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艾佟 > 王府有只狐狸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六十


  “为何不说话?”

  “我应该说什么?”徐卉丹有气无力的口气真像个老头子,又引来戚文烨的笑声,这一次她赏白眼以示抗议。见她很蠢很好笑吗?她可是他老婆,她蠢,不是也表示他很蠢吗?不明白物以类聚吗?

  “你懂得经商之道,为何不懂得后院女人的心思呢?”

  “因为我第一次遇到,从来没机会搞懂。”现代所受的教育从来没教她必须搞懂小三小四的心思。

  戚文烨笑得更大声了,她的反应总是异于常人。

  “妾身能够如此取悦王爷,逗得王爷哈哈大笑,真是深感荣幸。”徐卉丹的口气无比哀怨,他难道不知道一笑再笑很伤她的自尊心吗?

  “好好好,我不笑了。”

  “我还是感觉到王爷从心底发出来的笑声——耻笑声。”

  戚文烨突然停下脚步,轻轻一扯,将徐卉丹卷进怀里,她显然被他的举动吓一跳,僵硬如木头人。“丹儿,你是上天送给我的宝贝。”

  她是不是应该觉得很浪漫?可是,她只有紧张……这一点她倒是越来越有古人的资质。“王爷别闹了,丫鬟婆子们都在看……”

  “不要在意别人,只要想着我。”戚文烨将徐卉丹搂得更紧,不许她挣开,她无法动弹,便渐渐放松下来。

  “我从来不知道,我可以开心的笑,发出内心的笑。”

  闻言,她心疼的将他搂得更紧,他一直活得很虚假,因为这是他活下来的手段。“以后,王爷尽管笑吧,耻笑也没关系,虽然我不是宰相,但肚里好撑船。”

  他其实没有耻笑她的意思,只是觉得她很可爱,但这事很快就被他抛到脑后,因为最重要的是——她喜欢他笑,即使对她来说,那是一种耻笑。

  戚文烨从来不知道自己会如此迷恋一个女人,总觉得要不够,这时候突然可以体会那句话——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。

  徐卉丹轻轻推着戚文烨,声音软绵柔弱的道:“我不行了,投降了,好累哦!”

  他真的很想适可而止,可是没法子,身体不愿意听他的脑子使唤,还想深深与她连结一起,享受被她的温润紧紧包围的滋味。

  徐卉丹继续推着戚文烨,盼他考虑一下她的面子。“人要懂得节制,若你死于身子被掏空,我就不用见人了。”

  戚文烨终于停了,却噗哧一声笑出来。“本王不会这么没出息。”

  这种事有出息值得夸耀吗?可是,这种时候她不敢挑战他的权威,男人可是很爱面子的,尤其在这方面,怎能让自己的女人瞧不起呢?

  “妾身失言了,王爷很有出息,是妾身没出息。”

  “好好好,我没出息的王妃,我不动,抱着你就好了。”

  “真的吗?”

  “真的,我们说话就好了。”

  可是,她还是先用被子将自个儿卷好了,确保安全,才终于放心由他抱着。

  戚文烨觉得好笑,若他不管不顾继续冲锋陷阵,她就是包得再紧也挡不住他。

  “我好像没问过你,害怕去西北吗?”他转移注意力渐渐松懈的她。

  徐卉丹怔愣了下。“王爷因何有此一问?”

  “人人皆言,西北又穷又苦又寒,千金之躯是无法在那儿活下来的。”

  “我有很多金元宝,不怕穷;我有杂草般的生命力,不怕苦;这两年我吃了许多药膳调理身子,不惧寒冷。”

  她很有气魄,可是阵中流转的媚意,还有因激情染红的娇颜,再再剌激挑逗他的感官,贼手不知不觉又开始上下其手了,庆幸她够机警,及时抓紧被子。

  “你不是说只要抱着我吗?”

  “我看着你,情不自禁就起了色心,手脚都不听使唤。”戚文烨真的很无辜。

  当一个人脸皮厚到具备狐皮的保暖程度,有颜色的话也可以义正词严。

  “我真的累了,难道你想害我去不成西北吗?”她决定他不值得信任,还是躲远一点,被子卷得更紧。

  “你离我太远了,也不怕我冻着吗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