到了,久得以为会因为过度思念而停止呼吸。

  碧芳将手上的茶碗递给侍立的秋莲,松开搀扶徐卉丹的手,两人悄悄退下。

  戚文烨慢慢走到床前,举起右手,轻柔的爱抚她痩得不像样的容颜。

  “你真是有够狠心,怎能教我找得如此辛苦?”

  徐卉丹艰难的举起手握住他。“对不起,我分不清东西南北,很容易就迷路了。”

  “碧芳都告诉你了吗?”

  “是,王爷在哪儿找到我?”

  “你猜呢?”

  徐卉丹的手虚弱的垂落下来,戚文烨连忙在她身边坐下,将她揽进怀里。

  徐卉丹轻声笑了,想当然耳的道:“我最爱金元宝了,只要有金元宝的地方,就一定找得到我。”

  戚文烨真是傻眼了,她第一个猜到的竟是他最后一个想到的,这只能说,他太过低估她对金元宝的喜爱了。

  “不是吗?”

  “你坐在聚宝斋前面那个金元宝上,笑得像个小财迷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