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艾佟 > 王府有只狐狸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六十三


  虽然深知这个时代与祝嘉苓的时代不同,思想的距离就好比人们只能想像嫦娥奔月,而不是藉着火箭踏上月球,她对女人的要求不应该过于严苛,可是每一个人都有选择权,可以决定自个儿要如何活着。

  碧芳不是很明白她的意思,曲姨娘想方设法吸引王爷的注意力,可是用错了法子,害王爷当众丢脸。这事真要说起来,只能说曲姨娘太蠢了,不但不懂得掩饰,还将自个儿来自青楼的事摊在众人面前,王爷又岂能容得下她?

  “没事。”徐卉丹摆了摆手,明白碧芳无法了解她的想法。

  “王妃寘的没事吗?”

  “真的没事。”这就是这个时代的悲哀,女人不过是男人的附属品,没有自我,而她绝对不容许自己变成这样的女人。

  略微一顿,碧芳还是担忧的道:“王妃看起来很悲伤。”

  “我只是有些感慨。”

  “王妃不要想太多了,王爷的后院少一个女人,王妃就可以少一个麻烦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徐卉丹坐起身子,将引枕抱在怀里,充满斗志的扬起下巴。“我要赚很多很多银子,多到即使王爷不要我了,我还是可以过得很好。”

  前一刻她还如同干旱的土地,这一刻就有如得到雨水滋润的田地——王妃的善变真是惊人!碧芳很有信心的安慰道:“王爷绝对不会不要王妃。”

  “你是他肚子里面的蛔……我是说,人心诡诈,岂是你能看透?”

  “王爷待王妃如何,王妃不知道吗?”

  “呃……谁能保证人心一辈子都不会变?”戚文烨真的待她很好,可是一辈子很漫长啊。

  碧芳无言了。王妃的嘴巴很厉害,歪理一堆,她根本不是对手。

  “碧芳,虽然卢方说他很喜欢你,可是你要牢牢记住,男人不可完全相信。”碧芳脸红的脚一踩。

  “不说了,奴婢去小厨房帮王妃取点心。”

  徐卉丹茫然的目送碧芳转身出去,搞不懂自己哪儿说错了,这可是很有智慧的建言耶。

  当晚,曲氏就被戚文烨下令逐出硕亲王府,送回花楼。既然她喜欢抚琴唱歌挑逗男人,那就去花楼抚琴唱歌取悦嫖客。可怜的曲氏哭天喊地,不知道美好的计划为何变成这个样子,而丫鬟婆子见了只能摇头叹气。若是一个人愚蠢至极,还能怪谁呢?

  听闻此事,最慌张的莫过于杜氏,原本她去找曲氏,只是想与她打好关系,以便将来携手一起对付王妃。赵侧妃对王爷一向冷冷淡淡,看得出来无意抢夺王爷,而且春临苑有消息传出来,赵侧妃想留在京城不去西北,因此她想,唯一可以合作的对象就是曲氏了,没想到曲氏竟然干出如此愚蠢的事,毁了自己。

  因为曲氏的事,杜氏有三天濑洋洋的提不起劲,敌人还在,盟友却不见了,这不禁教人对未来更充满了担忧。

  “真是奇怪,厨房管事王嬤嬤是张总管的人,为何会如此轻易被曲姨娘收买?”杜氏的大丫鬟香琴想不明白的皱眉。

  杜氏闻言心惊。“对哦,我都忘了,张总管能够取得王爷的信任,正是因为他为人正直,他提拔上来的人也都不易收买。”

  “还有一件很奇怪的事,王嬷嬤只被罚了三个月的月俸。”

  “曲氏让王爷丢尽脸面,王嬷嬷只罚了三个月的月俸?”

  “对啊,王妃说再过不久就要启程去西北,此时不便大动府里的人事。”

  “王爷有何反应?”

  “为了去西北的事,王爷一回府就进了外书房,哪有心思管王府的事?”

  杜氏左手往几案上一拍。“我知道了,这是王妃设下的陷阱!”

  “王妃设下的陷阱……可是,王妃如何让张总管为她做事?”

  杜氏举起手示意香琴安静下来,她要想想看……手指轻敲着几案,她一遍又一遍琢磨——张总管的人为何愿意接受王妃指示?王妃手握管家大权,厨房的管事嬤嬷担心得罪王妃,很可能听从王妃指示,可是如此一来,如何向张总管交代?除非,此事一开始就是王妃找上张总管……“无论如何,王妃弄走曲姨娘,接下来一定会对付你了。”香琴心急道。

  是啊,无论是谁受王妃支使,最重要的是王妃不会放过她。

  “这个女人太可怕了,看起来和和气气,其实从一开始就在算计我们。”杜氏愤恨的咬牙切齿,早该想到了,她不也想找机会对付王妃吗?

  “这可怎么办?”

  “我要想想看。”

  这时,另外一名大丫鬟香月拿着食盒走进来。“杜姨娘,今日午膳有你最爱吃的鲜鱼汤,听说王妃病了,因此蔚房特地做了鲜鱼汤,姨娘也跟着有鲜鱼汤可喝。”

  “王妃病了?”杜氏激动得跳了起来。

  “对啊,听说王爷昨夜整晚没睡,寸步不离的守在身边,好像是染了风寒,很严重的样子。”香月越说越小声,显然意识到自个儿说错话了,挑起主子心里的不快,让主子的脸越来越阴沉,灵机一动,她连忙冷哼一声。

  “真的有那么严重吗?奴婢看八成是装出来的,就是想抓着王爷不放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