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艾佟 > 王府有只狐狸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七十六


  徐卉丹闻言瞠目结舌,这真的是她记忆中的宁亲王吗?

  “以前我就说过,我有多爱你,四哥就有多爱四嫂,如今相信了吗?”

  明明是在说皇上,干么还将自个儿扯进来,这个男人献宝的心态未免太严重了吧。徐卉丹踮起脚尖,调皮的咬了一下他的嘴唇。“王爷有多爱我呢?”

  “本王愿意马上跳到床上任你蹂躏。”

  她听见一群乌鸦“啊啊啊”的从头上飞过去,男人啊,敲竹杠也不能如此厚颜无耻啊,你不觉得丢脸,我都替你丢脸。

  “我们走吧。”戚文烨兴致勃勃的拉着徐卉丹往房里走。

  “王爷,我们明日……不是,今日要长途跋涉,我们得养精蓄锐。”

  “往后两三个月,本王只能看,不能吃,你天天都可以养精蓄锐。”

  她突然对“秀才遇到兵”有了全新领受,原来他们无法沟通是因为领域不同,文武不同,就如同男女不同,所以,她就必放弃为自己争取权利吗?当然不是,她是穿越女一枚,接受过民主薰陶,很懂得为自己争取权利。

  “王爷,你的王妃已经过度操劳了,你不觉得她全身上下都痩了一圈吗?”

  “夫君,娘子今日要伺候你的宝贝女儿,没体力再伺候你了。”

  “哥哥,若是教人家知道你如此欺负妹妹,你还要见人吗?”

  她很循序渐进,结果如何呢?最后只能深深感慨,这真是一个男性至上的时代!

  这一趟从西秦郡返回京城,虽然没有做生意,可是多了一个四个月大的小妞妞,速度总是快不了,因此走上一个月。

  回到京城,徐卉丹完全感觉不到这儿经过战争,这一刻,她不能不说人的恢复力真的很惊人,是啊,日子总要过下去,再惊天动地的巨变也不过是生命历程中的一个点,就如同在水面上激起涟漪的石子,转眼之间就不见了。

  长途旅程真的很累人,徐卉丹不急于关心玉宝阁的生意,更不急于接管硕亲王府的中馈,补充睡眠是她此时最想做的一件事,虽然小妞妞不时凑在一旁叽叽呱呱,吵得她无法专心补眠,偶尔又有访客,但是如今她有得是时间,睡够了,她自然会打起精神干活。

  戚文烨就不同了,若非皇上快马送信催他回来,他原本还打算在西秦郡多待上一段日子,因此一回来,隔日便进宫报到,之后就开始每天忙碌,直到她睡着了,他才会爬进被窝抱她,她总是睁开眼睛看他一眼,然后又闭上眼睛睡着了。

  不过今日用过晚膳,她带着小妞妞在院子散步消食近一个时辰,回房里,正准备将她的酒楼计划书拿出来琢磨,戚文烨就回来了。

  “王爷今日回来得可真早,去见过小妞妞了吗?”因为戚文烨坚持请奶娘帮她分摊哺乳小妞妞,徐卉丹不得不让云嬷嬷找个奶娘,同时将不久前从宝山村回来的郭大娘请进王府当小妞妞的教养嬷嬷,还有原本伺候郭大娘的小月成了小妞妞的丫鬟,至此,她在照顾小妞妞上头算是轻松多了。

  “见过了,不过数日不见,美人儿的样子都出来了。”

  徐卉丹皮笑肉不笑的撇嘴。“刚出生时,王爷不是已经认定她是美人儿了吗?”

  “是啊,只是程度有别。”

  了不起,还真能掰,不过见他神情疲惫,徐卉丹也不忍闹他了。

  “宫里很忙吗?听说皇后娘娘从回京至今,日日都要见人,一大堆人,如今后宫还一团混乱。”她一回京,原本就应该进宫见皇后娘娘,可是皇后娘娘抽不出时间与她闲话家常,便让人传话给她,待过些日子她休息够了,再召她进宫姐妹促膝长谈,至于皇后娘娘在宫中有多忙,是已经从南方归来的娘亲告诉她的。

  “你可知道后宫为何一团混乱?”

  “我娘倒是没说清楚,只道后宫有些地方毁了,必须重建。”

  “我们的大军攻陷京城,杀进宫里的时候,后宫就着火了,不少宫殿都烧了,尤其太后的坤宁宫烧得更是览险,不难想像,放火的人存心将一切都毁了。”

  “那方太后怎么了吗?”

  “没事,此事显然是方太后所为,不只是要毁宫殿,更重要的是为了逃出宫。”

  徐卉丹惊愕的瞪大眼睛。“逃出宫?”

  戚文烨沉重的点点头。“因为后宫烧死太多人了,清查起来并不容易,查名册,确定身分,皇后为此忙得焦头烂额,直至两个月前,皇后惊觉这很可能是方太后的阴谋,以便方太后和戚元靖可以诈死逃出宫,密谋夺回政权,于是皇上开始让侍卫详查坤宁宫,果然发现坤宁宫暗藏一条通往外面的密道。”

  “方太后和戚元靖逃去哪儿了?”

  “当初攻进京城时,四哥就下令严守京城出入门户,皇亲国戚大臣及其家眷奴才一概只进不准出,而经商出京的人都必须再三盘查确认身分才能放行。因此四哥相信他们一定还在京城,于是暗中派侍卫四处搜寻,可是整个京城都翻过来了,就是连青楼也没放过,还是没有发现方太后和戚元靖。”

  “这也不代表他们必定逃出京城了。”

  “今日我们找到戚元靖身边的张公公,得知他们被送到南方投靠某一位大人。”徐卉丹若有所思的挑起眉。

  “你们是用酷刑逼他招了吗?”

  “……确实动刑了,但还称不上酷刑。”

  “可是,你们又如何确定他所言属实?”

  戚文烨迟疑的顿了一下。“如今京城全在皇上掌控中,无论方太后和戚元靖想逃出去,或是潜回京城,皆不可能,方家几个男人都已下狱,剩下的女人孩子也受到严密监控,他们再也难有作为了,张公公为何要欺骗我们?”

  徐卉丹想想很有道理,可是,若有法子逃出京城,张公公为何要独自留在京城?他们已经如此悲惨了,身边多一个人不是多一份力量吗?最有可能的解释是,张公公知道结局都是死路一条,不如牺牲自己为主子解围,将众人目光引开,好让京城解了禁,他们就可以大大方方离开了。

  “你可曾想过,方太后想得到纵火烧死一群宫女太监诈死逃出宫,如今若是牺牲某人就可以将你们引开,为何她不这么做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