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艾佟 > 王府有只狐狸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二


  他不相信这位隐士有那么大的本领,可以预测大梁的兴衰,但又不免担这位隐士在二哥面前的预测为四哥带来不利。以四哥如今的实力,还没有本事与二哥兵戎相见,至少要再拖上个两三年,待二哥将兵马养壮了、谷仓塞满了。所以,他在送这位隐士进京见二哥之前,必须先跟他沟通一下。

  不过,这位隐士嘴巴很紧,什么都不肯说,逼得他索性直言了。“见了皇上,请先生说该说的话,不该说的千万别说,否则害苦了天下苍生,可是会遭天打雷劈。”

  “王爷不将小人带回京城,小人不就连一句话都不会说吗?”

  “不是本王想将你带回京城,而是皇上需要你。”

  “皇上需要的不是小人,而是一颗顾念天下苍生的心。”

  戚文烨很想为这位隐士拍手叫好,是啊,皇上要真有一颗顾念天下苍生的心,今日又怎么会需要去寻求隐士的预言?不过,这种话可不能说,皇上为了掩饰自个儿的恶行,不会介意杀个手无寸铁的隐士。

  “先生最好记住,皇上怎可能没有一颗顾念天下苍生的心?!”

  眼神一黯,隐士苦涩的一笑。“王爷教训得极是。”

  “本王这是为先生着想,皇上要无声无息的杀掉一个人太容易了。”

  “小人明白王爷的好意。”

  “先生务要谨记,你要面对的是大梁的君王。无人不想听实话,可是又害怕听实话,君王更是如此。”

  “王爷放心,小人有分寸,该说就说,不该说就不会说。”

  这一点他相信,可是防人之心不可无,丑话还是要说在前头。“先生是否是一个懂分寸的人,本王会暗中观察。”

  一顿,隐士忍不住要为自个儿说几句话。“王爷,小人其实没有这么大的本领,不过是一叶知秋。”

  “一叶知秋?”

  “是啊,一叶落知天下秋,何止小人看见了,人人都看见了,可是,又有多少人真正放在心上?”

  言下之意,皇上难道会没看见吗?不过是深陷私欲无法自拔,反正百万雄兵还是任他调度,臣子还是成日逢迎拍马屁,后宫的嫔妃更是不余遗力的承欢讨好……所有的人都绕着他打转,哪来的亡国之相?

  戚文烨明白他的意思,就算他告诉皇上,皇上正带着大梁走向灭亡,皇上也不会当一回事,这是当权者的傲慢,以为一切都掌控在他的眼皮子底下。

  此人已经看透了皇上的本质,他也不用担心,倒是将人家陷入这样的处境,他不给点补偿实在说不过去。

  “明日一早本王会带先生进宫,皇上一定会将先生留在宫里,美其名请先生当个谋士,适时给皇上建言。先生若觉得待住宫里还不错,记得收起自个儿的锋芒,还有别忘了偶尔在皇上面前说句好听的话。”

  隐士微蹙着眉,显然不愿意当这个谋士。

  “先生若是想离开皇宫,每次见到皇上就讲述经世济民的大道,皇上就会放先生自由,再也不会找先生。”

  二哥这个人从小就很怕遇到夫子,因为他总是要装出一副贤明的样子,夫子说什么,他当然只能恭顺的聆听。

  “谢谢王爷指不。”

  “是本王将你带回京城,当然要负责让你平安离开京城。”

  隐士拱手道:“将来若用得到小人之处,必会鼎力相助。”

  “本王可不想用得到你,不过,本王记住了。”戚文烨摆了摆手,示意戚明赫将隐士送回客房,戚文烨转向张晋,他看起来有些痩弱。

  “明赫饿着你了吗?”

  “为了帮主子整修那个破烂的王府,奴才每日天未亮而起,深夜方能躺下。”其实这一次他将隐士弄到西北,还有一个目的,让他的人先去那儿安排一下。

  如今朝堂乱七八糟,许多正直的大臣称病辞官,二哥难免担心这些大臣会跟几个弟弟串连在一起,如今满了三年的守孝期,必定逼他随便娶一个女人,然后离开京城前往封地。他倒不介意去西北,可是,总要有个像样的地方可以居住啊,索性藉着寻找隐士的机会将那儿打理一下。

  “本王一定会好好奖赏你。”

  张晋感动得差点飙泪。“主子别再丢下奴才,奴才愿意跟主子去任何地方。”

  “你以为本王去哈尔国吃香喝辣吗?”

