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艾佟 > 王府有只狐狸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四


  “娘,我不会小看任何人,特别是小三……我是说,女人从来没有一个是简单的人物,尤其被困在同一个院子的女人,我看你长得比我美丽动人,我看你琴棋书画高我一筹,我看你骂人的本领比我还厉害……总之,人比人气死人,岂有不闹的道理呢?我很清楚的,怎么会以为她们都会安分守已?”

  瞧她说得如此逗趣,孙氏不由得笑开了,也稍稍放心了。“你知道就好。”

  “知道,我都知道,娘真的不必担心,我可以将玉宝阁经营成今日的局面,就足以说明我不简单,不至于连后院的几个女人都搞不定。”她真的觉得堆积金元宝需要花费更多的脑力。

  是啊,如今她的丹儿不只是聪明机灵,还是一个懂得经营之道的商贾……虽然商贾身分卑微,可是朝廷赈灾,还不是得靠他们捐银捐粮,他们是真正有本事的人。

  “娘放心了吧。”

  孙氏宠爱的点了点徐卉丹的鼻子。“你啊,没本事为自个儿绣嫁衣,至少也要绣几个荷包,不要成日只会看书,教人见了,还以为你要考秀才。”孙氏一直想不明白,女儿变聪明了,可是为何女红越来越糟糕?以前就是那段傻乎乎的日子,也有本事绣出一朵牡丹,如今却是什么都不会。

  徐卉丹张着嘴巴,最终只能化成苦笑,无奈啊,爷爷从小逼她练书法、学绘画、背诗词歌赋、打算盘……许多古人的事她都颇有研究,独独漏了女红这一块。

  穿越来到这儿,她不是没有尽力过,也曾经在手绢上绣上几朵花,可是花不再是花,碧芳看了傻眼,而她只能故作有深度的道出这么一段话——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水,这是人生最高深意境。

  碧芳听了之后,只是唇角抽动几下,当然不好意思说“大小姐,不会就不会,何必找藉口”。她在现代,就是缝扣子都要丢给帮佣,更何况绣花呢?

  “虽然娘不清楚你与硕亲王如何结缘,但是在王爷面前,切记不可以耍性子,男人啊,还是喜欢善解人意的女人。”

  男人喜欢善解人意的女人吗?这个问题到了孙氏离开,徐卉丹还在思索,直到窗子传来轻轻的敲打声。

  打开窗子,看见戚文烨站在外面,徐卉丹不知道应该感到甜蜜还是骂他笨蛋,今日下雪,他为何还跑来这儿?

  “见到我不开心吗?”戚文烨像在撒娇又像在控诉。

  “下着雪,你不怕变成雪人吗?”

  虽然知道这个丫头偶尔会蹦出古里古怪的话语,可是这会儿还真教他傻住了。

  她突然想到这个时代不懂得堆雪人的乐趣,当然也不懂得欣赏她的幽默感,赶紧补上一句。“我是怕你冻着。”

  这句话可真受用,戚文烨伸手轻触她的脸。“我想你。”

  徐卉丹脸红了,握住他缩回去的手,明明是冰凉的,却教她觉得出奇的温暖。

  “很冷。”他很想将手抽回来,却抗拒不了被她抓住的感觉。

  “不会。”

  “想我吗?”

  “想,可是我更想……”若她说,更想他后院的几个女人,他会不会白眼一翻晕过去?她不是故意的,每个人都担心他后院的女人,她不想她们实在太难了……说起来她真是委屈,被迫想念未来老公的其他女人,这像话吗?

  戚文烨瞬间绷紧神经。“想什么?”

  “……我更想日子再快一点。”徐卉丹羞答答的垂下螓首。早早面对他后院的几个女人,一较高下,也省得她们一个个被说得仿佛妖魔鬼怪似的好像有四只手四只脚。

  戚文烨将她的双手放到唇边一吻,深情又霸气的说:“再过十日,你就完完全全属于我了。”

  徐卉丹将双手抽回来,接着就想关窗。“好啦,见到了,你赶紧回去了。”

  “慢着,再一会儿,再一会儿就好。”他可怜兮兮,努力博取同情。

  “成亲之前,我们不应该见面。”可是,他却三天两头就夜探香闺一次,简直可以跟婆婆妈妈逛菜市场的勤奋程度相提并论了。

  “可是,我就是想见你啊。”每日都在数,他们还有几天要成亲呢?想着洞房花烛夜,想着他终于可以拥有她了,想着想着,就朝这儿飞奔而来。

  他们两个是不是有一点角色颠倒了?其实也不必奇怪,某方面来说,他们算是姐弟恋,而且她还年长他六岁……好吧,年龄从来不是问题,不要太介意了。

  “我也没阻止王爷,可是,凡事适可而止,我与王爷的婚事已经够热闹,最好别再锦上添花。”据说,为了他们两个要成亲的事,京城的饭馆酒肆天天有说书先生讲故事,有一个版本将他们的相识说得很浪漫——两人在赏梅宴上一见锺情,然后在硕亲王为自个儿办的丧礼上再见倾心……人啊,天生有编故事的本领,碧芳的转述听得她们目瞪口呆,不是因为故事情节,而是在场人人都入迷了,好像真是那么回事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