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艾佟 > 王府有只狐狸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三


  如今玉宝阁在她的经营下,名气越来越响亮,又有文华掺股,取得上乘的珠宝,并在城西开设京城第二间玉宝阁,玉宝阁自此真正打进京城权贵的圏子,为她赚来一钵又一钵的金元宝。

  因为玉宝阁的关系,也因为处理北燕郡商队带来的货物,徐卉丹和戚文烨经常面的机会,不知不觉当中,两人倒想是相交多年的好友,哪儿有好吃的,得到什么好东西,总是想与对方分徐卉丹拥有现代人的思想,倒也不觉得哪儿不妥,碧芳就不认同了,认为她不应该与戚文烨往来太密切,若教人知道,这有损大小姐的名声。

  因此,每日碧芳总要抓住机会唠叨一下,尤其夜里大伙儿都歇着的时候,大小姐终于愿意从忙碌的赚钱大计中停下来时,她更是苦口婆心的劝谏。

  叹了声气,徐卉丹放下手上的书册。“你就别操心了,反正我这个傻子的名声已经无药可救了。”

  “只要大小姐愿意,傻子的名声随时可以导正过来。”

  “可是,我觉得这样子很好啊,你看徐卉英每次回侯府那副得意的样子,明明过得不怎么好,却不再找我麻烦了,不就是因为我是傻子吗?”少了一个会暗地设计陷害你的仇人,这是多么可喜可贺。

  “大小姐已经十九岁了。”

  “那又如何?”女人最适合生孩子的年纪是二十五岁,这会儿还太小了。

  碧芳实在不知如何反应,府里的奴才私下都在议论大小姐是老姑娘了,可是大小姐似乎一点感觉也没有。

  徐卉丹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。“你几岁了?”

  “奴婢早大小姐几日出生。”

  “哎呀,你怎么不早说呢?我得赶紧帮你找个良人了。”她知道这个时代的丫鬟都是十八岁左右嫁人,当然,慢个两三年再成亲也不会让人奇怪。

  碧芳害羞的脸红了。“奴婢说过要一直待在大小姐身边。”

  “成亲之后,你还是可以待在我身边,不是说可以做什么管事媳妇吗?”

  碧芳不知道如何应付这个话题,索性道:“还不急嘛。”

  “挑对象又不是一两个月,你要张大眼睛留心看,瞧对眼的就告诉我,要不,请郭大哥帮你留意。”

  碧芳懊恼的咬了咬下唇。“时候不早了,大小姐赶紧安置吧。”

  “我要看一会儿书,你去睡吧。”徐卉丹下了炕,拿起书册走回床边。

  碧芳知道她喜欢窝在床上看书,待睡意来了,就直接躺下睡觉,而她又体贴丫鬟,不准丫鬟在旁边伺候,于是收拾手边的针线活儿,起身道:“奴婢先去歇着了,大小姐有事再唤奴婢。”

  徐卉丹点了点头,上了床,继续看着手上的书册,当碧芳离开时,她已经沉迷在书中的大梁风情,直到窗子传来轻轻的敲打声,吓得她倏然抬头。

  叩叩叩!窗上再度传来轻轻敲打声。

  放下手上的书册,她蹑手蹑脚的下床,心脏跳得好快,一步一步走向窗边。

  咬了咬下唇,她惴揣不安的伸手推开窗子,接着,一个镶着各色宝石的珠宝盒出现在她面前,再接着,戚文烨也现身了。

  “这是商队从南方带上来的,给你。”戚文烨一双眼睛亮晶晶的,第一次看到她放下一头青丝的样子,美得更像仙子了。

  徐卉丹不敢置信的瞪着他。“你……这是永昌侯府!”

  “我知道,可一看见这个珠宝盒就想到你,迫不及待想送来给你。”戚文烨真是委屈极了,兴匆匆偷溜进来,她竟然对他手上的珠宝盒视若无睹。

  徐卉丹终于将目光移向珠宝盒,撇嘴道:“我有生得如此妖艳吗?”

  若非穿着夜行装,深知此刻有多见不得人,戚文烨一定会大笑出声,这个丫头的反应总是与众不同。“我还以为你会喜欢。”

  虽然在现代看过各种珠宝盒,精美的东西依然令她难以抗拒。

  “我没有说不喜欢啊。”她赶紧将他手上的珠宝盒抢过来,细细一看,方才发现珠宝竟然镶嵌成一朵牡丹,难怪他一看见珠宝盒就想到她。

  戚文烨紧紧盯着她脸上的表情变化,期待的间:“喜欢吗?”

  “喜欢。”徐卉丹用手指轻触那朵奢华的牡丹,感觉丝丝甜蜜钻进她的心房。

  “喜欢就好,我走了,你赶紧安置了,别再看书,小心熬坏了漂亮的眼睛。”戚文烨眷恋的看了她一眼,然后低下身子消失了。

  徐卉丹忍不住探出身查看,可是已经不见他的身影。

  “这个人的动作会不会太快了……”徐卉丹依依不舍的将身子缩回来,一只手将窗子拉上,然后捧着珠宝盒回床上。

  看着珠宝盒,就忍不住唇角上扬,这个男人对她真的很好,好到让她觉得……不要胡思乱想,他们是志趣相同的知已,他对她好乃出于本能……虽是如此,她的唇依然含笑,她的心依然溢满甜蜜。

  此时,戚文烨已经坐在藏身暗处的马车上,马车一动,他便命令张晋往他身上脸上洒酒。

  “王爷喜欢人家,直接娶回府里就好了,何必如此冒险?”张晋忍不住嘀咕。

  戚文烨瞪了他一眼。

  张晋可怜兮兮的撇了撇嘴,难道他说错了吗?徐家大小姐若是进了硕亲王府,王爷就不用努力塑造贪杯又有断袖之癖的假象。

  “张晋,本王若是随心所欲做想做的事,你认为本王还可以活到现在吗?”他也不喜欢成日将自个儿弄得满身酒臭,还养了一个戏班子,经常与戏班子的主角鬼混,误导别人以为他有断袖之癖,可是,有何法子呢?他无法再忍受抱着府里那些女人睡觉了,也只能将自个儿弄臭弄脏,好在徐卉丹知道他并非如此没出息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