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艾佟 > 王府有只狐狸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七十八


  无论如何,姚氏的这对儿女总算再也翻不起什么大浪了,以后应该不会再来找她麻烦了吧。

  “王妃!”碧芳出声打断徐卉丹的思绪。

  甩了甩头,徐卉丹甩去脑海的胡思乱想。“你说不对劲是吗?”

  “是,春临苑关得很紧,严禁丫鬟婆子进出。”

  方家败了后,赵氏再也没有踏出春临苑一步,但是也不用严禁丫鬟婆子进出,这还真是一件很奇怪的事。

  “王妃要不要派人去看一看?”

  徐卉丹想了想,还是摆了摆手。“算了,我若是派人去查看,剌激得她闹出什么疯病来,岂不是教人说我落井下石?”

  碧芳总觉得不妥,可是王妃的考量也对,如今京城贵妇圈,王妃是仅次皇后娘娘最重要的人物,每日都有人上门递帖子,可是王妃刚从西北回来,身子还没养好,府里的中馈也还没接手,除了亲人谁也不见,因此外人对王妃有颇多揣测,此时赵侧妃若闹出什么事,确实对王妃不好。

  “那么,要不要派人盯着春临苑?”

  “不必了。”因为方家的关系,赵氏如今在府里的地位真是奇惨无比,她不去盯着春临苑,春临苑的人也会跑来告状,那又何必浪费精力在上头呢。

  “真的不管吗?”

  徐卉丹伸手揉了揉太阳穴。“赵氏如今的处境能玩什么花样,别在她身上浪费心思了。”她宁可将心思用在思念戚文烨。

  “王妃不舒服吗?”

  “有点头疼。”

  “会不会是招凉了?”

  “招凉了吗?”徐卉丹伸手摸了摸额头,并没有发热,不过总是不放心,还是让碧芳请郭大娘和小月进来将小妞妞抱去睡觉。

  “要不要请太医来瞧瞧?”秋莲担心的闷。

  “是啊,我这就递帖子进宫请太医。”

  徐卉丹连忙伸手拉住碧芳,摇了摇头。“如今宫里已经够乱,别再添乱了。我的身体很好,无须大惊小怪,大不了今晚早点歇着,保证明日一早精神就回来了。”

  “若是王爷在,必定立刻送帖子进宫请太医,绝不会放任王妃如此轻慢自己的身子。”

  这个丫头越来越爱管了……对了,她都忘了,难怪这个丫头管家婆的倾向越来越严重了。徐卉丹嘿嘿一笑。

  “王爷一回来,你和秋莲的婚事赶紧办一办,免得你们成日哀怨没有人可以唠叨。”

  他们去了西北之后,她为了采矿的事忙得焦头烂额,且郭大娘不在西北,卢方只能忍着与碧芳继续眉来眼去;此时,卢钧也向王爷表示,他很喜欢秋莲,请求王妃将秋莲嫁给他,因为秋莲的家人是她的陪嫁,全在京郊庄子,一时也不能到西北,婚事也只能拖着。

  她突然发现一件事,卢方和卢钧都是贴身暗卫,他们不好好保护戚文烨,将眼睛盯在她的丫鬟身上,这是不是太不务正业了?

  碧芳和秋莲很有默契的同时脸红了,以年纪来说,她们都是老小姐了,可是有个人喜欢自己,盼着八抬大轿将她们迎进门,这种感觉是很甜蜜的。

  “你们放心,这一次不会再拖延了,待你们成了亲,接下来是秋菊和秋红……虽然她们没家人,说不想嫁人,不过你们家王妃超有爱心,保证将她们嫁了……”徐卉丹越说越小声,整个人已经卷进被窝,不知不觉闭上眼睛睡着了。

  碧芳和秋莲不放心的互看一眼,王妃这两日精神不太好,看样子是病了,晚一点还是请太医来瞧瞧吧。

  §第十三章 迷路的三缕魂魄

  当晚,碧芳请来太医,确定徐卉丹真的招凉了,隔日一早,她已经陷入迷迷糊糊状态。太,虽然只是小小风寒,但因她近日胃口不好,又睡得少,因此特别虚弱。

  而小妞妞因为太黏她了,担心小妞妞被她传染,徐卉丹索性让郭大娘、小月和奶娘带着小妞妞去永昌侯府玩一日,还让郭清和碧芳贴身保护。

  没了小妞妞,她以为可以好好养病了,没想到许久不见的赵氏竟来逍遥苑探病。

  “王妃若是不想见,奴婢让赵侧妃明日再来。”秋莲不赞成徐卉丹此时见赵氏,可是又不便直接将人挡在外“请她在正厅喝盏茶,我换件衣服出去见她。”她可不喜欢“情敌”进入自己的闺房,何况她的男人曾经睡在人家身边,怎么想都觉得别扭。

  “王妃身子如此不适,真的要见她吗?”

  “人家好意来探病,我若是不见,总是说不过去。”老公的权力越大,做人越是要面面倶到……哎呀!真是累啊!

  “奴婢知道了,奴婢让墨香进来伺候你更衣。”

  “其他的人呢?”墨香是她从西秦郡带回来的丫鬟,算得上机灵,可是还没有信任到足以让她进内室服侍。

  “秋菊和秋红今日带着吟春、吟喜和两个婆子为各个库房的物品重新造册,因为去了一趟西北,库房变化很大,至少要花上一日打理,而吟馨和吟香去帮王妃煎药。”

  “我自个儿更衣就好了。”徐卉丹掀被下床,虽然虚弱,倒也撑得住,秋莲就放心出去招呼赵氏。

  徐卉丹只是简单披上一件外衣,来到正厅,赵氏已经坐在左恻下首的第一个位子,优雅的喝着茶,她身后左右各站着一名丫鬟和婆子。

  “听说王妃病了,妹妹特地来探望。”赵氏不像在嘘寒问暖,倒像来清算。

  “只是小小风寒,不足挂虑。”

  赵氏放下手中的茶盏,目光望着前方,也不知道在看什么,真让人担心她会不会看到石化了,可是就在此时,她缓缓道来。

  “我恨死我父母了,我不愿意嫁给戚文烨,可是他们叫我听话,赵家能有今日是因为张家的关系,若是我不嫁给戚文烨,太后就会让赵家完蛋。”

  这种感觉令人毛骨悚然,赵氏为何突然像闺中密友一样向她倾心吐意?赵氏不想活了吗?不想活就向她抖出如此隐密的事,有必要吗?

  “我说,太后快死了,她再也没有力气对付赵家了。我想逃走,可是不知道能逃去哪儿,我只能绝食,求他们给我一条生路,他们竟然向我下跪,苦苦哀求我救赵家。”

  回忆如潮水涌来,泪水缓缓从赵氏的眼角滑下。

  无论赵氏为何提起此事,徐卉丹不能不说赵氏是一个可怜的女人,若在现代,她不用这么绝望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