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艾佟 > 王府有只狐狸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七十一


  “这种情况下我有身子好吗?”

  戚文烨何尝不知道如今局势很乱,丹儿怀了身子确实很麻烦,可是,他依然想说:“我想要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。”

  许久,徐卉丹静静的好像睡着了,戚文烨几度张开嘴巴又闭上,说他一定会保她和孩子平安,这是废话,因为谁也不能预知未来。当戚文烨要放弃的时候,徐卉丹终于点点头。

  “好,上天若给我们孩子,我就把孩子生下来。”若是有一天他必须上战场,她不愿意他心里怀抱着遗憾。

  戚文烨激动的从身后紧紧的抱住徐卉丹。“谢谢你。”

  “你高兴得太早了,上天还没有给我们孩子。”

  “我们继续努力。”

  徐卉丹真的没有端人的体力,要不,这会儿他一定滚到地上哀嚎。这个男人绝对有破坏气氛的能力,前一刻还心情沉重深陷在国家未来的忧患中,下一刻竟可以化身一匹种马……结论依然是——男人果然是靠下身思考的动物。

  虽知戚文烨三天两头就收到京城和北燕郡传来的消息,可徐卉丹什么都不管,只是做好分内的事,努力积攒银子;在这同时,她鼓励西秦郡的百姓加入商队,学习做生意,若没有做生意的资金,她会让他们以劳力换取无息贷款,而提供劳力可以是家中任何人,再藉由劳力的机会让他们习得一技——工艺、厨艺……尽可能按着他们的兴趣发展。授人以鱼,不如授之以渔,人有一技傍身,才有办法改善生活。

  而就在小皇帝即位一年多,佞臣终于说动小皇帝削藩,有几个藩王按捺不住起来闹事,小皇帝派各地驻军镇压,直接将几个藩王斩首。

  于是,各地藩王转为私下连络,众人一致推崇宁亲王戚文怀,以戚文怀马首是瞻。接着,戚文怀高举“清君侧”的旗帜挥兵南下京城。

  “小丹儿,待你三岁,爹就教你骑马。”徐卉丹已经怀孕了,戚文烨很喜欢蹲在徐卉丹面前,对着她腹中孩子说话。

  她已经为了腹中的小孩性别与戚文烨沟通很多次,叫他不要预设立场,可是这位王爷坚持腹中的孩子是女儿,她还能说什么呢?算了,等之后孩子生出来,是不是女儿就揭晓了,争论这个也没意义,唯独他此刻所言,她可不能不抗议。

  “王爷,若是小丹儿,让她在马背上长大好吗?”

  “她娘都会骑马,她为何不能骑马?”

  她没有说女儿不能骑马,而是不赞成将女儿当成儿子养大。算了,这种细节不值得争执,她有更重要的事必须说清楚。“王爷,女儿应该先学习女红。”

  戚文烨不敢置信的瞪着她。“你都不会女红,还要女儿学女红?”

  徐卉丹真是傻了,不是说有了孩子,老公就会伦为家中二等公民,为何是她沦为二等公民?更离谱的是,她的孩子都还没出生啊。

  戚文烨轻轻的亲了一下徐卉丹的肚子,笑咪咪的道:“小丹儿,爹最疼你了,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爹绝对不会为难你。”

  徐卉丹叹了一口气。“王爷,去吧。”

  “嗄?”

  “王爷表面上很开心的样子,其实心里时时刻刻牵挂着战事。”最近他聒噪的程度实在太严重了,她真的很难装作若无其事。

  戚文烨怔愣地看了她半晌,又将目光移向她的肚子。

  “我可以明白王爷的心情,看着你最敬爱的四哥为大梁拚死拚活,你怎么能坐视不管呢?”老实说,要她说出放他上战场的话,真的很痛苦,孩子还没出世,又要牵挂他在战场上的安危,她不确定自个儿是否能够承担得起这压力。

  顿了一下,戚文烨轻声的道:“我能够成为大商人是四哥的功劳。”

  “我知道,你说过。”

  “四哥给我银子,助我成为一个大商人,但是不曾要求我为他做什么,甚至为了保护我,刻意在人前远离我,当我故意与二哥亲近,他也不曾怀疑我会偏向二哥,他完完全全信任我,这在皇家是多么难得的事。”

  徐卉丹点了点头。“我明白。”

  戚文烨轻柔的摸着她的肚子。“四哥很清楚我此刻的心情,等你胎象稳了,我再带领西秦军前去跟四哥会合。”

  “快三个月了,王爷不用为我担心。”

  “大夫说你这胎怀得不稳,我不可能在这个时候离开你。”

  “大夫也说了,只要我不要到处乱跑。无论你是否在我身边,我都不会乱跑,大夫有何吩咐,我就照着做。”

  “对我来说,守着你是最重要的事,没有你,就没有我。”若她出了什么事,他一定活不下来。

  “我知道王爷的心意,可是王爷千万不要因为我延迟脚步,宁亲王此刻一定很需要王爷。”虽然各地藩王说得很好听,以宁亲王马首是瞻,可是绝大部分的人都抱着观望的态度,毕竟地方的兵力远远不及中央兵力,太早跳进去,万一宁亲王败了,他们g不是跟着被拖下水?

  再说,总是有想坐收渔翁之利的人,盼着两败倶伤,好谋取更大的利益,此时宁亲王恐怕是在孤军奋斗。

  戚文烨当然知道如今情势,也很担心,不过他也知道,只要大家抱着观望的心态,至少不会威胁四哥,让四哥的后方陷入危险,这就够了。

  “四哥是很聪明的人,今日他敢挥兵直攻京城,绝对已做好万全准备。”

  从郭清呈上来的消息,徐卉丹也知道戚文怀是一个绝顶聪明的男人。

  数月之前,京城也不知从哪儿传出谣言——戚孝宗死得不明不白。据说,张太后薨了之后,戚孝宗有意废掉太子,因为当时的太子戚文禧,无论是文是武都无法令戚孝宗满意,为了大梁江山,戚孝宗便想另立文武双全的四皇子为太子。

  这个谣言传得风风雨雨,过了不久,就传出移至皇家别苑养病的慈德太皇太后——当时戚孝宗的荣贵妃死了,接着深受戚孝宗重用的夏公公也得了急病死了,更是让人相信戚孝宗的死乃荣贵妃和夏公公连手所为,小皇帝为了掩饰父亲戚思宗继位的不正当性,逼死了慈德太皇太后和夏公公。

  正因为此事,京城从宫里到民间都在议论,小皇帝不由得急了,终于让几个佞臣说动削藩——各地藩王的护卫军削减一半、不能任意调动各地都指挥使的军队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