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艾佟 > 王府有只狐狸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九


  “说是巧遇,有谁看不出是我刻去拦截王爷的?”

  “若姨娘巧遇王妃呢?”

  曲氏不解的皱眉。“巧遇王妃?”

  “巧遇王妃,就一定见得到王爷啊。”

  确实如此,可是……曲氏陷入深思的道:“这事我再想想如何是好。”

  徐卉丹也不知道究竟是谁起的头,除了管家,每日她必须做的还有一件事——晚上亲自到外书房接戚文烨回逍遥苑,感觉好像是老婆接老公下班。

  逍遥苑距离外书房有一点距离,不过她当作是饭后消食,顺道欣赏在现代已经难以看见的星光夜色,倒也成了一种享受,只有一种情况例外——遇到有人像幽灵一样的出现。她心脏差一点停止跳动,真是吓死她了。

  “贱妾见过王妃。”曲氏娇柔的福身道。

  徐卉丹惊吓的往后一跳,幽灵为何会说话?还好碧芳叫了一声“曲姨娘”,说明眼前的情况,要不她恐怕要闹笑话了。

  “曲姨娘为何会在这儿?”其实,徐卉丹更想告诉曲氏,三更半夜穿着一身雪白,头发也不绾起来,这样真的不太好,毕竟她从来不看鬼片,没有受过鬼片薰陶,胆子不是超人,只是普通人。

  “贱妾胸口很闷,出来透透气,不知不觉就走到这儿了。”曲氏说得有气无力,还作捧心状。

  可是看在徐卉丹眼中,简直比东施效颦的威力还吓人,曲氏此时脸色惨白得毫无美感……虽说一白遮三丑,那绝对不包括病态的惨白。

  还真是巧合,竟然不知不觉走到这里。徐卉丹不好意思说得如此直白,只是唇角抽动了一下,道:“为何不请太医瞧瞧?”

  “这是老毛病了。”

  这若是老毛病,硕亲王府的人为何没有早早吓死一堆人?徐卉丹当然要继续扮演温柔体贴的当家主母。“还是请太医瞧瞧吧。”

  “多谢王妃关心,贱妾很清楚自个儿的身子,就是个破身子,每逢忽暖又寒的时节就不舒服。”说着曲氏就咳了起来,娇弱的模样真是教人好心疼,就是徐卉丹看了也觉得不忍,这种天气还得不期而遇拦截她,扮可怜让她心软,不容易啊!

  “不舒服就应该在房里歇着。”

  “太医说了,不要成日闷在房里,偶尔要出来透透气。”

  徐卉丹很想大大的叹口气,感觉好像在说废话,辛苦啊!曲氏突然福身道:“不打扰王妃了,贱妾累了,要回时情苑歇息了。”

  徐卉丹怔愣的点了点头,有一点意外曲氏如此轻易的结束对她的纠缠,至少应该在她面前晕过去,让她派人送回去时情苑,这不是更符合她,开始的说法——她是不知不觉走到这儿吗?她突然自觉有点坏心眼,完全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……“那是谁?”戚文烨来到徐卉丹身边,顺着她的目光望着远去的那一道雪白。

  徐卉丹转头看着戚文烨,神情充满了迷惑。“曲姨娘。”

  “你怎么傻了?”戚文烨戏谵的低下头,两人额头轻轻一碰。

  “你来了,为何她走了呢?”她相信曲氏绝非不知不觉走到这儿,还费了那么多心思在她面前演一场戏,不就是为了戚文烨吗?

  “你可知道我在外书房等了多久吗?若非担心你出了事,我可能还傻傻的在外书房等着你。”戚文烨可没兴趣管其他人,只想抱怨今日没有得到应有的待遇。

  “我在这儿遇见曲姨娘,担搁了嘛。”

  “曲姨娘为何在这儿遇见你?”

  “她出来透透气,不知不觉就走到这儿了。”徐卉丹深深看了戚文烨一眼,暗示曲氏的不知不觉根本是为了他……女人啊,真的有够可怜,为了一个男人不得不绞尽脑汁费心算计。

  戚文烨好像完全看不见徐卉丹的暗示。“这还真是巧。”

  “就是啊,真的好巧哦!”徐卉丹不悦的噘嘴,明知人家是为了他,还装傻!

  不是巧合,而是故意守在这儿等着丹儿……对,是丹儿,非他,因为曲氏很清楚躲在暗处拦截他,只会招来闲言闲语,这对一个出身青楼的女子可是要不得;再说了,丹儿都会去外书房接他,她也不见得有机会拦截到他。可是,她这么做目的何在呢?

  “她与你说了什么?”

  “说她胸口闷,她有个破身子,每逢忽暖又寒的时节就会不舒服。”徐卉丹很忠实的将曲氏的状况总结报告。

  这就是曲氏的目的吗?透过丹儿向他传话?他可不曾忘了后院有哪些女人,只是她们的存在都只有一个目的——掩护他,“你还真相信她的话吗?”

  “我看她有蒲柳之姿。”若非她是穿越分子,现代连续剧看了不少,已经可以区分演技派与偶像派,她也不会认定曲氏在演戏。

  戚文烨忍俊不禁的笑了,握住徐卉丹的手,两人十指相扣,缓缓踏着月色前进。

  “王爷为何而笑?”

  “她若是蒲柳之姿,今夜风寒,她怎么不待在烧了地龙的屋内?”

  “这还不是为了王爷。”

  “若她是为了本王,何必不等本王到来就走了?”

  徐卉丹无言了,这一点真的解释不通。

  “她是为了本王,但目的是透过你来提醒本王她这个可怜的女人。”

  虽然她不知道事实是否如此,但是刚刚她确实忠实的当了传声筒……她突然有一种很强烈的挫折感,古代女人的心思真难理解,为何要透过她传话?直接让丫鬟来逍遥苑诉苦就好啦,戚文烨觉得应该前去探望,就会去探望了,何必大费周章绕上一圈?经过她,也不担心她将此事隐藏起来……等一下,难道她看起来就是一副很呆很好驱使利用的样子吗?真是灰心,想她明明是超强的CEO,为何在人家眼中就成了毫无威胁的传声筒?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