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艾佟 > 王府有只狐狸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十一


  “听王爷说,硕亲王要带姐姐来北燕郡,我吓了一跳,也不曾听哥哥提过姐姐认识硕亲王。”芍药口中的哥哥就是郭清,当初永昌侯就是让她以郭家的女儿活下来。

  “郭大哥大概没想过特意将此事告诉妹妹。”

  “姐姐怎么会认识硕亲王?”

  “你知道聚宝斋外面有个金元宝,我就是因为那个金元宝认识硕亲王的。”

  芍药见过那个金元宝,虽然不清楚过程,但是不难想像一定很有趣,于是笑盈盈的道:“姐妲真的很喜欢金元宝。”

  徐卉丹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。“你不觉得金元宝真的很可爱吗?”

  “是,很可爱。”她觉得姐姐比金元宝更可爱……虽然这个二度落水之后的姐姐与她先前熟悉的姐姐不一样,但是她觉得这样很好,一如她过去所言,姐姐如此善良,上天怎会让她一辈子当傻子?如今她不但恢复健康,还活得更有朝气活力,这岂不是上天对一个良善之人的回报?

  “……总之,我们后来因为合作赚钱,两人就成了朋友。”一般人很难理解她对金元宝的喜爱,她还是将焦点拉回来原来的问题。

  “只是合作赚钱的朋友吗?|徐卉丹顿了一下,点头道:“是啊,只是合作赚钱的朋友。”

  芍药一笑置之,也不再追问,转而问:“永昌侯府都还好吗?”

  “爹已经远离朝堂了,倒是徐容道与方家走得很近,看得出来他野心很大。”

  “侯爷不管他吗?”

  “管不了,还反过来被说了一顿。”

  芍药冷冷一笑。“徐容道盼着侯爷给他铺路,可惜他们怀抱的心思从来不一样,他也只能四处结交权贵,给自个儿找机会。”虽然侯爷曾经舍弃过她,但她不会否定侯爷这个人,侯爷是真正忠君爱国之人,而徐容道不过是一个妄想权力的小人。

  “爹要我带一句话给妹妹。”

  “姐姐请说。”

  “爹不能为我们做什么,只能让我们做自个儿想做的事。”

  眼神一沉,芍药默默不发一语。

  “爹让我将他的话原封不动带给你,你就明白了。”不过,她实在不知道妹妹真的明白吗?关于芍药的事,她都是从旁人口中得知,聪明睿智、刚毅果断,总之,就是像花木兰一样传奇的女子,她不会不明白爹的意思。

  “此行回到京城,姐姐让侯爷带着母亲……若是老太太愿意,也带上老太太,一起去南边的庄子住上两三年。”

  “去南边的庄子住上两三年?”

  “母亲一直很想去南边,如今侯爷赋闲在家,不如带着母亲去那儿住上两三年,看看那儿的风光。”

  虽然她有很多问题,可是直觉告诉她,问了,芍药也不会正面回答她,索性直接点头道:“我知道了,必会将妹妹的话转告爹。”

  “姐姐长途跋涉必定累了,先回房歇着,晚上我设宴款待姐姐。”

  “我想先看小圆仔。”

  “这会儿小圆仔应该与王爷在骑马场……王爷坚持男儿应该在马背上长大,而小圆仔好像很喜欢马儿,我也拦不住。”芍药知道她有多震惊,小圆仔才一岁七个月,走路虽然稳了,但还称不上俐落,如何上马呢?可是王爷坚持将小圆仔教导成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,她能够说不好吗?再说,如今肚子里面还有一个,她也管不了王爷要当严父还是慈父。

  徐卉丹一副可以理解的点点头,道:“我晚宴再看小圆仔好了。”

  当夜,徐卉丹躺在床上,闻着被褥散发出来的香味,以为一翻身就可以睡着了,毕竟这段日子没能睡这么舒服的床,可是翻来覆去好一会儿,眼睛还是睁得很大。

  她这个人还算有政治敏锐度,经商的人嘛,不能看不出来权力的变化,她很肯定芍药在暗示一件事——京城未来的两三年必起战火。

  宁亲王若造反,硕亲王是不是也会卷入其中?宁亲王如何与她无关,但是戚文烨若出了什么事……叩叩叩!窗上传来轻轻的敲打声。

  戚文烨?怎么可能?徐卉丹小心翼翼的掀被下床,套上鞋子,来到窗边,将窗子悄声往外推开,见到戚文烨站在外面对她微笑,她不由得眨了眨眼睛,再看,真的是戚文烨。“你怎么跑来这儿?”

  “没见到你,总觉得不安。”

  他们是好友,他只是单纯关心她,可是,她还是觉得整个人甜滋滋的。“我在王府很安全,倒是王爷就不一定了。”

  “这是为何?”

  “王爷随着商队来这儿,总不会一直待在客栈吧。”

  “本王到现在连客栈都还未进去。”

  徐卉丹半眯着眼睛,语带质疑的问:“王爷今日都去哪儿了?”

  “我想在这儿做生意,当然要先四处走走看看……你以为我去哪儿了?”戚文烨显然察觉到她的脑子在想什么,戏谑的挑起眉。

  娇颜浮上一层淡淡红晕,徐卉丹语带打探的扬起下巴。“北燕郡可热闹了,王爷有没有每个铺子都进去瞧瞧?”

  虽然进了北燕郡就被送进宁亲王府,但是坐在马车上,还是可以从车窗窥探到外面的热闹,真没想到,她以为苦寒的北燕郡如此热闹,不能不说,这位宁亲王很了不起,不过也因此开始担心了,戚文烨会不会不小心就逛进青楼?青楼可是很容易闹出人命的地方。

  戚文烨强忍着大笑出声的欲望,正经八百的道:“若是每个铺子都进去瞧了,本王看上三天三夜也看不完°”

  “王爷是否很想用上三天三夜将每个铺子都看完?”其实她更想问:王爷会不会去青楼坐一坐,顺道和北燕郡第一名妓把酒言欢?

  “若是你陪着本王,本王倒是考虑进每一个铺子瞧一瞧。”

  这话可真是讨人欢心,不过,这事恐怕有点困难。“我可是宁亲王府的贵客,怎能与一个商人四处闲逛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