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艾佟 > 王府有只狐狸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六十六


  杜氏的父母亲都不在了,因此戚文烨作主就可以将她送进戒思院。

  曲氏和杜氏的结果,徐卉丹更同情曲氏,曲氏没有害她之心,只是想得到戚文烨的宠爱,而她对青楼这种作践女人的地方向来很反感,因此私底下请求戚明赫以戚文烨的名义去见曲氏,送一些银子给她,若是她想离开青楼,至少有一笔银子可以做点小生意。她并没有询问戚明赫曲氏最后有没有离开青楼,这是曲氏的事,她不过做自个儿能做的事罢了。

  一切都尘埃落定后,她也终于拋下心里的纠结,将全部的心思放在收拾箱笼上面。

  此去西北,也不知道何时能够回京,能够带走的东西当然都要带走。这一整理下来,徐卉丹发现硕亲王府的箱笼实在太多了,因此与戚文烨商议,先分一批交给他安排的先锋部队——亲信和幕僚送至西北,而他们则是另外一批。

  当一切都准备就绪了,云嬷嬤表示,赵侧妃不愿意跟着一起去西北。

  “她可知道王府的侍卫几乎都跟着王爷去了西北吗?”徐卉丹真的没想到赵氏恨不得与他们划清界线。

  “老奴都说了,可是她不在意,她还说会回赵家住一段日子。”

  “我听说云嬷嬷会跟张总管一起留下来,还请云嬷嬷照顾她。”

  “王妃放心,老奴会伺候好赵侧妃。”

  虽然这是赵氏自个儿的决定,徐卉丹还是问了戚文烨。“王爷难道由着赵侧妃留在京城吗?”

  “她是迫不得已嫁给我,当然不愿意跟我去西北吃苦,再说,她是皇后的表妹,宫里发生什么事,也不会危及到她。”

  “可是,若将她独自留在京城,万一出了什么事,人家会怪罪王爷薄情寡义。”

  “她并非独自留在京城,其他几位通房也会留下来,正好可以和她作伴。你不用太担心了,我在京里还有不少暗卫,他们会暗中保护她。”一旦他离开这座王府,宫里那些人就不会盯着这里了,这里根本不会有危险。

  徐卉丹并没有试图为几个通房说话,说真格的,她很赞成戚文烨后院的女人都留在京城,西北是苦寒之地,回京又是遥遥无期,若不是有心守在戚文烨身边,很容易因为苦日子生出祸患。

  三日后,夫妻两个带着身边的几名丫鬟和侍卫们起程前往西北,而他们后方不远处跟着一支由齐二当家带领的商队。

  戚文烨生怕徐卉丹太无聊了,绝大部分的时间都陪她待在马车上。

  “你知道我的封地为何在西北那样的苦寒之地吗?”

  “为何?”

  “朝中大臣皆道,父皇是孝子,因而政事上总是倾听太后的意思,事实不然。太后是一个很厉害的女人,历经政变、斗争,倾全力辅佐当时还是小皇帝的父皇渐渐掌权,她熬到头发都白了,也熬到权势在父皇之上。父皇不是甘心当孝子,而是顾虑太后的势力,不得不凡事以她为主。”

  戚文烨如此冷漠的评论亲袓母和父亲,徐卉丹很不习惯,可是也不难理解,皇家的人不会先讲亲情,而是先讲利害关系。

  “父皇在政事上不得不妥协,只能在抱女人睡觉这事上头与太后作对。父皇因为见某个宫女婀娜多姿,情不自禁将人家拉上龙床,太后还能如何?太后属意荣贵妃当皇后,父皇直言应该从文臣家中择一贤德女子为后,以便拉拢文臣,太后还能不允吗?进入父皇后宫的女人有各种理由——为了平衡地方派系、为了军中布局……其实,真正目的只有一个——他就是要气太后,却不知道他的举动害惨许多女人,她们很可能生下皇子皇女,却过着穷乏艰难的日子。”

  徐卉丹实在不知道说什么,他母妃贞妃在宫中的日子势必比传闻还要辛苦,以至于他至今还未放下。

  “其实比起那些失宠的妃子,我母妃算是幸运了,因为深受皇上宠爱的香贵妃,也就是四哥的生母,与我母妃因下棋结缘,两人感情极好,处处照顾母妃,我们母子在后宫终于不再饱受奴才们冷眼,也不曾再有冷饭冷菜的待遇。”

  徐卉丹实在很难相信后宫这么黑暗,皇子竟然也会吃到冷饭冷菜。

  “因为我是不受重视的儿子,母妃随着香贵妃之后就过世了,更没有娘舅家可以倚靠,父皇便将最穷困的西北给了我当封地。”

  徐卉丹心疼的问:“你是不是很恨你父皇?”

  “不恨。”

  “为何不恨?”

  “四哥说过这么一句话——父皇比我们还苦,从此,我再也不恨了。是啊,父皇怎么不苦呢?他并非庸才,可是不得不在太后的权势底下低头,当一个被儿子们看轻的皇帝。随着年岁的增长,我渐渐明白,父皇冷待我们这些不受重视的皇子是一种保护,看看四哥,若非香贵妃临终之前向父皇要了一个自选正妃的恩典,他哪能娶自个儿心爱的女子?”

  “宁亲王很爱芍药?”

  “我有多爱你,他就有多爱四嫂。”

  徐卉丹娇羞的脸儿红了,眼前的气氛说“我爱你”会不会太不恰当了?可是,好讨厌哦,为何觉得心花朵朵开呢?

  戚文烨紧紧握住徐卉丹的手。“丹儿,若是西北真的很苦,不要生我的气好吗?”

  徐卉丹怔愣了下。“我为何要生你的气?”

  “我们可以选择留在京城。”

  “性命不保与生活困苦,我更能接受生活困苦,因为我对自个儿生财的能力很有信心。上天是公道的,绝对会给每一个地方生存的本钱。”人家沙漠竟然可以挖出石油,这岂是鱼米之乡能找到的东西?

  戚文烨歪着脑袋瓜瞅着徐卉丹,眼中有着宠爱与欢喜。“你这丫头为何脑子想的跟人家都不一样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