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艾佟 > 王府有只狐狸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三


  这是何意?硕亲不是真疯癫,而是故意疯癫吗?永昌侯也知道皇子为了保命可以自毁形象,不过,硕亲王的母舅无势,没本事争储,其他皇子也不曾将他放在眼里,他又何必如此糟蹋自己?

  “硕亲王这样子很好,这个世道原本就不必太认真了。”

  永昌侯无意纠缠真相不放,只道:“我怕你的身子受不了西北苦寒之地。”

  “我可以在西北生存下来,倒是爹,若能带娘去南方的庄子住上两三年,这就是一件美事了。”

  “去南方的庄子住上两三年?”

  “这是妹妹的意思,妹妹一直很挂念娘的身子,而且姨母嫁到南方,娘总是盼着姐妹两个有生之年可以再见上一面,不如藉此机会前去探望。还有,老太太年纪也大了,如今身子越来越不好,南方温暖,更适合老人家养身子。”爹带娘离开京城,除了养病,最好还有其他理由,这就可以免去更多的猜测。

  “老太太喜欢京城的繁华,恐怕不愿意去南方。”

  “爹好好规劝老太太,京城繁华又如何?身子不好,终日只能待在府里,也无福享受京城的繁华。再说,南方的繁华不见得比不上京城,老太太难道不想见一见京城以外的明媚风光吗?”其实,她根本不在意那个老太婆有没有去南方,只是怕老太太病倒了,有个三长两短,爹娘不得不回京奔丧,这就白费芍药的苦心安排。

  “我明白了。”

  “还有,我觉得爹不妨也将容朝一起带去。我瞧容朝是个乖巧懂事的,若能得到爹亲自启蒙,将来必定是有出息的。”虽然爹更看重徐容道这个庶长子,可是此人野心太大了,如今又与方家绑在一起,若江山真的易主,他只怕会卷入其中,所以,她也只能劝爹将心思放在另外一个儿子身上了。

  永昌侯神情黯淡了下来,对庶长子,他寄望很深,可是这个孩子野心太大了,无论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,一旦时局出现变化,他绝对不可能置身事外,若幸运选对边了,从此成为权臣,可是若不幸选错边了,结果又将如何?如今朝堂乱七八糟,他真担心皇上保不住那张龙椅。

  “爹在想什么?”

  “爹若是在你们身上多用点心思,应该可以少了许多遗憾。”

  “人生在世不可能没有遗憾,过去已经过去了,如今只能尽已所能做该做的事。”沉吟半晌,永昌侯下定了决心道:“待你嫁进硕亲王府,我就带着老太太、你娘和容朝一起去南方的庄子养病。”

  “此事爹暂时不要说出去,待时候到了再提出来。”时间一长,就容易给人添想像的空间,也很容易生出事来。

  永昌侯明白的点点头。“待你出嫁了,我再提出来。”

  日子过得很快,转眼就到了腊月二十八,再过十日,徐卉丹就要嫁进硕亲王府,孙氏看着即将嫁人的女儿真是万分不舍。

  “娘为何一直看着女儿?”虽然她在永昌侯府真正只待了三年多的时间,可是,也许是原主残留在体内的感觉,她对孙氏很自然生出亲切感,所以她现代对爷爷的撒娇功可以自然使用在孙氏身上。

  “你第一次落水以后,还以为要一辈子照顾你,没想到如今都要嫁人了。”两个女儿都嫁给亲王,满京城权贵之家的夫人都羡慕她,可是,一个去了北方,一个不久就要去西北,如此遥远,一年都不见得能见上一回,这教她当母亲的如何安心?

  再说了,硕亲王府的水究竟有多深,她无处可打听,不免更担心女儿进了硕亲王府会不会受到委屈。

  徐卉丹嘿嘿一笑。“娘若是不放心我,可以跟着我去硕亲王府。”

  孙氏娇嗔的戳一下徐卉丹的额头。“胡闹!”

  “娘不用担心,我不是傻子,懂得保护自己。”她明白母亲的心情,硕亲王府那种地方想必不怎么太平,而原主一直是个温柔善良的姑娘,母亲当然担心她没本事在硕亲王府生存下来。

  “无论是傻子,还是聪明机灵,你都只是娘的女儿。”当母亲的为孩子操心,那是一辈子的事。

  徐卉丹撒娇的钻进孙氏怀里。“算了,我不嫁了。”

  “你这个丫头别说傻话了。”

  “娘不放心我,我还坚持嫁人,岂不是太不孝了?”

  “你不嫁人,娘还是不放心。”

  徐卉丹苦恼的皱眉。“嫁人不放心,不嫁人也不放心,娘可真是麻烦。”

  孙氏轻声笑了。“你这个丫头才是真正的麻烦。”

  “娘不要担心,我的命很硬,两次落水都没事,一个小小的硕亲王府岂会难得倒我?我会照顾好自己,谁也别想碰我一根寒毛。”

  “你去了西北,也不知道多少年才能见上一面。”若是想见面就可以见面,她也许就不会如此放心不下。

  徐卉丹沉默下来,这一别,从此天各一方,想再见面,也不知何年何月何日。

  “不说这个,倒是有件事要提醒你,硕亲王有侧妃有侍妾,你要当心一点。”

  “是,我知道。”戚文烨早就将硕亲王府的情况告诉过她,她也问过郭清,戚文烨的后院算是简单多了,毕竟他一直疯疯癫癫,看起来就是一个无利可图的亲王,没有人乐意将女儿送进他的后院……若是将来有一天他的另外一个身分暴露出来,肯定会有很多人后悔没将女儿塞给他。

  “我知道颀亲王的后院比起其他显贵算是简单多了,不过不要因此掉以轻信,女人啊,从来不省心,有名分的要情分,有情分的要名分。”

  这不是很正常吗?每个人都是独立的存在,有自个儿的想法,男女又大不同,想携手共度一生原本就需要磨合期,一夫配一妻已经够累人了,为何还搞出小三小四制造不安宁?她好想叹气,时代不同,思想的距离简直比长城还遥远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