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艾佟 > 王府有只狐狸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七十三


  她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,只是听着耳边比她更劲来的喊叫声——“吸气”、“别喊,省点力气”、“使劲”……真是太吵了,害得她连尖叫都觉得太费力,索性不叫了,只是无声的对着腹中的孩子发飙:别再折腾你娘了,不知道你娘最怕疼了吗?今日害你娘这么疼,明日你娘一定会狠狠修理你……就这样,一直到碧芳的叫声传了进来——“王爷回来了!”

  这时,她终于在稳婆的指示下用力,接着听见惊呼声响起——“生了!”

  她顿时全身一阵虚脱,不过在失去意识之前,她还是听见稳婆说了一句,“是个小郡主。”

  §第十二章 喜获千金掌中宝

  目不转睛的看着宝贝女儿——濡湿的小嘴不时动了动,噗出小泡泡,睡得正香甜,戚文烨一次又一次重述这样的话:“瞧她生得真是好看,人也机灵,以后不知道要迷死多少公子哥儿。”

  虽然从京城一路快马奔驰,有几日没闭上眼睛,还累垮好几匹马,可是赶在丹儿生下孩子时回来,迎接的又是盼了许久的女儿,戚文烨已经忘了全身上下的疲惫,只有满心欢喜。

  “王爷说了那么久都不累吗?”生下孩子,徐卉丹不记得睡着醒来喂奶几回了,总之,每一次都会看见戚文烨——两眼还因为严重睡眠不足而充血,不过显然梳洗过了,没有一脸可怕的胡子,整个人相当清爽。

  “你不觉得吗?”

  徐卉丹瞥了女儿一眼,忍不住撇嘴。“这会儿明明又红又皱,丑不拉叽……”遭到某人怒眼一瞪,徐卉丹不由得缩着脖子,将没有出口的话咽下。

  “虽然本王知道你的眼力极差,但是本王的小郡主明明生得好看极了,你竟然说她丑不拉叽!”

  徐卉丹觉得有一群乌鸦从头上飞过去,眼力极差的人明明是他吧!这种感觉真是不好,爱女成痴的王爷会不会将女儿养成娇蛮千金?翻开历史,她最讨厌的就是娇蛮千金,尤其是郡主公主之类的,像是高阳公主,搞得房良身败名裂,害死许多男人……扯太远了,但她的女儿可不能变成这个样子。

  “王爷,从小教小孩子说谎不好。”

  “本王没有说谎。”

  徐卉丹好想哭,是啊,他没说谎,只是眼光有问题!

  “你瞧她,多像你啊!”若不是她看起来如此娇弱,他真想靠过去亲她一下。徐卉丹真想大声抗议,虽然从不认为自个儿有多美,但是也没有丑不拉叽吧。

  见她很委屈,戚文烨皱眉。“女儿像你不好吗?难道应该像我吗?”

  半晌,徐卉丹只能挤出一句话。“我没有丑不拉叽。”

  戚文烨终于忍俊不禁的爆笑出声,熟睡中的小婴儿抗议的咕哝两声,又噗出泡泡表达不满。

  “王爷不要笑。”她可是产后很忧郁的新手妈妈。

  “小傻瓜,又红又皱的丑不拉叽很快就会变成美人儿了。”

  原来他也觉得女儿丑不拉叽,只是当爹的不能如此说女儿。徐卉丹垮下来的哭脸又回复笑容了,好心的提出警告。“王爷别太宠她了,宠坏了,西秦郡的公子哥儿遭殃了,你还要担心她嫁不出去。”

  顿了一下,戚文烨故作不在意的道来。“待你养好身子,我们就回京参加皇上的登基大典。”

  新皇登基,隔年会举行登基大典,正式更换年号,而此时,分封在各地的宗族亲王都会被召回京城参加大典。这是例行性的事,戚文烨为何特别提出来?徐卉丹突然觉得很不妙。

  “我们只是回京参加皇上的登基大典,还是以后都要待在京城?”

  “以后待在京城好吗?”

  京城的生活品质比这儿好太多了,可是这会儿她竟然答不出来。

  “怎么了?你不愿意待在京城?”

  她不知道,只觉得心情很乱。她无法将内心的感受向他表达,只能反过来问:“皇上若要我们回去,我们还能待在这儿吗?”

  “皇上要我为他做事。”

  咬了咬下唇,徐卉丹忍不住说了。“伴君如伴虎。”

  “这个道理我懂,不过,我相信四哥是个好皇帝。”

  “伴君如伴虎,这无关皇帝是好是坏。”这就是人,很难接受别人的批评,越到高位的人越是没有容人之量,要不,何必在唐太宗的历史评价当中特别提及魏徵?

  “我相信四哥不但是个好皇帝,还有容人之量,这是因为他是最好的。”戚文烨哼了一声。“一个没本事的人才会老是担心管不住底下的人,而四哥从来不会担心这种问题,效忠于他的人,每一个都是打从心底敬重他。”

  徐卉丹懊恼的一瞪。“你也太崇拜你的四哥了!”

  “你不知道四哥有多优秀,是难得一见的文武全才,还拥有经世治国之才!”

  这个男人对他四哥的崇拜程度简直无药可救……她怎么突然有一种跟某人争风吃醋的感觉?这像话吗?她觉得很火大,戚文怀是否如他所言会成为一个好皇帝,她不知道,但是很确定一件事,她不得不泼他冷水。

  “皇上终究会削藩。”

  戚文烨闻言一怔,看着徐卉丹的目光有着审思和稀奇。

  “你不信吗?我们可以打赌。”徐卉丹已经举起手,准备跟他拉勾。

  “我信啊,藩王终究是一个间题,无论是谁坐上龙椅,削藩是迟早的事。”戚元靖的决定无可厚非,只是他没有明白一件事,一个小孩刚刚登上九五至尊,羽翼未丰,竟敢嚣张的得罪人,这不是找死吗?

  这会儿换徐卉丹怔住了,原来他并没有搞不清楚状况。

  “我不当藩王,我要当大商人。”

  半晌,徐卉丹笑了,其实她根本不用担心,王爷在政治上从来没有野心,要不,如今的皇上也不会如此信任“你还是不愿意回京城吗?”皇上有令,他们不可能不回京城,可是他又不愿意为难她。

  徐卉丹调皮的眨了眨眼睛。“我们一起赚银子,赚很多很多的金元宝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