  “不必吃香喝辣,吃醋也行……奴才是说,主子不在身边,奴才会心心念念,吃饭不香,夜不成眠。”张晋可怜兮兮的缩了一下脖子,整个商队的人都知道王爷在哈尔国吃了一大桶的醋,还想装模作样。

  “本王一定要帮云霄找个恶婆娘当妻子,以后他就知道管好嘴巴。”此时已经悄悄回到京城的孟云霄冷不防的打了一个喷嚏,有人在骂他吗?

  “好啦,废话少说,这些日子你跟着那位隐士,对他有何看法?”

  “他是读书人,还懂医术,而且医术很高明,这一路上行医救了不少人,诊金因人而异,富户可以要上上百两,穷人却免费提供药材。”

  “倒是个侠义之士。”

  “王爷难道不担心他会劝服皇上?”

  “若他有此本事,那也无妨,我们不过是顺天而为。”其实,四哥与他都明白一个道理——若没有一个光明正大的名义,他们想要逼宫是很难得到支持的。

  可是,也不能因为如此,他们就不做准备,总要先有实力,当时机来时方能成事。

  徐卉丹一回到永昌侯府,就立刻化成一滩烂泥躺在床上,她想,至少要一个月才能养足精神,可是醒醒睡睡了三天,精神连一丁点都没恢复过来,圣旨就来了,皇上将永昌侯嫡出大小姐指给硕亲王戚文烨。

  皇上的赐婚让整个永昌侯府都沸腾了,傻子竟然还能够得到皇上赐婚,不过,嫁给疯疯癫癫的硕亲王,不知道应该说是高攀了还是委屈了?

  此事最高兴的人莫过于冯氏,原本以为嫁不出去的傻孙女竟然要嫁给亲王,一扫永昌侯府近来低迷冷清的气氛,岂能不欢天喜地?她要给这位傻孙女的嫁妆置办得厚一点,感谢终于有人可以接收她了。

  冯氏欢天喜地,永昌侯却是心情沉重,硕亲王的封地在苦寒的西北,而硕亲王成亲之后,三个月内就必须携家带眷前往封地,他的丹儿受得了那儿的日子吗?

  “女儿要嫁给硕亲王,爹为何不开心?”

  “若你不想嫁给硕亲王,爹就是拚了这条命也会求皇上将赐婚的圣旨收回。”永昌侯充满了愧疚,女儿延至今日未嫁,还不是他这个父亲的错——放纵一个女儿伤害另外一个女儿,落得如今只能被皇上赐婚给一个名声不好的王爷。

  “爹很可能拚了命,皇上还是不愿意收回圣旨。”她甚至有一个想法,若是侯爷去找皇上,皇上说不定会更确定这门亲事赐得好极了。

  “爹不能什么都不做。”

  “爹有那份为女儿着想的心就够了。”

  “不行,爹不能再让你受委屈了。”

  虽然她只是一个冒牌货,可是永昌侯能有如今的转变,她为原主开心,也为芍药开心。

  “不委屈,我要嫁给硕亲王。”

  永昌侯闻言一怔。“你认识硕亲王?”

  “爹知道硕亲王是什么样的人吗?”徐卉丹反过来一问。

  过去受到先皇重用时,永昌侯当然有机会见到硕亲王,生得玉树临风,可惜嘻皮笑脸,从来没个正经的样子。不过这都还好,就是关于他的传闻从来不断——为了一个清倌,被人家打得鼻青脸肿,辱没了皇子的名声;为了抢一壶酒,被从酒楼奶到街上……总之,这位皇子的传言比他本人还精彩。

  传言终究是传言,不值得一提,永昌侯只能说出确定的事。“我只知道硕亲王不喜文,尚武,骑射是几位皇子当中的佼佼者,小时候聪明机灵,可是长大了行事疯癫,先皇一提及他总是摇头叹气。”

  徐卉丹轻柔一笑,说了好像风马牛不相干的话。“我傻,不是因为我真傻,而是不得不傻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