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艾佟 > 王府有只狐狸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七十五


  徐卉丹伸手摸着一株株连翘,因为这儿太过黯淡了,她一直觉得应该种点花花草草,除了采矿之外,她最大的成就莫过于让连翘遍满西秦郡。当初选择种植连翘是考虑果实可以入药,而且黄色的花儿看起来很柔和很舒服。不过,种植成功了,却还没有等到开花结果就要离开了……若是慢个一年,连翘就可以开花结果了。

  “不是说累坏了,为何还溜下床?”戚文烨从身后抱住徐卉丹,将头埋进她的颈窝,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气……这几天寘的太放纵了,实在是禁欲太久了,她一解了禁,他就控制不住的扑上去,蹂躏得有够彻底,连他都生出愧疚感。

  “我吵醒王爷了吗?”眼见预计回京的日子越来越逼近,他日日带着她和小妞妞走访西秦郡每一个角落,甚至是矿区,夜里还要纠缠她大战几回合,只要一闭上眼睛,她立刻就昏睡过去。

  今晚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,半夜突然醒过来,身体实在太疲惫了,很想闭上眼睛再继续与周公下棋,可是无论如何,意识只有更清楚,想了许多事,不知不觉就起身溜下床。

  “你不在我身边,我就睡不安稳。”

  “王爷真像小孩子。”人家小孩子是怕晚上有野兽将他吃掉,要妈妈陪他睡觉,可是这位王爷高大挺拔,竟然还要人家陪着睡觉。

  “你说我是小孩子就小孩子吧,总之,不能将我一个人扔在床上。”

  这是一个大男人应该说的话吗?她不能不说,他总是带给她极大的惊奇——原来男人幼稚起来真的只能用厚顔无耻来形容。

  “你是不是又在偷偷骂我?”

  “我用得着偷偷骂吗?”她是觉得厚顔无耻已是无可救药,何必浪费口舌。

  “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?想骂就骂出来,本王可是很有肚量的。”

  叹了一口气,徐卉丹觉得自己有义务教导他。“王爷知道吗?有肚量可以分为两种情况。”

  戚文烨微微挑起眉。“然后呢?”

  “一种是真的有肚量,一种是脸皮厚到对任何言词都毫无感觉。”

  “你是想告诉本王,本王是属于后者吗?”

  “妾身绝无此意,王爷心知就好。”

  无此意?心知就好?这是想说他厚颜无耻,又不想承担责任……想想,他对她也确实厚顔无耻,这也没什么大不了啊。

  听不懂吗?不不不,聪明的硕亲王怎会听不懂呢?既是如此,为何没有反应?这只能说明一件事。“王爷知道吗?若自知厚顔无耻还能不当一回事,这种人只有四个字可以形容。”

  戚文烨虚心请教。“请问哪四个字?”

  “无药可救。”

  一片沉寂过后,戚文烨很谦卑的点点头。“本王对你真的是无药可救。”

  知道一个人被彻底击败是什么样的滋味吗?无言啊,难怪听人家说,一个人脸皮厚到无药可救就可以打遍天下无敌手。

  “你又在偷偷骂本王了吗?”

  徐卉丹转过身,反过来抱住他,半晌,轻轻柔柔的道来。“我舍不得这儿。”

  “本王明白你的心情,这儿的一切是我们一起努力得来的。”

  “将来,王爷可以偶尔带我回来这儿吗?”

  “好,本王会向皇上要求每年三个月的假期。”

  “王爷不要哄我了。”

  “你太小看本王了,本王说到就做到。”

  “我不是小看王爷,而是不相信皇上会答应王爷的请求。”当皇帝的最不缺什么?疑心病。成日想着别人会造反,连人家的文章提到皇上的名字,都要怀疑人家是不是包藏逆心,教皇上每年放王爷离京三个月,岂不是教皇上三个月寝食难安?皇上又不是傻了,何必自寻苦恼?

  “皇上会答应,皇上可以理解我的心情。”

  虽然知道他很崇拜他的四哥,可是,为何他不能明白“四哥”和“皇上”的距离如同民主与帝制?这个比喻不恰当,因为他不曾经历民主,也没有真正与变成皇帝的四哥一起共事过。

  “我们来打赌,若非四哥是皇上,他只会比我更严重。”

  徐卉丹不解的抬起头看着戚文烨。“比你更严重?”

  “你可能无法想像,四哥看起来冷冰冰的不爱理人,好像很清高的样子,可是为了争风吃醋可以告小圆仔的状,甚至小圆仔一岁半就狠心送到马背上,只为了不让小圆仔黏在四嫂身边。我们杀进皇宫,一切安顿下来之后,他竟然忙着在椒房殿帮四嫂紮风筝。我离开京城回西秦郡时,他则急匆匆的亲自出宫接四嫂,还当着众人的面将四嫂拽上马背,两人一路飞奔回宫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