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艾佟 > 王府有只狐狸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七十


  可是对戚文烨来说,最美的时刻还是在这之后,两人深深沉溺在对方撒下的情欲之网,恨不得此时就是一辈子。

  徐卉丹柔弱无力的捶打戚文烨。“不行了,我好累哦。”

  戚文烨还是深深埋在她体内,说什么也不肯退出来。

  “王爷,你劳动过度的王妃明日还要去采矿。”

  若非习惯她说话方式,他一定爆笑出声,所以此时他只是很认真的告诉她。“劳动过度的王妃若是真的太累了,可以在府里歇息一日。”

  “夫君,我们做人要有良心,你不能要我挣银子,又要我提供劳动力。”

  “娘子,你的夫君不也是如此吗?”

  她真想一脚将他踹下床,男人啊,公平不是这样子讲的,女人的脑子有可能在男人之上,但是女人的体力绝对是在男人之下,结论是——她比他还会挣银子,她却要比他付出更多的劳动力,这会不会太过分了?

  可惜,她不能实话实说,只能采哀兵政策。“哥哥,你都不知道累吗?”

  不知何时开始,她会在此时娇喊“哥哥”,虽然奇怪,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甜蜜感,因此他会很有默契的配合他。

  “为了妹妹,我可以更累。”

  徐卉丹彻底无言了。

  “我们生个孩子吧。”他再一次发动攻势,既猛烈又缠绵,这一次真的让她累得连一句话都吐不出来。

  戚文烨温柔爱抚她汗湿的发丝,见她阖上的眼睫轻轻颤动,知道她并没有睡着,再一次语带哀求的柔声道:“四哥都有两个孩子了,我们也来生一个吧。”

  这段日子徐卉丹一直在避孕——运用现代人的知识,在危险期找理由暂停房事。因为她害怕她是穿越来这里的,会不会有一天穿越回去?这样的不确定随着她在这儿待的时间越长越薄弱,但并未完全消失,因此面对怀孕生子这件事,她会不自觉想逃避;再者,如今大梁局势很不安稳,面对随时会遭逢战争的恐惧,她更是觉得此时不宜生孩子。

  没有等到徐卉丹的答覆,戚文烨索性整个人贴在她的后背上,缠磨她。“我们生一个孩子,像你一样的小丹儿。”

  “……生孩子又不是我可以决定的事。”他如此黏着她,她根本没办法用装睡逃避问题。

  “虽然我不清楚你用了什么法子,但我知道是因为你不想生孩子,你才会至今还没有怀孕。”

  “我能用什么法子?”她总是忘了这个男人很细腻,不过,这事绝对不能承认,听说有些男人对这种事很在意,认为你不爱他,才不想为他生孩子。

  “你最爱看书了,满脑子稀奇古怪的想法。”

  她满脑子有稀奇古怪的想法不是因为爱看书,而是因为所受的教育不同。“你与宁亲王是不是经常有书信往来?”

  “……嗄?”

  “我可以感觉到战鼓已经敲响了。”前些日子芍药来信告诉她,请郭清将郭大娘送回以前住的宝山村住一段日子,而他更是将全部的心思倾注在西秦军上面,这不就是在向她诉说一件事——战事已经近在门前了。她真的无法想像挺着圆滚滚的肚子逃命的情景,因为她在安逸自由的环境待太久了。

  沉默了片刻,戚文烨决定坦然面对此事。

  “二哥纵情声色,但好歹区分得出来哪些臣子可用,哪些臣子是为了讨好他而存在,可是如今这个小皇帝就不同了,他连自个儿的想法都没有,旁边的人如何说,他就如何做,如今朝中尽是阿谀奉承之辈,当官的不再为百姓谋福利,日曰想着如何巴结奉承爬上权力的顶峰。”

  既是小皇帝,怎能期待他有自个儿的想法呢?小皇帝只怕是方太后手上的提线娃娃,而方太后是方家手上的提线娃娃……外戚干政,历史上的故事一再证明必定走上亡国。“王爷想如何?”

  “百姓的日子越来越苦,如今还有佞臣怂恿小皇帝削藩,我们若不出手,就会死在对方手上。”

  一直缠绕她心头的担忧终于要成真了。她读过历史,知道明惠帝朱允玟削藩,终于导致叔叔燕王朱棣发动靖难之役,可是江山易主,却也成就历史有名的永乐盛世。她无法评论明惠帝与永乐大帝的是非对错,只是深知战争让血流成河、骨肉分离,而留在人们心中永远是一道梦魇。

  “丹儿……”

  “我知道,这些我都知道,每次郭大哥跟着商队回京贩售物品,他都会为我带来京城的消息。”藩王不可能坐以待毙,尤其是宁亲王戚文怀——一个雄才大略的男人,她的妹夫,更不可能没有行动,也因此她察觉到他与宁亲王频繁的书信往来。

  “我们无意挑起战争,只是想生存下来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