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艾佟 > 王府有只狐狸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七十九


  “戚文烨有何不好?只要你愿意为他付出,他会好好待你。”她不懂赵氏对戚文烨何以如此反感,因为疯癫之名吗?

  说起来,这个时代的婚姻没有自主权,绝大部分是家族利益导向,夫妻都是成亲之后再培养感情,赵氏没有理由比别人委屈。

  赵氏不屑的冷哼一声。“他只是个没出息的男人,怎能跟我心目中的翩翩公子相提并论呢?”

  “他才不是没出息的男人!”徐卉丹不悦的一瞪。

  “他凭自个儿的本事爬到今日的地位,比起赵家那些只想靠张太后活下来的男人强上数千倍。”

  “比起我心仪的男子,戚文烨什么都不是,如今他可是凭着自个儿的本事爬到九五至尊的位子。”

  徐卉丹被雷劈到了,赵氏喜欢的人竟然是戚文怀!“你明白了吗?那位才值得我倾心去爱,戚文烨什么都不是!”

  虽然她有过猜测,赵氏心仪的男人绝对不是普通人,可万万没想到竟然是戚文怀……那个冷冰冰的男人算是了不起的人物,要不也不能得到天下,不过,他也不见得比戚文烨还优秀,戚文烨可是大梁最厉害的商人文华!

  赵氏的眼中瞬间迸出强烈的恨意。“我好恨,坐在他身边的人应该是我,徐芍药不过是一个破了相的女人,凭什么霸占他的宠爱?”

  每次听到人家提起皇上有多宠爱皇后娘娘,有大臣自作聪明进言皇上应该充实后宫,多为皇家开枝散叶,皇上均严厉的一口拒绝,说有两个儿子了,都很优秀,若觉不够,皇后还会再生。

  “皇上不爱你,你干么怪到我妹妹头上?”这个女人真是脑子秀逗了,戚文怀爱死芍药了,这是芍药有本事,竟然因此迁怒芍药……难怪说嫉妒心会让人失去理智。

  “我就是恨死她了,见到你,我就想到她。”赵氏的脸几乎扭曲了。

  徐卉丹没好气的撇嘴道:“真好笑,又不是我叫你来见我的。”

  “我也不想见你……”赵氏阴森森的笑了,笑得很尖锐,笑得让人打心底里发出一阵颤栗。“可是,我想见到你死掉的样子。”

  徐卉丹突然感觉到一股杀气,可是意识到正拿刀子朝她而来的不是赵氏,而是赵氏后面的婆子时已经来不及了,秋莲反应很快,大声尖叫,想扑过去挡下来,不过赵氏的丫鬟与她同时采取行动,却是为了挡住她的舍身护主……这一切仿佛都在一瞬间,徐卉丹试着闪躲,只是病弱和刚刚耗神的争辩致使她反应迟钝,最终眼睁睁的看着刀子剌进她的胸口。

  世界,在她眼前瞬间崩裂,除了可怕的尖叫声,吵闹的人群声,她什么都感觉不到,可是很快的,连这些都不见了,只有一大片可怕的艳红,不断的在她面前扩散开来,最后化成一片无止境的黑暗。

  戚文烨离开京城三日,一直就感觉到一股莫名的不安,也许是因张公公的神情偶尔会透出一种诡异的欢喜,感觉好像诡计快要得逞了。因为不放心,他索性威胁张公公。

  “若是你敢撒谎,本王会将一刀一刀把你砍了,当着你的面拿去喂狗。”

  张公公毫无反应,很显然已经视死如归。

  他想,是不是因为如今为人夫君,还为人父亲,牵挂太多了,以至于变得神经兮兮?上一次上战场,他不是没有牵挂,但是他知道这一战关系着妻女未来的日子,为了让她们生活得无忧无虑,他一定要打胜仗。

  因此,无论他多么想她,想着她的肚子越来越大了,走起路来肯定笨笨的,他还是可以专注的将心思放在战场上。

  可是,这次一离开京城,他就日日被恶梦惊醒,梦里,丹儿化成一缕幽魂,看着他的眼神无尽的哀伤……这都是她的错,那日为何要讲了那个怪异的梦?就是因为那个梦,他开始产生一种很奇怪的感觉——他的双脚好像浮在半空中,而如今拥有的这一切不过是他跑进梦里瞧见的景象,若是摔下来,美好的一切就会消失不见。

  不会有事,他只是越来越离不开她,她一不在身边,就忍不住担心挂念……不用担心,他暗中将卢方和卢钧留下来,就是担心府里若发生什么事,他们可以保护丹儿和小妞妞。

  这时,戚明赫急匆匆的走进来。“王爷,明锋派人来传话,张公公说,方氏和戚元靖很可能去了洛城郡。”

  戚文烨原本无精打釆的目光瞬间转为敏锐。“什么?”

  “这是张公公刚刚隔着房门告诉明锋的,明锋没问,赶紧派人过来传话,王爷还是亲自审问,免得我们被张公公耍了。”

  “我们走。”戚文烨激动的从书案后面跳起来,走出房间。

  转向右侧的厢房,戚文烨没有等戚明锋开门,一脚将门踹开,大步来到床边,看着缩在床上的张公公。

  “你说,李公公将方氏和戚元靖带到荆州郡,如今快到了荆州郡,你又突然说他们很可能去洛城郡,这是何?”

  “我只是突然想到,太后很可能会改变心意跟朱公公去洛城郡。”

  “突然想到?”戚文烨掐住张公公的脖子,好像准备掐死他的样子,可是就在他快要断气的前一刻,戚文烨突然松开手。

  “咳……因为李公公想带太后和皇上去荆州郡,可是朱公公想带太后和皇上去洛城郡,两边争执不下,于是太后决定先去荆州郡,若是路上遇上麻烦,再改道去洛城郡,因此他们有可能去荆州郡,也有可能去洛城郡。”

  戚文烨冷冷一笑。“你当本王是傻子吗?你可能不知道,荆州郡与洛城郡一个往南一个往西,半途从荆州郡改道去洛城郡,这绝不可能。”

  “……太后真的是这么说的。”

  戚文烨瞪着张公公,见他眼神闪烁,突然想起徐卉丹的怀疑——万太后想得到纵火烧死一群宫女太监诈死逃出宫,如今若是牺牲某人就可以将你们引开,为何她不这么做?若是她的猜测属实,他们只怕没去荆州郡,也没去洛城郡。

  “你在玩什么花样?”

  “王爷不相信,我们可以先去荆州郡,再去洛城郡。”

  戚文烨抽出一把短刀架在张公公的脖子上。

  “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,你以为可以在本王面前耍花招吗?皇上不想一登基就惹上凶狠的恶名,本王可不同,你尝过生不如死的滋味吗?你也知道本王这个人疯疯癫癫,在你身上留下千刀万刀,本王可是做得出来。你还是老老实实的说了,不要再跟本王耍花样,本王没有多大的耐性。”说着,戚文烨手上的短刀旋即让张公公的脖子出现一道血痕,很快的,短刀又转过脖子另一边。

  张公公并不怕死,否则也不会自愿来执行这项任务,脖子上传来的痛楚激起他的凶性,他突然放声狂笑道:“这会儿你知道也来不及了。”

  “说清楚,什么来不及了?”戚文烨又立刻让张公公的脖子出现一道血痕。

  张公公神神情疯狂,得意的说道:“她……她不可能杀皇上,也靠近不了皇后,但是要杀王妃就简单多了。”

  “把话说清楚!”戚文烨惊觉情况不对,神色狠厉的逼问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