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艾佟 > 王府有只狐狸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七十七


  “如此说来也有道理,可是,张公公何必为她牺牲?”

  “你相信张晋和何明会为主子牺牲自己吗?”

  “相信。”

  徐卉丹双手一摊。“这不就对了吗?张公公为何不能为主子牺牲呢?”

  “若是张公公所言属实呢?”

  “张公公提供的线索当然不能不证实,可是也不能放了京城的搜索。”

  “皇上做事一向周全,不可能因此就放弃搜索京城,只是不便再拿追查逆党之名大肆搜索,就怕扰民,引得人心动荡不安。”

  徐卉丹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,两眼瞪得又大又圆。“皇上要派你去南方?”

  戚文烨不由得苦笑。“你真聪明。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他们的长相,而皇上最信任的人是我,当然也只能派我去南方。”

  徐卉丹焦躁得从炕上跳下来。“我们又要分开了吗?”

  “若不是因为小妞妞,我会带你一起去南方。”

  徐卉丹觉得好闷,戚文烨去南方是要办正事,不是游山玩水,不可像他们从西北回京的时候如此悠闲,就算皇上同意他带上她们,小妞妞也禁不起这样的折腾。

  戚文烨伸手一拉,将徐卉丹扯进他的怀里,坐在大腿上。“对不起,这也是没法子的事,可是皇上答应我了,以后每年给我三个月假带你去西北游玩。”

  “我不喜欢分开。”日日夜夜为一个人挂心,一次就够了,怎么又来一次?

  “我也不喜欢与你分开,没有你在身边,我睡不好。”

  徐卉丹故意歪着脑袋瓜瞅着他。“是吗?你不会藉机逛青楼,或者接收人家送的妹子丫髪什么的?”

  “我承诺过不再纳妾,你当我随便说说吗?相信我,除了你,我可受不了其他女人的香味,呛死人了。”如今他也不必装模作样了,后院不用再养女人充场面了。

  徐卉丹忍不住唇角一翘。“不是越呛越来劲吗?”

  “胡说八道,我只喜欢你的味道。”

  “甜言蜜语。”

  “你还不了解我吗?”戚文烨不安分的开始对她上下其手,衣带都拉开了,眼看就要进入战场了,她突然一盆冷水泼了过来。

  “今夜可以陪我一起看星星吗?”徐卉丹不是故意泼他冷水,也不知道为什么,她突然很想跟他多说一点话……不,应该说,她很想与他分享祝嘉苓的故事……这种毫无预警就被迫暂时分开的感觉,让她生出一种害怕的心情——她会不会来不及说什么就必须向他道再见了?

  “你真的要看星星?”他故作可怜兮兮的模样,可是激不起她的同情心。

  “我想告诉你一个很奇特的故事——关于我作过的梦。”

  见她说得如此认真,戚文烨不忍拒绝她,顺服的道:“好吧,我们去看星星,我听你说那个很奇特的故事。”

  徐卉丹拿着秋红裁缝的巧虎布娃娃,逗弄着已经可以坐起来的小妞妞——如同戚文烨所言,如今她脸上可见美人儿的样子了,以后京城的公子哥儿肯定抢破头了。

  没两三下,小妞妞就将母亲手上的巧虎布娃娃抢走了,徐卉丹不敢置信的一瞪,这丫头是不是有蛮力?怎么可以从她手上抢走布娃娃?

  “王妃心神不宁,难怪布娃娃一下子就被郡主抢走了。”碧芳取笑道。

  “……这个丫头一定有蛮力。”好吧,她偶尔会闪神想念戚文烨。

  说起来很奇怪,两人又不是没有分离过,可是,为何如此想念他?这一次的思念并非上一次那种不安,而是担心她不在身边,他不会好好照顾自己,男人嘛,总是没有女人细腻……虽说他比她还细心,不过,他只挑在意的事情细心。

  碧芳不悦的一瞪。“郡主是个温柔的姑娘。”

  “她明明有蛮力。”

  “小月与郡主玩布娃娃的时候,郡主可抢不走布娃娃。”秋莲忍俊不禁的笑了。

  徐卉丹无辜的撇了撇嘴。“小妞妞的力气真的很大,要不,你们来试试看。”

  小妞妞突然将手上的巧虎布娃娃丢给徐卉丹,显然还想再跟她一起玩。

  徐卉丹瞪着宝贝女儿。“你这个丫头是在向我下战帖吗?”

  小妞妞咯咯咯的笑,推着她拿起布娃娃与她玩。

  徐卉丹嘀咕的拿起巧虎布娃娃。“这个丫头是不是太古灵精怪了?”小妞妞伸手去抓布娃娃,这次也一样,没两三下就将布娃娃抢走了。

  “她真的有蛮力!”徐卉丹无辜的看着碧芳和秋莲。

  可是,碧芳和秋莲只是回敬她唾弃的眼神,然后她们发现小妞妞对徐卉丹的表情也差不了多少,似乎觉得她很笨,两人不由得噗喃一声笑了出来。

  “你们都欺负我!”

  “奴婢又不是王爷,哪敢欺负王妃?”

  碧芳这句话听起来没有任何问题,可是落在徐卉丹耳中就别有一番滋味,脸瞬间红了。

  “你们……你们这些人最讨厌了,明明欺负我还不承认!”

  碧芳和秋莲怔愣了下,顿时明白过来,两人暧昧的相视一笑。

  “笑什么?”

  见徐卉丹满面羞红,眼看就要转成怒火了,碧芳赶紧转移她的注意力。“这几日春临苑不太对劲。”

  顿了一下,徐卉丹才想起春临苑住着赵侧妃。

  据说,从他们离开到回来近三年的时间,赵氏有一半以上的时间都待在娘家,而最常做的是进宫与方太后培养感情,行径极其高调,她严重怀疑,赵氏是不是想寻找第二春?期待方太后助她离开戚文烨,赐婚再嫁某位表哥……这是不是太现代人的想法?

  总之,赵氏在京城活得很精彩,直到戚文怀和戚文烨他们攻入京城,方家败了,她顿时成了缩头乌龟,终日关在春临苑,若非云嬷嬷一直都很留意她的飲食,难保她不会饿死在春临苑。

  说到方家败了,就不能不提那个喜欢欺负她的妹妹徐卉英,听说在方家原本就过得很不如意,方家一垮,她更是受不了的大吵大闹,最后竟然疯了,被关在房里……如今方家被看管,所有的人都被关在辅国公府,她的活动范围只是更小。

  想到徐卉英,就不能不提起徐容道。严格说起来,徐容道比徐卉英更心狠手辣,巴结方家一步一步往上爬,最后竟然跟方家几个子弟一起煽动小皇帝削藩……这事绝对与小皇帝无关,因为小皇帝不过是空有头衔,一切都是方太后在背后操盘。总而言之,徐容道应该罪不可赦,不过,他有个贵为皇后的姐姐,如今父亲再一次被皇上重用,终究得到皇上格外施恩,只是送到京郊的庄子软禁。这样的结果比徐卉英好太多了,京郊庄子的视野应该比京城辅国公府还好些吧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