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艾佟 > 王府有只狐狸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七


  “我偶尔出入聚宝斋挑些宝物,与京城权贵官宦无异,可是经常出入聚宝斋,就容易启人疑窦,若是有心人追查下去,难保不会发现我与文华有关。”他很庆幸自个儿不像四哥那么引人注目,要不,想要隐瞒文华的身分还真不容易。

  “王爷可以隐藏如此之久,真是了不起。”

  “这只能说本王太不起眼了。”

  明明是他很擅长隐藏自己的光芒。“王爷确定好起程的日子,我们要如何会合,请王爷交代郭清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,不过在这之前,我会待在府里不与任何人接触,免得教人察觉到我暗地的举动,坏了此行的计划……还有,这个给你。”戚文烨取出一个锦袋给她。

  “这是什么?”

  “你这个丫头不知道天高地厚,每到了你上街的日子,我总要提心吊胆,索性请一位香料师傅为你调制这个东西,必要时候可以保护你。记住,最好每隔十五日换一次,我将香料成分的单子一起放在锦袋里面,若有不懂或困难之处,可以找乔大当家,他会帮你弄到这些香料……你的丫鬟来了。”

  戚文烨的话刚刚落下,戚明赫就带着碧芳出现,后面还跟着张晋。

  徐卉丹正想大赞一声王爷的耳朵太厉害了,碧芳已经激动的扑进她怀里。

  “大小姐,吓死奴婢了,奴婢真担心你出了事。”

  “对不起,没事了。”徐卉丹安抚的拍着碧芳的后背。

  戚文烨不以为然的撇嘴,若非他,岂是她一句“没事了”就能了结?

  徐卉丹显然见到他的小动作,懊恼的扯下面纱,教他见到一张满是红疹的麻子脸,他见了惊吓得两眼暴凸,不过很快就发现是胭脂画出来的,不禁气恼的一瞪,她开心的咧着嘴笑。

  张晋强忍着爆笑的欲望,上前提醒主子。“马车已经在外面了,王爷还是赶紧让徐姑娘她们离开。”

  戚文烨点了点头,连忙让负责看守这间宅子的管家送她们离开。

  徐卉丹不担心老太太反对她去北燕郡,老太太年纪大了,只要她天天缠着闹着,很难招架得住,而事实证明的确如此,唯一没料到的是,老太太无奈之下索性将此事推给永昌侯。不过,当她以为自个儿要上演下跪哀求这种戏码才有可能说动父亲时,父亲竟然一口就答应了,害她顿时傻了。

  “爹对不起你和芍药,如今只求你平安健康,无论你想做什么都由着你。”

  因为一个传说——双生子乃是不祥的徵兆,此事关系着一家兴衰,他不得不抛弃苟药,让芍药以奴才女儿的身分长大。经过十年,芍药好不容易回来了,却又因他不能承认这个女儿而关进落霞轩,一关就是四年……若非芍药自毁容颜,破了双生子的咒,如今怎能成为王妃?若非自己如今不受皇上看重,可以静下来回想过去种种,他还没认清楚自个儿是多么愚蠢。

  略微一顿,徐卉丹诚心的道:“女儿很高兴爹远离朝堂。”这样的局势下去,难保不会有人兴兵谋反,一旦事成,如今在皇上身边的红人紫人只怕都没有好下场。

  永昌侯怔愣了下,不解的道:“人人都说爹很傻,你不同意吗?”不懂朝堂的人来看,他乃因为不受皇上重用,因而称病渐渐淡出朝堂,可是明眼人皆知,他是对皇上太失望了。皇上沉迷女色、无心朝政,对于他的进言表面上说好,转眼便拋至脑后,站在朝堂上,他自觉英雄无用武之地,还不如退下来。

  “人若真傻了,反而是好事。”

  “这是为何?”

  “傻子活得是真正的自由自在,无论做什么,最多换来一句‘傻子”,而是不是真的傻子,其实他毫不在意。”

  细细品味,永昌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,看着徐卉丹的目光有着重新的省思。

  “爹不同意吗?”徐卉丹没有退缩的面对永昌侯的审视。

  “这就是你宁可教人当成傻子的原因吗?”

  徐卉丹嘿嘿一笑,不愿意做任何解释。

  “人生在世还真没几个能像傻子一样活得自在。”

  “爹如今活得不自在吗?!”

  “每日可以钓鱼、下棋、看书,怎么会不自在呢?”

  徐卉丹两眼一亮,决定充当红娘。“娘很喜欢下棋,爹可以找娘一起下。”

  “是吗?”

  “我与娘下过棋,十次有九次是娘的手下败将。”

  “改日,我一定要与夫人下盘棋。”

  “何必等到改日呢?今晚让娘亲自下厨,我们一起用膳,再看爹娘对弈,看是爹的棋艺高过娘,还是娘的棋艺胜过爹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