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艾佟 > 王府有只狐狸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十三


  若木达海不要四处乱跑,好好待在宫里,今日他们就不会遭遇这样的意外。戚文烨当然不能讲得如此明白,木达海的坐骑突然发狂,肯定是被人动了手脚,可是,谁有如此大的本事可以在王上的坐骑动手脚?想必是王上的政敌……他甚至怀疑,木达海的坐骑会在他们面前发狂,根本是事先设计好的,想破坏他们双方结盟。

  四哥明白向他表示,如今哈尔国国王继位之前,还有一位竞争对手——大王子木达须。木达须主战,而木达海主和,因此哈尔国内部也跟箸分为两派,原本,大王子的势力在二王子之上,后来大王子为一个青楼女子争风吃醋,在一团混乱中,乃呆瓜撞了墙,流血过多而亡。虽然木达须死了,可是主战的势力并没有因此就瓦解,不时有人伺机想扳倒木达海,像今日这样的意外只怕不是第一次了。

  “王上好像忘了,我并非朝廷派来的使臣,住在宫里不方便。”

  “本王可以对外宣称是本王民间的友人。”

  “民间的友人可以任意住进宫里吗?”

  “本王说可以就可以。”

  戚文烨挑衅的眉一挑,言词更尖锐了。“王上当然说可以就可以,但是大臣们如何看待此事?王上如此任性,如何教大臣们信服?”

  这会儿木达海倒是无言以对了。

  “我们一旦住进宫里,势必会引来注目,王上即使对外宣称是民间友人,也不能确保封住旁人的嘴巴,隐瞒住我们的真实身分,若是教人知道我们是宁亲王派来的人,只怕会招来危险。”四哥没有言明,但是他肯定木达须的死与四哥有关,说不定哈尔国国内的主战派也认为如此,所以今日才会在他们面前导了这出戏。

  “这一点本王确实思虑不周,但是本王绝对不能将贵客丢在此地不管。”

  “我们自个儿要住在这儿,岂能怪罪王上?”

  “本王不能容许自个儿如此失礼,若是教大臣们知道,想必也会怪罪本王。”

  木达海的考量倒也不是没有道理,可是此人的动机真的如此单纯吗?戚文烨相当怀疑,他实在讨厌这个家伙看丹儿的眼神。

  “你们住在客栈,本王无法确保你们的安全,若你们有任何闪失,本王无法向宁亲王交代。”

  “我们绝对不住进宫里,这一点我方才已经说得很明白了。”

  “你们不住进宫里,但是可以住进皇家别苑。”

  “皇家别苑?”

  “皇家别苑原本就是本王用来款待外宾及其家眷之处,虽然位于莫良城内,却建在幽静的哈尔湖边,素有哈尔国世外桃源之名,往返皇宫要两个时辰,护卫周全,但又不会过于肃穆。”

  这位王上可真是难缠,戚文烨不能不松口道:“我们可以住皇家别苑,不过,我们来此还有一个目的——寻找商机,若不能来去自如,做起事来总是碍手碍脚。”

  “本王会交代下去,你们想上街就上街,侍卫不会过问也不会干涉,如何?”

  木达海讨好的看了徐卉丹一眼,可想而知,又遭来戚文烨怒眼一瞪。他就知道,说是确保他们的安全,其实木达海根本就心怀不轨。

  可即使知道人家别有居心,戚文烨也只能点头道:“好吧,就这么办吧。”

  徐卉丹来哈尔国的目的是寻找商机,与哈尔国商议结盟细节的事当然与她无关。人家忙着公事,她只能自个儿找乐子了。

  皇家别苑紧邻哈尔国最大的湖泊哈尔湖,正如同木达海所言,这儿真是一处世外桃源,隔着哈尔湖的另一边是哈尔国皇家围场。

  看到湖,徐卉丹就想钓鱼,于是让人准备钓鱼的用具,在水榭里的矮榻上坐下,开始钓鱼。在现代,爷爷最爱的休闲活动就是钓鱼,每一次总要带上她。其实,她是个急性子的人,可在一些事上她又是一个极度有耐性的人,好比钓鱼,因此爷爷老是笑她唯利是图,有利可图时,她可以从女强人变成小女人……这样说她好像太夸张了,但她确实是一个能屈能伸的人。

  等了许久,鱼儿终于快上钩了,可是就在鱼儿要吞下饵的前一秒,一道愉悦的声音响起。

  “你在钓鱼啊!”

  这一声,徐卉丹眼看着就要到手的鱼儿又溜走了,不由得生气的转头一瞪。“你不知道钓鱼需要安静吗?”

  木达海完全没有挨骂的自觉,只是痴痴的发出赞叹。“你怎能连生气的样子都如此美艳动人?”

  徐卉丹毫无收到赞美所应该有的欢喜得意,只觉得有一群乌鸦从头上飞过去,这位真的是哈尔国的王上吗?

  “本王陪你钓鱼。”木达海热情的在她身边坐下。

  她很想叫他滚远一点,别来吵她,免得鱼儿被他吓跑了,可人家是国王,她好歹要给他留点面子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